首頁|熱歷史|史海鉤沉|口述史|學者客廳|生活史|歷史劇譚|重回歷史現場|專欄
《國家人文歷史》雜志|深度·旅行|資訊|文史視界|佛教文化|特別關注|文藝大家|讀書
熱 詞鄧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會議 太平天國 甲午戰爭 蕭紅 越南排華 核潛艇 胡耀邦 毛澤東 林彪 蔣介石 斯大林
人民網>>文史>>生活史

“北京時間”是怎麼來的?

徐凱

2016年06月16日13:45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打印網摘糾錯商城分享推薦           字號
新中國成立之后的兩三年內,全國各地所用的時間比較混亂。截止到1952年年底,全國至少在理論上仍然實行五時區的舊制,甚至連時區名稱都照舊。

4.

民國時期劃分過五時區

“北京時間”是怎麼來的

民國時期劃分的五時區示意圖

到了民國七年即1918年,當時的中央觀象台提出劃分全國為五個時區:

中原時區:以東經120度經線之時刻為標准,包括江蘇、安徽、浙江、福建、湖北、湖南、廣東、河北、河南、山東、山西、遼寧、黑龍江及內蒙古之東部,可以看出,這個“中原時區”實際就是今天的格林威治時間的東八區,也就是“北京時間”﹔

隴蜀時區:以東經105度經線之時刻為標准,包括陝西、四川、雲南、貴州、甘肅東部、寧夏、內蒙古中部、青海等﹔

回藏時區:以東經90度經線之時刻為標准,包括內蒙古、甘肅、青海及當時的西康西部、新疆及西藏之東部﹔

昆侖時區:以東經82度半經線之時刻為標准,包括新疆及西藏西部﹔

長白時區:以東經127度半經線之時刻為標准,包括吉林及黑龍江東部。

可以看出,中原時區、隴蜀時區、回藏時區都是整時區,而長白時區、昆侖時區是半時區。

郭慶生在《中國標准時制考》一文中寫道:“今天廣播電台的六響報時信號和電視台的時碼顯示畫面,對全國各個角落的普通群眾真是再方便、再熟悉不過了,以致人們很難想象20世紀初要得到比較准確的時間有多麼困難。作為中央政府專司測時編歷機構的中央觀象台,直到消亡竟沒有一台好一點兒的望遠鏡,沒有無線電收訊機,京畿重地的授時依舊沿用在城牆上施放午炮的古老辦法。”

也正因為如此,這個五時區的方案,除沿海地區外隻不過是紙面上的方案。

到1928年國民政府在南京建立首都,中原標准時的應用也不斷擴展。1935年3月,交通部令全國電報局一律改用標准時,並令上海無線電報局及南京有線電報局分任每日廣播之事﹔南京電報局每日11點30分左右對時一次。海關、電報總局、鐵路局以電報將標准時刻傳遞到各地所屬機構,在大城市如上海、天津、南京、北平等地,車站、碼頭、大銀行、大機關及繁華市區街道,多置有大鐘(時稱標准鐘)為一般市民提供時間服務。

1939年3月9日,抗戰中的國民黨政府內政部在重慶召集“標准時間會議”,對以前的五時區方案做了少量修改,並決定於1939年6月1日起實施,但同時決定“在抗戰期間,全國一律暫用一種時刻,即以隴蜀時區之時刻為標准”。可以想見,在當時的政治格局下,日本佔領的中國東部沿海地區還是在使用“中原時間”。到了抗戰勝利恢復使用中原標准時的時候,重慶、成都、昆明等地卻仍然使用“隴蜀時”,因此當時人們回憶“滬渝、滬蓉、滬昆等線民航飛機的旅客下機后需撥動手表,進退一小時”。

值得一提的是,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日本侵佔我國東三省,1932年3月1日成立偽滿洲國,強令在東北使用日本本土採用的東經135度標准時。抗戰期間,淪陷區的日偽華北政權也曾試探使用東經135度標准時,但最終沒敢這麼做,還是使用中華民國正統的中原時。

5.

“北京時間”成標准時間

新中國成立之后的兩三年內,全國各地所用的時間比較混亂。根據中國科學院紫金山天文台、地球物理所1952年編撰出版的《天地年冊》,截止到1952年年底,全國至少在理論上仍然實行五時區的舊制,甚至連時區名稱都照舊。

北京時間何時產生?中國科學院國家授時中心高級工程師郭慶生在《建國初期的北京時間》一文中,做過如下考証: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后,“中原標准時”稱謂已不合時宜,況且舊政府敗退台灣后還繼續用此呼號播音報時。新中國廣播報時需要一個色彩鮮明、通俗上口的新名稱,這就為“北京時間”的出世鋪平道路。“北京時間”的問世及隨后取代五時區計時的舊制,是中國近現代時間計量的重大事件。

1949年9月27日全國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通過“定都北平,改北平為北京”的決議。同年10月7日西安人民廣播電台稱:“本台時間以北京時間為准”。這是筆者迄今見到的有“北京時間”字樣的最早文獻。所以,“北京時間”第一次出現的日期,可以鎖定在1949年9月27日至10月6日的10天之內。

1949年9月27日,“北平”改名為“北京”的同一天,北平新華廣播電台改名為北京新華廣播電台。因北平新華廣播電台隸屬中央,所以其上級主管部門中央廣播事業管理處先行一步,將其更名的同時,一並將廣播報時呼號冠以“北京”稱謂,這是很自然的符合邏輯的事情。所以筆者推斷:“北京時間”的問世當在1949年9月27日。

可能是遵照中央廣播事業管理處的指令,新中國成立后的各地方廣播電台很快將自己的節目時間改為中央台使用的北京時間,以表示和中央一致。原屬隴蜀時區的地方政府陸續聲明採用北京時間。1949年11月2日,西安市政府通知:“本府征求各方意見,為與全國各主要地區時間一致,自本月三日起,停止使用隴蜀時間,改用北京時間。”成都市1949年12月27日解放,也在其后十余天內宣布使用北京時間。1950年初,在新中國成立后的短短幾個月內,全國各地除新疆、西藏外,實際上全都採用北京時間為統一的時間標准。而現在,我國新疆地區會同時使用烏魯木齊時間(東經90度標准時)和北京時間兩種標准。

值得指出的是,經過郭慶生考証,初期使用的“北京時間”不是我們今天理解的北京時間,也就是說它不是標准時,而是北京地方的視太陽時。當然,很快“北京時間”就採用了東經120度的標准時間了。

(文/徐凱 圖/焦劍)

分享到:
(責編:張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