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熱歷史|史海鉤沉|口述史|學者客廳|生活史|歷史劇譚|重回歷史現場|專欄
《國家人文歷史》雜志|深度·旅行|資訊|文史視界|佛教文化|特別關注|文藝大家|讀書
熱 詞長征 魯迅  毛澤東 林彪 蔣介石 斯大林 鄧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會議 太平天國 甲午戰爭 核潛艇
人民網>>文史>>學者客廳

從《紅樓夢》看清朝貴族生活

侯 會

2017年03月06日16:06    來源:文匯報    手機看新聞
打印網摘糾錯商城分享推薦           字號
不弄清鳳姐的項圈當過幾回,便無法窺見賈府“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經濟困境﹔不追究黛玉的遺產下落,便無法理解黛玉“風刀霜劍嚴相逼”的心病成因。所以作者從和百姓息息相關的銀錢經濟入手解讀《紅樓夢》,令大觀園裡的太太小姐們更貼近現實,也把康熙年間的那段歷史拉近了。

歷來讀《紅樓夢》,大多關注“二玉”的愛情等內容,此書的關注點卻是衣食住行中的一粒米一兩銀,因為它們是實實在在生活的基礎——一分錢難倒英雄漢,銀錢對貴族大家更是重要。

不弄清鳳姐的項圈當過幾回,便無法窺見賈府“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經濟困境﹔不追究黛玉的遺產下落,便無法理解黛玉“風刀霜劍嚴相逼”的心病成因。所以作者從和百姓息息相關的銀錢經濟入手解讀《紅樓夢》,令大觀園裡的太太小姐們更貼近現實,也把康熙年間的那段歷史拉近了。

一張寒酸的查抄清單

《紅樓夢》第一○五回題為“錦衣軍查抄寧國府”,這個回目概括得並不准確。錦衣軍確實查抄了寧國府,但同時也查抄了榮國府。而且本回的“鏡頭”始終對准榮國府,寧國府那邊的情況,包括“珍大爺、蓉哥兒都叫什麼王爺拿了去了”,“木器釘得破爛、瓷器打得粉碎”,只是通過焦大的幾句話側面概述而已。

榮國府這邊也沒全抄。最初西平郡王傳旨逮捕賈赦、“查看”家產,趙堂官領著眾番役摩拳擦掌、氣勢洶洶,一副把榮國府抄個底兒朝天的架勢。幸虧北靜王及時趕到,制止了趙堂官,又向賈政問明家產情況,最終隻重點查抄了賈赦的家產,連帶賈璉、鳳姐夫婦的財物。老太太及賈政這一面損失不大。因此,小說隨后展示的一張抄沒物品清單,所列多半是賈赦的東西。

盡管知道這只是榮府財產的一部分,但看上去仍覺得有點兒寒酸。且看程甲本中的這張清單:

赤金首飾共一百二十三件,珠寶俱全。珍珠十三挂,倓金盤二件,金碗二對,金搶碗二個,金匙四十把,銀大碗八十個,銀盤二十個,三鑲金象牙箸二把,鍍金執壺四把,鍍金折盂三對,茶托二件,銀碟七十六件,銀酒杯三十六個。黑狐皮十八張,青狐六張,貂皮三十六張,黃狐皮三十張,猞猁猻皮十二張,麻葉皮三張,洋灰皮六十張,灰狐腿皮四十張,醬色羊皮二十張,猢狸皮二張,黃狐腿二把,小白狐皮二十塊,洋呢三十度,嘩嘰二十三度,姑絨十二度,香鼠筒子十件,豆鼠皮四方,天鵝絨一卷,梅鹿皮一方,雲狐筒子二件,貉崽皮一卷,鴨皮七把,灰鼠一百六十張,獾子皮八張,虎皮六張,海豹三張,海龍十六張,灰色羊四十把,黑色羊皮六十三張,元狐帽沿十副,倭灰色羊四十把,黑色羊皮六十,刀帽沿十二副,貂帽沿二副,小狐皮十六張,江貉皮二張,獺子皮二張,貓皮三十五張,倭股十二度,綢緞一百三十卷,紗綾一百八十卷,羽線縐三十二卷,氆氌三十卷,妝蟒緞八卷,葛布三捆,各色布三捆,各色皮衣一百三十二件,棉夾單紗絹衣三百四十件。玉玩三十二件,帶頭九副,銅錫等物五百余件,鐘表十八件,朝珠九挂,各色妝蟒三十四件,上用蟒緞迎手靠背三分,宮妝衣裙八套,脂玉圈帶一條,黃緞十二卷。潮銀五千二百兩,赤金五十兩,錢七千吊。

