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亡齿寒    ·出兵朝鲜    ·血肉写就的史诗    ·新中国的第一声呐喊    ·狭路相逢勇者胜   ·老照片

  美国第八军军长范佛里特曾这样评价中国人民志愿军:“以个人而论,中国士兵是一个顽强的敌人。他们没有防弹背心,没有钢盔。他们只穿上军服,戴上军帽,踏着一双帆布鞋。他们携着步枪,腰上皮带配有二百粒子弹。他们携带数枚制造粗劣的手榴弹,粮食是用米和杂粮磨成粉状而成的,装在一条长管形布袋里,必要时可维持十几天。中国军队医疗设备简陋,万不能和我们的医疗队、前线救护站,以及完善的后方医院相比拟。但是,他们永远是向前作战,奋不顾身的,有时甚至渗透到我们防线后方,令我们束手无策。”
  抗美援朝战争是新中国的第一次呐喊,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前夕的政协会上宣布的“占人类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的豪言壮语,在朝鲜战场上变成了现实。抗美援朝战争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华民族走向历史复兴的重要心理支撑点。
  而这一切荣光全部是由那些普普通通的战士用生命写就的,他们忠诚地履行着自己的誓言,从鸭绿江一直打过“三八线”,保卫了家乡,保卫了和平。
  也许美国人至今仍不能完全理解,是什么样的精神力量让这些普通的志愿军战士能够如此顽强,他们曾在零下三十度严寒、积雪数尺的高山上,连续作战数昼夜;冒着敌人的炮火,徒涉刺骨的冰河,攻占敌人的防御阵地;曾经忍饥挨饿,仍坚决地完成自己的战斗任务,哪怕只剩下一个人,也要继续战斗下去。
  其实,志愿军的理想是不需要灌输的,简简单单四个字——“保家卫国”,让成千上万中国普通的耕读子弟前仆后继,视死如归。
  这不是为一党一派而战,而是为保卫一个民族的和平和尊严而战。 

  六十年前的中国,是一个刚刚从战争废墟上建立起来的国家,在它宣布成立人民共和国的那一天,甚至还没有完全解放它的全部领土,人民解放军的大军还正在向西南和西北挺进。而在已经解放了的广大地区,与新生的人民政权作对的国民党军队的残余势力仍然是军事上的重大问题。连年不断的战争使中国薄弱的民族工业遭到彻底的破坏,中国本处于原始耕种状态的农业更是一片凋零。
  和平是新中国最迫切的需求。
  而朝鲜战争的爆发改变了这一切。

