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熱歷史|史海鉤沉|口述史|學者客廳|生活史|歷史劇譚|重回歷史現場|專欄
《國家人文歷史》雜志|深度·旅行|資訊|文史視界|佛教文化|特別關注|文藝大家|讀書
熱 詞長征 魯迅  毛澤東 林彪 蔣介石 斯大林 鄧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會議 太平天國 甲午戰爭 核潛艇
人民網>>文史>>資訊

常沙娜藝術研究與應用展

發現敦煌的優雅與美麗

2017年03月10日16:02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手機看新聞
打印網摘糾錯商城分享推薦           字號
常沙娜是“敦煌守護神”常書鴻之女,在承傳父業,潛心藝術的漫漫人生中,她不僅成為獨立於父輩之外的“藝術設計家”,還是一位藝術教育家,幾十年間於工藝美術領域辛勤耕耘,桃李天下。

“如果說常書鴻在敦煌看到了傳統藝術的崇高,張大千在敦煌收獲了青綠山水的畫境,董希文悟得了民族繪畫的韻味,那麼,常沙娜則在其中發現在古典藝術的優雅與庄重、裝飾世界的豐富與多姿。”

——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

 敦煌——一座散落在沙漠中的藝術寶庫,自百年前,為法國漢學家伯希和發現后,其無限魅力為世人所傾倒。眾生爭相目睹其神秘法相﹔信徒虔誠膜拜其庄嚴佛典﹔藝術家悉心摹繪其絢爛圖像﹔學者刻苦研讀其文史經義……在以常書鴻先生為代表的幾代“敦煌人”的悉心守護與傳播下,敦煌的藝術世界以其龐大而深奧的寶藏惠及萬方來者。他們守望的不僅僅是一處歷史的遺跡,更是文明的聖土、民族的精魂。

常沙娜是“敦煌守護神”常書鴻之女,在承傳父業,潛心藝術的漫漫人生中,她不僅成為獨立於父輩之外的“藝術設計家”,還是一位藝術教育家,幾十年間於工藝美術領域辛勤耕耘,桃李天下。3月8日下午,由中國美術館、清華大學主辦的“花開敦煌——常沙娜藝術研究與應用展”在中國美術館舉行。

三大主題貫穿

作為中國美術館捐贈與收藏系列展,本次展覽以“守望”、“凝萃”、“傳承”為三大主題詞,貫穿了常沙娜在不同時期的藝術經歷。展覽通過常沙娜的壁畫臨摹、花卉寫生、應用設計等不同類別的藝術作品,配合詳實的文獻資料,力圖呈現常沙娜藝術生涯的全景,展現常沙娜多彩的藝術人生。

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介紹,此展作為“2017中國美術館捐贈與收藏系列展”,得到了清華大學、敦煌研究院、常沙娜先生及其家人等多方鼎力支持。伴隨時代的演進,唯一不變的是常沙娜先生愛“美”的天性。為美好的事物而欣喜,為生命的奇妙而贊嘆,可貴的是,這化為常沙娜先生創造的動力,演繹為美麗的圖卷。

燃燈菩薩-初唐-65x51cm- 常沙娜臨摹(1947)

常沙娜,觀音頭飾(隋401窟),30x30cm

展覽第一部分“守望”,主要展示了常沙娜在父親常書鴻引導下與敦煌結下的深厚淵源。下設三個單元。第一單元“我從巴黎來”與第二單元“敦煌血脈連”以圖文並茂的方式,回顧了常沙娜早年隨父親常書鴻輾轉於巴黎、北京、昆明、重慶、敦煌的非常歲月,記錄了常沙娜在特殊歷史時期與呂斯百、王臨乙、王合內等20世紀重要藝術家建立起來的深厚情誼。在父輩教育與影響下,常沙娜建立起強烈的時代責任感與歷史使命感,這成為后期引導常沙娜開展藝術設計與教育工作的主要原則。常沙娜自12歲來到敦煌,就和莫高窟中的藝術世界產生了密不可分的關系。第三單元“傳寫敦煌情”主要呈現了常沙娜早年在敦煌的臨摹作品。1945年至1948年,包括巨幅作品《觀無量壽經變》在內的所有臨摹作品都是她在14至17歲時完成的創作,她以整理性臨摹為主要手法,作品展現出過人的藝術天分。常沙娜說,“是敦煌的風土培育了我做人應有的淳厚﹔是敦煌的藝術給予了我學習傳統藝術的功底。”此部分呈現的三十余件臨摹作品,便是這段特殊經歷結出的累累碩果,也是20世紀中國美術發展中的一份重要藝術財富。

第二部分“凝萃”,主要展示了常沙娜對敦煌藝術元素的研究與拓展。下設兩個單元。第一單元“為新中國設計”,展現的是常沙娜自50年代以來參與完成的國家重點建筑設計任務。常沙娜以敦煌圖案為藍本,完成人民大會堂、民族文化宮等建筑裝飾設計,作品不僅凝聚了中國古典藝術的韻味,更顯示出新中國的氣度,代表著常沙娜對傳統藝術精粹的提煉與升華。同時,常沙娜還是國內最早從事敦煌圖案研究與教學的學者之一,第二單元“敦煌圖案研究”,即展示了常沙娜對敦煌圖案的研究與整理。多年來,常沙娜潛心於敦煌壁畫中的藝術元素,將各類圖案,如人物的服飾、頭飾、佩飾圖案﹔建筑的華蓋、花磚圖案﹔還有隱藏在繁密壁畫間的花草樹木、飛禽走獸等,進行系統的整理,由此積累下來一大批圖案作品。這些作品不僅以多姿的形式詮釋出古典藝術的精麗與繁華,更使我們從圖案與設計角度重新審視先人留下的寶貴文化遺產。

常沙娜,蝴蝶與花,45x45cm,90年代,水粉,紙本

常沙娜,花卉,39x33cm,2012,水彩,紙本

第三部分“傳承”,主要展示了常沙娜在圖案教學中的研習與應用。下設兩個單元。第一單元“一花一世界”,展示常沙娜的花卉寫生作品。常沙娜說:“我在圖案教學中把握的就是兩方面——民族的傳統和生活的自然。”如果說此前主要展示的是“民族的傳統”,那麼在此則主要呈現的是“生活的自然”。其花卉作品溫婉可人,又不乏生命的茁壯與堅強,是為藝術家個人的真實寫照。第二單元“古韻揚新風”,呈現了常沙娜對於敦煌藝術圖案的設計應用。50年代,常沙娜在林徽因的影響下,走入藝術設計領域。1956年,常沙娜調任新成立的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將其熟悉的敦煌藝術與藝術設計知識相結合,並赴諸實踐,做出“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藝術設計作品。

“在敦煌藝術與自然形態的多重滋養下,常沙娜先生以純粹的藝術態度、雋雅的藝術格調和崇高的藝術境界,形成獨特的藝術風格。她傾其一生於敦煌藝術和美術設計領域,不僅在保護、延續並推廣敦煌藝術方面做出了杰出貢獻,更在傳承與活化中華文化藝術方面不辭辛勞,戮力前行。” 

分享到:
(責編:雷蕾、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