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熱歷史|史海鉤沉|口述史|學者客廳|生活史|歷史劇譚|重回歷史現場|專欄
《國家人文歷史》雜志|深度·旅行|資訊|文史視界|佛教文化|特別關注|文藝大家|讀書
熱 詞長征 魯迅  毛澤東 林彪 蔣介石 斯大林 鄧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會議 太平天國 甲午戰爭 核潛艇
人民網>>文史>>史海鉤沉

曾國藩一生多病卻能高壽,有何養生治心之道

劉緒義

2017年02月20日17:32    來源:天津日報    手機看新聞
打印網摘糾錯商城分享推薦           字號
一生多病的曾國藩,歷盡驚濤駭浪,終於在同治十一年(1872)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享年62歲。這個壽數,在今天看來也許並不算高,但在一百多年前,這已經超過了當時國人的平均壽命。

一生多病的曾國藩,歷盡驚濤駭浪,終於在同治十一年(1872)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享年62歲。這個壽數,在今天看來也許並不算高,但在一百多年前,這已經超過了當時國人的平均壽命。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曾國藩的養生治心之道也成為人們關注的熱點,尤其是在健康問題越來越成為人們的關注點的今天,他的養生治心之道有哪些值得我們借鑒或思考的呢?

壹 治身與治心並重

“治心以廣大二字為藥,治身以不藥二字為藥。”在養生問題上,曾國藩有這樣一句經典的總結。他力圖做到身心並治、口體兼防,要旨是養生以治心為主,以不藥二字為准。他曾在家書中指出了具體的治心與治身之法,“治心之道,先去其毒,陽惡曰忿,陰惡曰欲。治身之道,必防其患,剛惡曰暴,柔惡曰慢。治口之道,二才交惕,曰慎言語,曰節飲食。凡此數端,其藥維何?”“不藥”二字始終貫穿他的一生。治心的關鍵在去忿去欲,治身關鍵在去暴去慢,治口之道在慎言節食。

曾國藩本人患有牛皮癬、耳鳴、失眠、眼疾等多種常見慢性病,但他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去吃藥。他的兩個兒子曾紀澤、曾紀鴻體弱多病,然而,他仍然告誡他們不要隨便吃藥。同治五年四月十日,曾國藩給兩個兒子寫信,“爾雖體弱多病,然隻宜清靜調養,不宜賓施攻治。庄生雲:‘聞在宥天下,不聞治天下也。’東坡取此二語,以為養生之法。爾熟於小學,試取‘在宥’二字之訓詁體味一番,則知庄、蘇皆有順其自然之意。”又說,“養生亦然,治天下亦然。若服藥而日更數方,無故而終年峻補,疾輕而妄施攻伐,強求發汗,則如商君治秦、荊公治宋,全失自然之妙。”

所謂“在宥”,是指自在寬容。這是庄子無為而化的思想,曾國藩以此來教育孩子養生在養心,養心在於自在寬容,即他所說的“廣大”。相反,隨意吃藥則是違背了自然規律,是“妄施攻伐”,從外部干預身體內部。他又用蘇東坡的詩來進一步闡明其理:“東坡《游羅浮》詩雲,‘小兒少年有奇志,中宵起坐存黃庭。’下一‘存’字,正合庄子‘在宥’二字之意。蓋蘇氏兄弟父子皆講養生,竊取黃老微旨,故稱其子為有奇志。以爾之聰明,豈不能窺透此旨?余教爾從眠食二端用功,看似粗淺,卻得自然之妙。爾以后不輕服藥,自然日就壯健矣。”

蘇東坡一生歷盡曲折,然而,他卻能笑對這一切,故而得養生之道。曾國藩亦希望孩子們以蘇東坡為榜樣,不要輕易吃藥,隻要心存自在寬裕,自然就能健壯。

同樣,他對幾個弟弟也是以“不藥”二字相勸。同治元年七月二十日,曾國藩對季弟曾國葆容易發病,而又喜歡隨意服藥表示了深深的憂慮,他說:“吾在外日久,閱事日多,每勸人以不服藥為上策。”還說,“余所慮不在於病,而在於服藥,茲諄諄以不服藥為戒。”