中国的愤怒
  朝鲜爆发内战属于其本国的内政,然而美国的武装干涉朝鲜,使战争的性质迅速起了变化:对美国来说是一场侵朝战争,整个朝鲜战争也由其本国内战变成一场许多国家参加的国际局部战争。
  朝鲜战争爆发后的第三天,美国总统杜鲁门即发表声明宣布军事干涉朝鲜,同时出兵台湾兵大理支援侵越法军,从三个战略方向对中国构成了威胁。美军第七舰队入侵台海,毁灭了毛泽东完成国家统一大业的夙愿,使解放台湾的计划功败垂成,这在毛泽东看来,就等于是对中国宣战。毛泽东被激怒了,他本性中的革命热情和好斗精神再次被激发出来了,在他的心目中,与美国人之间的战争已经开始了。
  这场不期而至的朝鲜战争,对百废待兴的新中国来说,就是一次生死存亡的危机考验。出兵援朝,是毛泽东一生中为数不多的一次艰难决策,以至于他整整一个星期都无心刮胡子。
毛泽东的忧虑
  美国著名作家约翰·托兰在《漫长的战斗》中指出:“朝鲜战争是美国强加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战争,是在美国武装干涉朝鲜内战并严重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情况下爆发的。中国出兵朝鲜,是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是不得已。如果苏联侵略墨西哥,那么美国在5分钟之内就会决定派军队去的。”
  尤其是当麦克阿瑟仁川登陆成功,特别是在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北进的趋势日益明显的时候,一切因素都允许和迫使毛泽东迅速做出参与战争的最后决策:如果中国不出兵,其国家安全和主权完整就将面临严重的威胁。
  除此之外,毛泽东很可能还有对中国主权完整收到威胁的更深层的忧虑。如果朝鲜按照苏联的计划在东北建立流亡政府,并将其残余部队撤到东北休整,那么,因此而将战火引致中国境内,斯大林便极有可能根据中苏同盟条约,派几十万苏联远东军进入东北,援助中国作战。而一旦让战争扩大到中国境内,其结果必然是:无论战争胜败如何,中国都无法保证对东北的主权不受损害。解决这一问题的惟一做法,当然是把战争阻止在国门之外。
  然而,美国人却低估了他们向鸭绿江挺进时中国感受到威胁的程度。[详细]
社会主义责任和义务
  尽管毛泽东不愿看到在中国北方邻国发生一场可能导致美国干涉亚洲事务的战争,而且一再向金日成表示只有在中国完成统一事业后才能向朝鲜提供军事援助,但是当1950年5月14日得知斯大林和金日成已经就采取军事手段解决朝鲜统一问题达成一致意见时,作为东亚地区革命事业的“负责人”,毛泽东还是同意了在解放台湾之前先解决朝鲜的统一问题,并表示愿意给朝鲜以各种援助。  而现在朝鲜革命真的遇到麻烦了,毛泽东自然要考虑如何履行自己的诺言和义务。显然,一旦朝鲜政权的存亡受到威胁而中国袖手旁观,那么新中国在社会主义阵营中地位以及中共作为马列主义政党的形象,无疑将受到极大损伤。[详细]
杜鲁门看不懂的革命动力
  从中美关系的角度来看,对于毛泽东来说,中国必须参战并不仅仅是因为美国对新中国的敌视,更是由于美国对新中国的轻视。在这一参战决策逻辑的背后,则有着毛泽东对于中国人独特的“受害者心理”(这种心理产生于对于民族辉煌历史的集体记忆与民族在近代的屈辱经历之间的强烈反差)的解读。毛泽东和中共领导层希望,用中国在朝鲜战场上战胜美国这个世界头号帝国主义强国的事实来证明,中国人民是真正“从此站起来了”,并使之转变为毛泽东“革命后的革命”在国内进一步推进的“内在动力”。所有这一切,恰恰是杜鲁门总统和麦克阿瑟将军这一代的美国决策者完全不理解的。[详细]
http://www.people.com.cn/GB/198221/198819/198856/12314382.html
《出兵决策》油画
 
    中国的警告 美国的傲慢   
  自8月20日始、红色中国持续不断敲响警钟,再加上情报人员看到的大批军队调动,都证明华盛顿已经充分注意到了中国的优虑以及可能作出的反应。然而杜鲁门政府,尤其是国务院,故意对这些警告置之不理,要么就是低估这些有不祥之兆的情况报告。麦克阿瑟和参谋长联席会议的过失是毁灭性的,但是,这些过失纯粹是在军事方面:麦克阿瑟不是一次,而是两次进人了伏击圈,而参谋长联席会议则眼睁睁地看着他走了进去。可是假如杜鲁门政府注意到中共的威胁,也就不会有麦克阿瑟所落人的陷阱了。[详细]    
          
            朝鲜战争专刊(详细
高端决策
·开战前的国家较量和秘密共谋
·苏联为何没否决联合国出兵朝鲜的议案?
·中国出兵援朝决策始末
战争回忆
·恶斗美军空降兵
·零下30度 血战长津湖
·战争蹂躏下的汉城
·空军第一师首任师长方子翼回忆中美空战
·釜山战役:联合国军为什么没被赶下海?
·1951年失之交臂的和平机会
人物命运
·从“雷霆震怒”到手书“万岁”:耿直统帅彭德怀
·肩上挂手雷的四星上将:朝鲜战场上的李奇微
·空中之王赵宝桐的爱情保卫战
·麦克阿瑟握手蒋介石
 