此外一切“動用家伙”也都“攢釘登記”,大概包括桌椅床架等大件家具,連同榮國府的“賜第”(住房),都開列明白。另有“房地契紙、家人文書”(指房契、地契及奴仆的契約等),也都封存,其中包括“一箱借票”,那是鳳姐放高利貸的鐵証。

單看清單,作為百年望族、貴戚之家,似乎所抄物品檔次不高、數量太少﹔例如赤金首飾隻有百多件。賈赦所住的東院及賈璉屋內,女眷至少也應有一二十位,包括邢夫人、鳳姐兒及赦、璉父子的侍妾並眾使女,難道總共隻有這百多件首飾?在小說《金瓶梅》中,潘金蓮是外省土財主西門慶的小老婆,“體己錢”最少,但逛燈節時,手上還戴著六個“金馬鐙戒指兒”呢。

大概程甲本剛一問世,就有人提出這一問題: 抄家清單跟賈府的富貴氣象不合,多半是沒進過大宅門的窮書生閉門造車擬寫的。大約是接受了這番質疑,隨后出版的程乙本,對這張清單做了較大改動:

伽楠壽佛一尊,伽楠觀音像一尊。佛座一件,伽楠念珠二串,金佛一堂,鍍金鏡光九件,玉佛三尊,玉壽星八仙一堂,伽楠金、玉如意各二柄,古磁瓶、爐十七件,古玩軟片共十四箱,玉缸一口,小玉缸二件,玉盤二對,玻璃大屏二架,炕屏二架,玻璃盤四件,玉盤四件,瑪瑙盤二件,淡金盤四件,金碗六對,金搶碗八個,金匙四十把,銀大碗、銀盤各六十個,三鑲金牙箸四把,鍍金執壺十二把,折盂三對,茶托二件,銀碟、銀杯一百六十件。黑狐皮十八張,貂皮五十六張,黃白狐皮各四十四張,猞猁猻皮十二張,雲狐筒子二十五件,海龍二十六張,海豹三張,虎皮六張,麻葉皮三張,獺子皮二十八張,絳色羊皮四十張,黑羊皮六十三張,香鼠筒子二十件,豆鼠皮二十四方,天鵝絨四卷,灰鼠皮二百六十三張、倭緞三十二度,洋呢三十度,嘩嘰三十三度,姑絨四十度,綢緞一百三十卷,紗綾一百八十卷,線縐三十二卷,羽緞羽紗各二十二卷,氆氌三十卷,妝蟒緞十八卷,各色布三十捆,皮衣一百三十二件,棉夾單紗絹衣三百四十件。帶頭兒九副,銅錫等物五百余件,鐘表十八件,朝珠九挂,珍珠十三挂,赤金首飾一百二十三件,珠寶俱全。上用黃緞迎手靠背三分。宮妝衣裙八套,脂玉圈帶二條,黃緞十二卷。潮銀七千兩,淡金一百五十二兩,錢七千五百串。

經過這樣一番增刪調整,這張清單上所顯示的財力,確與賈家“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的富貴氣象更為接近。但是跟歷史上幾張著名的抄家清單相比,賈家的這一張仍然是相形見絀了。

舉兩個例子: 一個是明代大奸臣嚴嵩家的抄沒清單,另一個是清代巨貪和珅的抄沒清單。這兩張清單篇幅之長,都可以單獨抄訂成冊。內中不厭其煩、無分巨細地羅列著成千上萬件物品,並注明數量、估明價值。那又是賈府這張單薄的清單難以望其項背的。與嚴嵩、和珅等巨貪相比,賈家的抄沒清單太過寒酸,這不由得令人生疑: 賈家號稱望族,到頭來難道隻有這一點點財產?莫非續書作者是位“窮措大”,盡其所能也想象不出貴族生活的奢華靡費?

我們帶著這個疑問,來看看歷史上的曹家。

分享到:
(責編:張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