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中国古代史

揭秘:300年前康熙未能收到的一封信

吕 颖

2012年02月23日14:09  来源:《光明日报》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举办的一场“康熙大帝与太阳王路易十四——中法艺术文化的交会”的特展上,一封泛黄的路易十四致康熙的信函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关注。路易十四为何要给康熙写这封信?这封信的内容是什么?康熙为何未能收到此信?要解开这些疑惑,我们就要回溯到300多年前的时代。

  

路易十四给康熙的信(资料图)

 

 

    日前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举办的一场“康熙大帝与太阳王路易十四——中法艺术文化的交会”的特展上,一封泛黄的路易十四致康熙的信函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关注。路易十四为何要给康熙写这封信?这封信的内容是什么?康熙为何未能收到此信?要解开这些疑惑,我们就要回溯到300多年前的时代。

  17世纪,法国为了扩张势力、发展科学和传布天主教,决定派遣一批数学造诣很深的耶稣会士赴华,但财政大臣科尔伯的去世使这一计划一度搁浅。直到168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法国长久以来的心愿得以实现。当时,恰逢一个暹罗使团到访法国,转达了纳莱王与法国结盟并开放通商口岸的愿望。路易十四决定借机向东方派出一艘名为“飞鸟号”的战舰,以期造访暹罗和中国。

  1685年3月3日,以肖蒙骑士为大使的赴暹罗使团和以洪若翰神父为团长的赴华传教团在布雷斯特港登船起航了。赴华传教团由洪若翰(又名洪若)、张诚、白晋、李明、刘应和塔查尔六位耶稣会士组成。他们个个饱学多能,并在出发前都被路易十四授予了“皇家数学家”的称号。“飞鸟号”于1685年9月22日到达暹罗。传教团随后应自行设法前往中国,但由于海上风暴以及季风原因,继续前行的计划被打乱了。直至1687年6月,除塔查尔外的五位神父才乘坐一艘商船向他们期望已久的中国驶去。1687年7月23日,传教团初到宁波,便遭浙江巡抚等人的诘难。后来,在南怀仁和殷铎泽两位神父的斡旋下,康熙帝最终下令:“洪若等五人,内有通立法者亦未可定,着起送来京候用;其不用者听其随便居住。”1688年2月7日,传教团终于进入北京,对中国历史文化进行了深入研究。

  就在洪若翰等神父滞留宁波期间,南怀仁得知只有五位耶稣会士抵达中国,便于1687年10月再次致函路易十四的忏悔神父拉雪兹,呼吁更多的同仁来华,并提议以后的传教士经陆路前来。南怀仁这一提议主要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海路与陆路相比,不仅行程更长,而且危险性更大。据柏应理估算,之前经海路前往中国的欧洲传教士共计600余人,而真正到达中国者只有100余人,绝大多数神父都因疾病和船只失事等原因葬身大海。二是传教士可以沿途建立新的传教区,使越来越多的东方民族皈依天主教。此项提议得到了路易十四的支持,他指派了闻名欧洲的西里伯爵负责开辟前往中国的陆路通道,并指派给他四位传教士和一些侍从。1688年8月7日,路易十四写了三封分别致波斯国王、俄国沙皇和中国皇帝的信函,寄送给了在华沙的西里伯爵。其中一封就是参观者们在此次展会上所看到的这封信,它的内容如下:

  “杰出、卓越、万能而又崇高的陛下,朕最为亲密的朋友:

  上帝愿增加您的荣耀,使您有一个幸福的归宿。获悉陛下希望在身边及贵国有大量精通欧洲科学的饱学之士,朕在几年前曾下旨派遣了六位皇家数学家,为陛下带去我们巴黎城内著名的皇家科学院中最新奇的科学知识和最新的天文观测成果。但是分隔我们两国的漫长海路使人极易遭遇种种不测,只有耗费大量时间并历尽各种艰险才能完成旅途。朕拟此次向陛下再派一批皇家数学家耶稣会士,随西里伯爵经更短、更安全的陆路前往,以便他们能作为我们相互尊重和友谊的证明尽早到达陛下身边,以便通过西里伯爵归国后对您令人赞赏行为的记述,使朕能够忠实地见证所有非凡的事件。