朝鲜战争爆发
·朝鲜战争 谁的需要
·开战前的国家较量和秘密共谋
·朝鲜战争背后的美苏推手
·斯大林想占领日本
·金日成的试探  说中国没出兵必要
·朝苏的“密谋”
·毛泽东“被迫”共谋
 ·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大事记
  (1950年6月-1951年12月)

 ·
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大事记
 (1952年1月-1953年12月)

 ·
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大事记
 (1954年1月-1955年12月)

 ·
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大事记
 (1956年1月-1957年12月)

 ·
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大事记
 (1958年1月-1958年10月)
   
·第一次战役
·第二次战役(西线)
·第二次战役(东线)
·第三次战役
·第四次战役
·第五次战役
·1951年夏季防御作战
·1951年秋季防御作战
·上甘岭战役
·恢复谈判后我军局部反击和攻岛作战
·1952年秋季战术反击作战
·抗美援朝战争著名战役战斗概览
·周恩来:关于美国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的声明(1950年6月28日)
·中央军委:关于边防军随时待命出动问题的电报 (1950年10月2日)
·毛泽东:关于派遣志愿军入朝作战问题给金日成的电报 (1950年10月8日)
·毛泽东:关于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 (1950年10月8日)
·毛泽东 关于开辟敌后战场等问题给金日成、彭德怀的电报(1950年10月10日)
·毛泽东:关于我军应当入朝参战给周恩来的电报(1950年10月13日)

·毛泽东:关于朝鲜情况和我军入朝参战意见给周恩来的电报(1950年10月13日)
·毛泽东:关于志愿军入朝作战的方针和部署给周恩来的电报(1950年10月14日)
·毛泽东:关于志愿军出动目前只做不说的电报(1950年10月19日)
·毛泽东:关于打好志愿军出国第一仗给彭德怀等的电报(1950年10月21日)

·毛泽东:关于朝鲜战局问题给彭德怀、高岗的电报(1950年10月23日)

不期而遇的第一场战役
  毛泽东和彭德怀最初的计划是在平壤以北熙川、长津一带寻机歼灭两个南朝鲜师,但由于当时北朝鲜人民军已经无法组织有效的抵抗,导致美韩军队向北推进过快,无法占据预设阵地,只能在更北的云山一带布下口袋,“把敌人引到对我有利的地形上来打”。志愿军统帅彭德怀的作战思路是,以部分兵力钳制朝鲜半岛东线的“联合国军”,集中主力于西线,待击溃西线“联合国军”右翼战斗力较弱的南朝鲜部队后,迂回包抄美军,争取吃掉成建制部队。要实现这个大范围迂回包围计划,核心就要做到隐蔽、突然,让敌军进入到包围圈内。
  10月25日上午,南朝鲜第6师2团先头部队进入志愿军40军118师354团阵地。此时该团电台却发生故障,无法与师部联系。如果此时发动攻击,将会过早吓跑后面的敌军,但将敌军放入再打,敌军前进路线正是118师师部,而那里对敌军接近一无所知。
  为了全数包围敌军,354团决定将南朝鲜部队先头部队放入伏击圈。结果,战争的最早一枪竟然是南朝鲜部队打响的——他们发现了对此一无所知的118师师部人员。毛泽东和彭德怀精心设计的抗美援朝第一场战役,就在这样不期而遇的意外中打响。
  第一枪打响后,118师354团在射出第一阵弹幕后,摧毁了南朝鲜军的汽车,堵住了南朝鲜军撤退的退路。
  第一次战役在7天内迅速结束,美军第8集团军全线急速撤退到清川江一线。   [详细]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秘密跨过鸭绿江,赴朝参战


     图为乘车逃跑的美国军官被志愿军俘虏
  10月25日,从西线的云山到东线的长津湖一带,志愿军各部和“联合国军”展开了全面交火。中美军队在抗美援朝战争的第一次直接交手在云山展开。

