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熱歷史|史海鉤沉|口述史|學者客廳|生活史|歷史劇譚|重回歷史現場|專欄
《國家人文歷史》雜志|深度·旅行|資訊|文史視界|佛教文化|特別關注|文藝大家|讀書
熱 詞長征 魯迅  毛澤東 林彪 蔣介石 斯大林 鄧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會議 太平天國 甲午戰爭 核潛艇
人民網>>文史>>學者客廳

中國對日最后一戰

——“南陽會戰”風雲錄

2017年02月22日14:59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手機看新聞
打印網摘糾錯商城分享推薦           字號
這場會戰,始於1945年3月21日,終於1945年8月19日,歷時將近5個月,時間之長、戰斗之激烈,“為八年抗戰史所罕見”,南陽會戰的實際指揮者,國民黨三十一集團軍總司令王仲廉評價說,這次會戰“較之台兒庄戰役毫不遜色。”

作者:秦俊,一級作家,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曾任南陽市人大常委副主任、南陽市地方史志辦公室主任。

史學界普遍認為,在十四年抗戰中,中國軍隊在正面戰場共進行了22次會戰,其中一次叫“豫西鄂北會戰”。

關於“豫西鄂北會戰”,在不同的著作中,分別被稱為“鄂北豫西會戰”、“鄂西會戰”、“荊江兩岸戰斗”、“老河口會戰”、“西峽口戰役”和“南陽會戰”。

筆者認同“南陽會戰”之說。

在這二十二次會戰中,直接在河南打的,史學界也認同的有兩次——“豫南會戰”(1945年1月25日-2月7日)和“豫中會戰”(又稱河南會戰、中原會戰,始於1944年4月17日,終於6月20日)。如果算上“南陽會戰”,一共是三次。主戰場不在河南的會戰有多少,我沒有統計,但“隨棗會戰”中的兩次“新(野)唐(河)事變”,斃傷了日軍四千多人﹔“徐州會戰”中的“蘭封(為今蘭考縣所轄)會戰”,雖然失敗了,但演變為“武漢會戰”。要研究十四年抗戰,不可能不研究河南的抗戰。

在“南陽會戰”中,中國投入兵力14.8萬人,日本投入兵力7萬余人,而中國軍隊用於南陽的約10萬人,日本用於南陽的約5萬人(用於宛西4萬、南陽1萬)﹔這場戰役,不僅始於南陽地區的南召縣,也終於南陽地區的內鄉縣的馬鞍橋。且是,它的主戰場就在內鄉和淅川,重點是西峽口。

這場會戰,始於1945年3月21日,終於1945年8月19日,歷時將近5個月,時間之長、戰斗之激烈,“為八年抗戰史所罕見”,南陽會戰的實際指揮者,國民黨三十一集團軍總司令王仲廉評價說,這次會戰“較之台兒庄戰役毫不遜色。”

“南陽會戰”的直接參與者(老兵)黃潤生,在其《八年抗戰最后一役——西峽口之戰》一書中說“西峽口戰役是會戰(豫西鄂北會戰)中最激烈的一個戰場,也是身為中國軍人最值得驕傲的一仗。”

在“南陽會戰”之西峽口戰役中,有四次大戰——重陽店、豆腐店、大橫嶺、馬頭寨(缽卷山),我中國軍隊打得非常英勇,非常頑強,斃傷日軍達15000人。

“南陽會戰”的勝利,寫下了我國近代史上抵御外敵侵略光輝的一頁,但由於多方面的原因,以往出版的一些戰史,大都把“芷江會戰”作為八年抗戰的最后一役,而我認為真正的最后一役,是南陽。我為什麼這麼樣說呢?請大家翻開歷史看一看,“芷江會戰”始於何時,“南陽會戰”又始於何時?“芷江會戰”終於何時,“南陽會戰”又終於何時?

“芷江會戰”又叫湘西會戰和雪峰山會戰,始於1945年4月9日,終於1945年6月7日。而“南陽會戰”呢?始於1945年3月21日,終於1945年8月19日。“南陽會戰”比“芷江會戰”早開始了9天,晚結束了兩個多月。若是把“芷江會戰”作為八年抗戰的最后一役,顯然說不通。且是,若把“芷江會戰”作為八年抗戰的最后一役,那麼1945年6月7日以后,1945年8月15日以前,這段時間裡中國軍民在干什麼?中國軍民在這一時期的浴血奮戰,又該作何解釋。故而,我們應該正視現實,把“南陽會戰”作為八年抗戰的最后一戰。

說到全國性抗日戰爭的始點,過人沒有不知道的,始於1931年9月18日的沈陽北大營,但很少有人知道,抗日戰爭結束於1945年8月19日的宛西蘆溝村馬鞍橋。

今天我就把“南陽會戰”的始末講一講,以便共同回憶和學習這段歷史。 

一、門號作戰計劃

(一)“絕對國防圈”

1941年12月7日晨,日本成功偷襲珍珠港后,乘勢向東南亞各地發起瘋狂攻擊,氣焰十分囂張。由於中途島戰役的慘敗,日本損失了4艘航空母艦,330多架飛機,其技術熟練的艦載機駕駛員大部分喪生,海空軍均遭重創,失去了戰略上的主動權,日軍不得不進行戰略調整。