九弟曾國荃處南京前線,一度“肝病已深,痛疾已成,逢人輒怒,遇事輒憂”。同治三年四月十三日,曾國藩寫信對他說,“此病非藥餌所能為力,必須將萬事看空,毋惱毋怒,乃可漸漸減輕。蝮蛇螫手,則壯士斷其手,所以全生也。吾兄弟欲全其生,亦當視惱怒如蝮蛇,去之不可不勇,至囑至囑!”曾國藩認為,肝火上竄,血不養肝,此斷非藥所能為,必須放心靜養,不可懷忿慪氣,不可提心吊膽,總以能睡覺安穩為主。就是說此病來自心理上的隱憂與畏懼,心病還需心藥醫。

俗話說,藥到病除,然而,曾國藩始終相信,良藥難治該死的病,許多時候,病在心間,不去除心病,再好的藥也無濟於事。失眠是困擾曾國藩的一個長期病症,他認為失眠主要是因為心氣不平和的原因,很嚴重,應當引起足夠的重視,但重視之表現是用調養心氣平和的方法來治療。

貳 養生與為學並進

曾國藩養生治心之二法,是養生與為學並進。同治十年十二月五日,曾國藩正式提出“養生六事”,他說:“吾見家中后輩,體皆虛弱,讀書不甚長進,曾以養生六事勵兒輩:一曰飯后千步,一曰將睡洗腳,一曰胸無惱怒,一曰靜坐有常時,一曰習射有常時,一曰黎明吃白飯一碗,不沾點菜。此皆聞諸老人,累試毫無流弊者,今亦望家中諸侄試行之。”又說,“養生與為學,二者兼營並進,則志強而身不弱,或是家中振興之象。”

所謂“養生六事”無一事與營養有關,飯后千步、習射有常屬運動保健,臨睡洗腳屬活血氣,胸無惱怒、靜坐有常都屬於治心,隻吃白米飯而不吃菜,其實就是減輕胃腸消化的負擔。

然而,曾國藩認為,這六事還不夠,只是養生的一個方面,另一個重要方面是為學而強志。也就是通過讀書來“養我浩然之氣”。一個人心中坦然,精神愉快,自然身體康泰,這是長壽的最好秘訣之一,也是古人總結出來的普遍適用的養生經驗。

古話說,人活一口氣,氣是滋潤身體的命脈。人的氣勢不盛,可用讀書補氣。曾國藩相信,人的氣質本由天生,唯讀書可改變﹔人的性格有缺陷,可用讀書彌補。因此,曾國藩重視以書養生,以學養氣,是提升人的精神境界與審美品位,改變、滋養人體充沛氣血的根本途徑。

紀澤、紀鴻自小體質較弱,曾國藩並沒有為他們延請名醫,相反是勸他們多讀並多臨摹顏字《郭家廟》、柳字《琅琊碑》和《玄秘塔》,通過讀帖和臨摹,以書法豐腴的墨氣、堅韌的骨力,充實人的生命之氣。同時還告誡他們在吟詩作字時,多注意學習陶淵明、謝朓詩句中的沖淡之味、和諧之音、瀟洒胸襟,來潛移默化人的精神氣質,進而影響人的生命,達到精神與肉體的完美融合這一養生目的。

讀書養生並不是曾國藩的獨創,隻不過,曾國藩能真正體味到其中的養生奧秘。南宋胡仔主編的《苕溪漁隱叢話》中說:“世傳杜詩能除疾,此未必然。蓋其辭意典雅,讀之者悅然,不覺沉?之去體也。”世人傳說杜詩能治病,其實,杜詩本身並不能治病,而是其中的辭意能讓讀者愉悅,不自覺地去除了人郁積之邪氣,達到了治病的功效。長於相術的曾國藩則說:“書味深者其面自潤。”即是說明書能養生、書能陶情的道理,偶然讀一本書當然不能改變什麼,但長期浸潤於書中,以書為友,水滴石穿,這樣的人必然面透嫻靜豁達之氣,怡然快樂之色。

可見,養生不單純是一個身體的問題,還是一個心靈與精神的問題。精神好,心靈活,身體自然遠離疾病。養生之本在養精氣神,曾國藩堅信這一點。

分享到:
(責編:張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