中国军队真的来了!
  10月26日,南朝鲜第1师在志愿军已经包围云山后报告说:“交战中的敌人,我们认为肯定是中国军队的1个师。”但美国第8集团军当时的情报档案坚持认为:“没有证据证明中国军队已经正式参战。因为不管怎样,丝毫没有中国公然介入的征候。”
    在秘密出兵朝鲜并结束第一次战役后,中国政府在11月2日通过电台公开表示,已经正式出兵。但第8集团军和麦克阿瑟的远东司令部在当时却依旧不相信这是有组织的中国正规军。
  “杜鲁门得到中央情报局的保证,对所有已知因素的研究结果表明,中国全面干预在1950年是不可能的,除非苏联人决定打一场世界战争。中央情报局的分析专家断言,中国的一切支援可能限于对北朝鲜提供帮助。”美军远东空军似乎也在证明他的情报。在几乎不间断的飞行侦察下,北朝鲜白雪覆盖的群山大地上根本搜寻不到任何中国部队的影子。谁能相信几十万人的部队在雪地里能不被发现?
  但是,无论美国人是否相信,中国人民志愿军真的来了,对于联合国军来说,这是战争历史上一场悲剧的开幕。美国国防部长马歇尔事后沉重地说:“我们认为什么都知道,而实际上什么也不知道。然而,对方却一切都知道。于是,战争开始了。”[详细]
 

第二次战役:恢复战前南北朝鲜大致边界

  
  1950年11月25日,志愿军9个军主力同时发动了第二次战役。“联合国军”西线右翼的南朝鲜第7、第8师在志愿军猛烈的攻击下,第一天便崩溃了。插入联军后方的38军113师切断最前线联军后路,“联合国军”整个西线开始了败退。志愿军统帅彭德怀要的不是击溃敌军,而是围歼敌军,志愿军战士于是不顾敌军的攻击,在朝鲜山地上追击着公路上乘坐汽车和坦克逃跑的美韩军队。许多志愿军士兵并没有死于炮弹和凝固汽油弹,而是因为饥饿和极度的劳累,倒在朝鲜的荒野里。
  战斗结束后,38军112师师长杨大易曾带着作家魏巍去看这个堵住了“联合国军”逃难的战场,看到的是数百具和美军尸体抓抱在一起的志愿军战士遗体——坚守在松骨峰的112师335团3连,最终没能让“联合国军”越过自己的身体。
   在第二次战役中,美军第2师“两个团近乎被全歼”。中国军人们以这次西方人所谓“清长战役”(西方以二次战役的主战场,西线的清川江和东线的长津湖,称之为“清长战役”)的胜利,一举改变了美军在朝鲜战场势不可挡的局势,也让世界改变了中国作为一个孱弱者在西方人眼中的固有形象。 没有空军和坦克,没有重型火炮,饿着肚子的中国军人,让美军遭受了其历史上最远的一次撤退。从清川江到临津江,美军第8集团军撤退了120多空里。
  1950年12月6日,志愿军攻克平壤。第二次战役的全面胜利,让志愿军迅速推进到“三八线”附近,恢复了战前的南北朝鲜大致边界。[详细]

  长津湖地区在高寒的盖马高原东北部,此时风雪交加的严寒气候,加上山高路窄的复杂地形,就连基本生存都不容易,战场环境甚是险恶。
  一名美国老兵被志愿军顽强的精神所深深感动,多年后仍无法忘怀其中的一个惊人的场景,“在照明弹下,中国士兵一群一群地从树林里冲出来,他们在树林里不知躲藏了多长时间,树林边有条小河,十多米宽,河水不深,河上的冰已经被我们的炮火炸碎了,河水冒着水汽在缓缓地流淌;中国士兵正在淌水过河;上岸后,他们的两条裤腿很快就被冻住了,他们跑得很慢,因为他们的裤腿被冻住了不能弯曲。我们的火力很猛,他们的火力很弱,而且没有炮火掩护,枪好像也被冻住了。却像僵硬的原木在移动……”[详细]
 