  在此,朕请求上帝能够增加您的荣耀,并使您得到一个非常幸福的归宿。

  1688年8月7日,马尔利。”

  路易十四致波斯国王和俄国沙皇的信件内容大致相同。除了对对方的赞美之词外,主要阐述向中国派遣皇家数学家是为了进行科学观测,获得科学知识,以便服务于世界各民族,并希望对方能够同意借道并为传教士提供必要的帮助。

  西里伯爵收到法王的信后,于1688年9月初从华沙启程前往莫斯科。此次受命的四位传教士本来预想的最佳路线是通过莫斯科和西伯利亚进入中国,但由于担心俄国的阻挠,决定兵分两路。阿夫瑞尔和薄贤士两位神父走上述路线,另外两位神父则通过土耳其、波斯一直到达希尔万公国首都沙马基。如果俄国给予方便,去沙马基的神父则前去莫斯科和其同伴会合。如果俄国拒绝,在莫斯科的神父将和西里伯爵前往沙马基,整个使团会合后再通过波斯北部和中亚地区进入中国。但不幸的是,俄国果然提出种种诘难,拒绝传教士借道,而且更出乎他们预料的是,俄国故意将他们拆散,命令西里伯爵立刻沿波斯方向离开俄国,却让另外两位神父沿加利西亚和摩尔达维亚方向离开。阿夫瑞尔返回法国,薄贤士虽历尽艰险,但终未完成寻求新途的任务,后经海路抵达中国。西里伯爵携路易十四致康熙的信于1689年夏天按之前的约定抵达沙马基与走第二条线路的神父会合,然后一起向伊斯法罕进发。他们本打算于1690年夏天穿越乌兹别克人居住的地区。然而,同年5月,西里伯爵被他的一个侍从勒死,这个意外事件沉重地打击了他的传教士同伴,使之停止了继续前往中国的脚步。这封致康熙帝的信件因此也就未能到达中国,而是被传教士带回了法国。后又几经辗转,现存于法国外交部档案处。

  路易十四向中国派遣的第二个传教团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停止了赴华的脚步,但西里伯爵使团的失败并不代表着法国耶稣会士在华事业的中断,因为自1698年法国商船“安菲特里特号”首航中国后,来华传教士不绝于途。

  (作者单位: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西语系)

(责任编辑:董倩超)

相关新闻

蒙哥马利发火】英国著名的军事家蒙哥马利的笔迹很难辨认。一次,他去参观设在伦敦的布置得十分漂亮的非洲战争博物馆。他一边在大厅里漫步,一边参观…更多

丁玲:共产党有千军万马,你一支笔怎么管?】1942年延安整风时,王实味发表《野百合花》针砭时弊,最后被打成“特务”。丁玲参与批判,萧军觉得…更多

  1. 疯狂的国家机器
        从胡金铨的《侠女》、《龙门客栈》,到徐克的笑傲江湖三部曲和《龙门飞甲》,中国武侠电影塑造的许多经典大反派,原型多为明朝东西厂的太监和锦衣卫。明太祖朱元璋以宦官为羽翼强化皇权;明成祖朱棣靠宦官打开紫禁城大门,篡位成功;近300年后,宦官又为李自成开城门,亲手敲响明朝的丧钟,也为厂卫制度自掘坟墓。“明不亡于流寇,而亡于厂卫”。作为皇帝的耳目和爪牙,厂卫权力不受约束,对体制的腐蚀和人权的践踏,致使特务政治登峰造极。这驾“疯狂的国家机器”最终刹不住闸,推着大明王朝冲向毁灭的深渊。
        >>>本期目录    >>>在线购买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