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中国近现代史

50年代末,刘思齐曾秘密赴朝为毛岸英扫墓

作者:卜金宝   来源:国防部网站

2010年10月28日21:28  

【字号 】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刘思齐说,岸英牺牲后,父亲是很悲痛的,我更是悲痛不已,是父亲含泪安慰我,给了我巨大的力量。当时,有不少人向父亲建议,把岸英的遗体运回国内安葬。可父亲说,天下黄土埋忠骨,就让他和志愿军烈士们在一起,和朝鲜美丽的江山同在吧。

  编者按: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毛泽东主席把长子毛岸英送往战火纷飞的朝鲜。时任志愿军政治部政治部组织部长的任荣,曾与毛岸英结伴跨过鸭绿江,一同在志愿军总部工作和战斗。毛岸英牺牲后,任荣又陪刘思齐秘密赴朝为毛岸英扫墓。
 

毛泽东和毛岸英

1968年8月26日,毛泽东主席在京西宾馆接见西藏军区等单位的领导干部,在主席台与任荣亲切交谈。 

 

    以下是任荣将军的讲述实录:

   “啊,你的父亲不是毛主席吗?”任荣问毛岸英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美帝国主义为了维护其在亚洲的霸权地位,推行其全球侵略扩张政策,出兵干涉。针对美帝国主义妄图以战略的速决战吞并朝鲜的阴谋,

    10月8日,毛泽东主席发布命令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并立即准备出动。同时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遵照毛主席的命令,东北军区抽调部长级及科级干部若干名到志愿军政治部工作,我(时任东北军区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主动提出请求参战。党委很快批准我入朝参战,并要我带一批干部去。10月19日晚,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

    10月23日,我们总部机关奉命入朝。说是总部机关,实际上是以十三兵团机关为基础和刚从各部队抽调来的人员组成的精干工作班子,许多人互相都还不认识。当天上午出发,我们乘车由丹东沿鸭绿江北岸,向长甸河口前进。

    我的车上坐着一位年轻英俊的俄文翻译。从他的相貌看,我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于是我们一问一答地交谈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毛岸英。” “你是怎样学会俄语的,参军前干什么工作?” “我在苏联学的俄语,回国后务过农,做过工,当过工厂党总支书记,刚结婚不久。” “你是新郎,离家打仗她乐意吗?” “乐意,可支持我啦!”稍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 “我父亲叫我参加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你父亲思想挺进步的。你在工厂多好,参军打仗多苦,多危险啦?” “我不怕!战争能锻炼人。”

  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他那思想挺进步的父亲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我没有问,当时也没想到要问。午饭前到达长甸河口。吃午饭时,我与毛岸英在一起,又边吃边交谈了起来。

    “你在苏联吃什么?”

    “面包、牛羊肉、土豆。”

    “有大米吗?”

    “没有。”

    “你回来吃大米,还是吃小米?”

    “白面、大米、小米都吃。”

    “你什么时候务的农呢?”

    “回国后务的农。”

    “留洋回来是有学问的人,怎么还去务农呢?”

    “我父亲叫我去的。”

    “你在哪里务的农呢?”

    “在吴满有那里。”

     他一说吴满有,我突然明白了,吴满有是抗日战争年代陕甘宁边区的著名农民劳动英雄,毛泽东亲密的农民朋友,当时他的名字是无人不知。于是,我对他说:“啊,你的父亲不是毛主席吗?”

    他说:“是的。”回答是那样的自然平静。

    接着,他还谈了他们兄弟怎样由国内转到法国,尔后又转赴苏联学习等情况。我说:“你称得上是历经万水千山,受尽千辛万苦啊!” 我身在车上,心却久久不能平静。毛主席毅然决然把自己的儿子送往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与世界上有着第一流装备的美国侵略者面对面地打仗,这是多么崇高的品德,多么伟大的胸怀啊!