第三次战役:打到三七线 攻克汉城

  1950年12月31日17点,志愿军发动了被美国人称为“除夕攻势”的第三次战役。 在志愿军的攻击下,南朝鲜第1、第2师全线崩溃,美军第1、第9军迅速陷入困境。经过8个昼夜不间断的反复冲杀中,志愿军把战线向半岛南部推进了近百公里。
  第三次战役中国军队停止进攻后,李奇微紧张地判断中国军队的动向。此时志愿军如果继续进攻,“联合国军”只能继续撤退。在麦克阿瑟的要求下,第8集团军已经做好了从美军士兵到南朝鲜官员家属撤出朝鲜的详细计划。
  李奇微迅速开始组织美军反攻,他要求部队像猎犬一样去寻找并攻击阵地对面的志愿军。1951年1月15日,他将第一步试探性进攻命名为“猎犬行动”,其核心就是——进攻![详细]

    胜利背后的危险

  志愿军最大的弱点,毫无疑问是装备上与美军过于悬殊。尤其是没有抗衡美军的空军,是造成志愿军在朝鲜一切困境的根源。缺乏防空火力的志愿军面对长期的空袭只能被动挨打,毫无还手之力,许多部队伤亡很大。
  彭德怀曾这样回忆第三次战役打到“三七线”时的感受:“眼看着几十万中朝军队已经是强弩之末,而敌军的飞机几乎完全摧毁了志愿军的后勤供应。在缺衣少食、缺弹少炮的情况下,美军随时可能用另一个立体反攻将几十万志愿军置于绝境。彭德怀说,自己从未在战争中害怕过,但当时却极度担心志愿军的命运。果然,美军很快发现,志愿军的追击又开始跟不上美军撤退的速度,“步行行军及原始的补给方式使得他们放慢了挺进速度……” >>>

  志愿军发动了两次战役,一路南下,突破三八线,战火又一次燃烧到汉城这座南部重镇。1951年1月3日晚,志愿军和人民军各军团转入追击作战。李奇微是最后离开汉城的,在看到了担任后卫的第27团开始撤退后,他离开了位于汉城市内的指挥所。李奇微首先把装饰在桌子上的全家照片装进箱子里,然后把放在手提包底下的一件睡衣钉在办公室的墙壁上,并且写下了一句话:“第8集团军司令官谨向中国军队总司令官致意”。

第四次战役 血洒汉江

  当李奇微在1951年1月25日再次发起“霹雳作战”时,志愿军正处于疲惫的休整状态,原来准备在第四次战役时使用的第3和第19兵团还没有抵达前线换防。对于美军大规模的反攻,无论从弹药物资还是心理上,志愿军完全没有做好大规模作战的准备。1951年2月17日,志愿军从东西线开始全线撤退。
  第四次战役打响后,志愿军在艰苦的条件下于“三八线”附近做顽强的抵御。战役后期,志愿军在阻击美军北进的同时,于横成附近发动“横成反击战”,突破了南朝鲜部队的战线并大量歼敌。但此后在“砥平里”,则经历了一次较大损失的围攻。这让李奇微发现了志愿军的另一个弱点:只要有2个团以上的美军固守有强大火力支援的阵地,志愿军即便以绝对优势兵力包围也难以吃掉。
  1951年2月17日,志愿军从东西线开始全线撤退。
  砥平里之战则是李奇微确认,志愿军已经力竭。他决定不让中国军队有任何喘息之机。他在1951年2月20日签署了第8集团军的向北进攻作战命令。
  1951年寒冬中,极度饥饿疲惫的志愿军战士们且战且退,到3月5日,美军陆战1师发现志愿军从阵地上消失,联合国全部抵达预定的占领线——亚利桑那线。李奇微并没有止步,新的作战计划“撕裂行动”在两天后迅速发起。
  这次战役的目标是还在志愿军手里的汉城。面对美军强大的持续进攻能力,毫无喘息时机的志愿军只会面临越来越大的困境。深谙作战之道的彭德怀果断决定,在3月10日全线运动防御,有组织地向北撤退,这意味着要主动放弃朝鲜首都汉城。
  在阻击部队英勇顽强的抗击下,志愿军主力撤回到了“三八线”以北。双方战线又戏剧性地重回志愿军第三次战役发起之地。[详细]
 