9月15日,在對戰爭局勢進行研判的基礎上,日軍大本營決定改變作戰方針,決心從在東南太平洋方面同美軍進行的消耗戰中撤出來,抓緊時間建立“絕對國防圈”,造成不敗的戰略態勢。在此期間,迅速充實以航空兵為中心的陸海軍戰斗力,以應對可能到來的英、美的反共高潮。

9月30日,大本營奏請召開御前會議。會議由東條英機主持,通過了以確立必勝的戰略態勢、建立絕對國防圈為中心課題的“戰爭指導大綱”。

新的戰爭指導大綱並沒有能幫助日本扭轉被動局面。在該大綱確定之前,麥克阿瑟部隊已經開始對“絕對國防圈”的前衛線右翼要沖芬什哈芬發動了猛攻。日均在付出5500人的傷亡后,被迫放棄芬什哈芬。隨后,日軍佔領的西奧地區、馬紹爾群島相繼失守。盟軍繼續乘勢北上,襲擊“絕對國防圈”的要沖馬裡亞納。日均艦隊組織83架飛機進行反擊,結果不僅沒有取得預想的戰果,反而在空中和地面損失了94架飛機。更為嚴重的是,美軍在太平洋中部方面也開始觸及到“絕對國防圈”的要沖。1944年3月,阿德米勒爾提群島被美軍佔領,日本在東南方面的國防圈的前衛線完全崩潰。1月,日軍第17軍進攻塔洛基納,企圖挽回前衛線的敗勢,結果失敗,累計損失七千余人。

(二)“一號作戰”

1、作戰計劃的制定

1943年夏秋間,日本開始籌劃大陸交通線戰役。中國雖在正面作戰中遭遇一些失利,但世界形勢和太平洋戰局的演變、盟國援助的增加以及在糧食、輕武器方面的自足,使得中國政府的抗戰意志不僅沒有減弱,而且正在進一步加強。

尤其是,日軍在中國失去了制空權。日本中國派遣軍當局為了迅速解決中國問題,瓦解重慶蔣介石政權,從1944年初起,曾數次向大本營提出進行打通京漢路的戰役。其目的是,由於美國駐華空軍力量的增強,使長江補給線受到了威脅,因而想攻佔京漢線鐵路沿線南段,打通華北與武漢地區的聯絡,使華北與華中的兵力易於統一調配﹔同時佔據河南,以便摧毀中國政府繼續抗戰的意志。

經過深入研究,日本大本營決定實施這一作戰,並將戰役名稱確定為“一號作戰”。經過精心准備,1月24日,大本營對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及南方總司令官下達了以下命令:

①大本營決定摧毀中國西南方面空軍的主要基地。

②命令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攻佔湘桂、粵漢及京漢鐵路南段沿線重要地區。

③命令南方軍總司令官協助中國派遣軍的此項作戰。

2、作戰計劃的實施

日軍從4月中旬開始,在8個月內完成了豫湘桂作戰,打通了平漢、粵漢和湘桂線,長驅2000多公裡,侵佔了河南、湖南、廣西、廣東等省的大部和貴州的一部分,攫取了河南的大部分廠礦及湖南的鎢銻等重要礦產資源和湘桂粵三省的工廠﹔佔領了衡陽、零陵、寶慶、桂林、柳州、丹竹、南寧等7個空軍基地和36個飛機場,給中國的抗戰造成很大影響。但日軍的作戰目標並沒有真正實現,他既沒有能阻擋住中美空軍對日本本土的空襲,更沒有能摧毀中國政府抗戰的意志。另外,戰線的拉長,使得兵力原本不足的日軍更是雪上加霜。1號作戰還有一個日軍意想不到的結果,隨著國民黨軍隊的潰退,八路軍和新四軍在敵后活躍起來。在日軍打通京漢線南段的1944年5月,京漢線北段以東地區的一些地區被八路軍收復,日寇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中難以自拔。

(三)“門號作戰計劃”出籠

隨著日軍“一號作戰”的進行,中國在西南地區的空軍基地相繼喪失,但並未能從根本上削弱中美空軍的實力。1944年冬,中國空軍獲得大批美國援助的新飛機,實力大增。中美空軍以芷江和老河口為主要基地,對日軍飛機場(尤其是漢口飛機場)的后方設施以及水陸運輸線等進行大規模轟炸,特別是日軍第12軍管界內的黃河橋梁再三遭到襲擊和轟炸。中美飛機則專炸日軍火車機車,使之不能運行。京漢、津浦、隴海各線遭到轟炸固不待言,甚至青島也遭到襲擊。因此,日軍雖然打通京漢南線並開始通車,但運輸效果遠不如預期。不僅如此,中美空軍還對日本本土構成威脅。

在中美空軍的攻擊下,日軍后勤設施及補給線陷入癱瘓。故而,1944年12月,日軍制定了奪取我湖北老河口及湖南芷江機場的作戰計劃,其中奪取老河口的計劃被稱為“門號作戰”。

分享到:
(責編:雷蕾、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