毛岸英牺牲后,彭德怀写给周恩来的手书

  听到毛岸英牺牲的消息,我的心情异常悲痛

    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开始后,我在20军前指,同张翼翔军长、谭右铭副政委、兵团陶勇副司令员在一起,了解部队的情况。期间,总部遭到美机轰炸。从前线回到总部,同志们就给我讲了被炸的情况。

    原来,11月25日第二次战役发起的时候,拂晓后,几架美军轰炸机掠过总部上空,接连扔下许多银白色而发亮的凝固汽油弹,直接命中彭总办公室。顿时,木屋浓烟滚滚,一片火海。突然有人发现秘书毛岸英、参谋高瑞欣还在木屋里,估计是还没能撤出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熊熊大火已经把木屋全部烧起来了,真是抢救无门,束手无策,个个焦急万分。敌机飞走后,大火被扑灭,在灰烬中寻到了两位烈士的遗体。

    几个小时后,工兵同志钉了两口薄木棺材,用白布将两位烈士的遗体裹起来。大家怀着极为悲痛的心情,将烈士安葬在大榆洞山上。

    听到毛岸英牺牲的消息,我悲痛至极。一个多月前,我和他在入朝途中汽车上的谈话,长甸河口吃饭时的交谈,后来在彭总办公室日夜工作和学习的身影,他和彭总下象棋我观战的情景,都一一浮现在我的眼前。他是一个年轻、活泼、朴实、能干、好学的秘书兼俄语翻译。他不愧是毛泽东主席的好儿子,中国青年的楷模,我为他的牺牲感到万分惋惜,并特地到他的墓前悼念。

(责任编辑:张淑燕)

“傻瓜”!当时在林肯旁边有很多人都已看到了这两个字,个个都瞪大了眼睛,想知道他们的总统如何处理这公然的挑衅。林肯略一沉思后便微笑着说,“本人收到过许多匿名信,全部都只有正文,不见署名,而今天却正好相反,这一张纸条上只有署名,却缺少正文!” …更多

1945年毛泽东赴重庆,在与蒋介石谈判时,他始终未抽一支烟,令许多人佩服。蒋介石告诉陈布雷说:“毛泽东此人不可轻视。他嗜烟如命,据说每天要抽一听(50支)。但他知道我不吸烟后,在同我谈话期间绝不抽一支烟,对他的决心和精神不可小视啊!” …更多

我要发表留言

  1. 新刊(10月下)
回顾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死刑从条例规定到法律条文的变迁之旅,交织了太多政治考量和意识形态的因素。建国后,死刑一度是“镇压反革命”的利器;“文革”中,死刑也作为打击“现行反革命”的工具;改革开放之初,“严打”的疾风将死刑吹到社会上许多不起眼的角落……新刊(10月下)
    回顾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死刑从条例规定到法律条文的变迁之旅,交织了太多政治考量和意识形态的因素。建国后,死刑一度是“镇压反革命”的利器;“文革”中,死刑也作为打击“现行反革命”的工具;改革开放之初,“严打”的疾风将死刑吹到社会上许多不起眼的角落……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连载·书摘

  1. 读一个人的传奇,读个性,读才情,读文人交往的悲欢离合,读当代中国美术的"文革"命运。任何个人的传奇,其实都不属于自己,早就融进了一个民族的沧桑。读一个人的传奇,读个性,读才情,读文人交往的悲欢离合,读当代中国美术的"文革"命运。任何个人的传奇,其实都不属于自己,早就融进了一个民族的沧桑。
  2. 本书深度揭秘毛泽东与蒋介石的700天生死对决,着重刻画的毛泽东和蒋介石这一对决定中国历史命运的生死对手和领袖人物形象……本书深度揭秘毛泽东与蒋介石的700天生死对决,着重刻画的毛泽东和蒋介石这一对决定中国历史命运的生死对手和领袖人物形象……
  3. 作为钓鱼台写作班子的助理人员、“前七篇”、“二十五条”、“九评”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亲历者和见证人……作为钓鱼台写作班子的助理人员、“前七篇”、“二十五条”、“九评”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亲历者和见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