横成反击战

  朝鲜战场“联合国军”第二任司令官李奇微,在他的回忆录中谈到一次作战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南朝鲜军队在中国军队打击下损失惨重,往往对中共士兵怀有非常畏惧的心理,几乎把这些人看成了天兵天将……脚踏胶底鞋的中共士兵如果突然出现在南朝鲜军队的阵地上,总是把许多南朝鲜士兵吓得头也不回地飞快逃命。”他所说的这次战斗,就是志愿军第四次战役中著名的横城作战。[详细]

第五次战役 沉重的代价

  4月22日,志愿军发动了抗美援朝战役中规模最大的第五次战役。
  西线的临津江一线,英军第29旅旅长布罗迪准将将他的3个营布置在江南的高地上。夜晚22点,志愿军开始再次渡江。
  维克斯兵工厂生产的炮弹劈开了岩石和山坡,却没能阻止志愿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他们顽强地攀上高地向这些在海外殖民了100多年的殖民部队展开肉搏战。
  然而志愿军的攻势再次在一周后的4月29日停止,还是因为后勤的制约!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的战斗在5月中旬结束时,彭德怀命令3个兵团向北撤退休整。然而,依旧如同第四次战役时那样,美军的反击此时已经部署完毕,他们开始反攻了。
  5月22日,美军在400公里战线上全线反攻,吸取了志愿军纵深穿插的战法,组织特遣队向因撤退而稍有混乱的志愿军穿插分割。美军强大的机动能力和空中配合,让撤退中的志愿军很难兼顾防御和撤退。志愿军多个兵团付出了极大的伤亡才突出重围。
  第五次战役是志愿军消灭敌军最多的一次战役,同时也成为付出代价最大的一次。志愿军的阻击部队在接到彭德怀“死守铁原15至20天”的命令后,以血肉之躯,最终阻止了美军钢铁洪流向北的冲击。6月10日,“联合国军”在志愿军阻击部队的死战下,终于停止了进攻。朝鲜战场又回到了朝鲜战争爆发前的大致战线。[详细]


 

铁原大血战
 

   和谈之门艰难开启

  朝鲜战争进行到1951年6月时开始转入相持局面,战线被稳定在三八线附近地区,战争的长期性已经非常明显。美国意识到“朝鲜正是个无底洞,看不到联合国军胜利的希望”,开始到处寻求谈判的门路;而中国也认为“通过某种谈判的形式来结束战争的时机似乎已经成熟”。 战场上厮杀的敌人终于有机会坐在了一起,开城西北约两公里的来凤庄受到全世界的关注,人们期盼着从这里传出和平的福音。但是,让双方谈判人员想不到的是,这次谈判竟然在边打边谈中花了2年的时间,双方在延长的战争中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美国:“像一群猎狗那样到处去寻找线索”
   
  从1951年春天开始,美国试图通过多种渠道就停火问题与中国接触,先是让驻法大使查尔斯•波伦向驻德国的苏联管制委员会主席政治顾问弗拉基米尔•西蒙诺夫进行试探,此后又通过瑞典向莫斯科进行了秘密试探,驻苏大使于6月23日、25日两次致函中国驻苏使馆,要求建立中美大使级接触,忙乎了一阵,没有得到任何进展。  

1951年7月10日,朝鲜停战谈判在开城来凤庄举行

 中国:充分准备持久作战和争取和谈达到结束战争

  经过第四、五次战役,中国领导人清楚地认识到志愿军一时还没有力量把美国军队从朝鲜赶出去,早在第五次战役还没有结束时,中共中央军委开始讨论前线局势时注意到,开战时的那些优势已经不复存在,要想实现统一朝鲜的战争目标,暂时也无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中方采用了新的战略,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