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两次世界大战的策源地,却在二十年前进行了一次堪称是上世纪最独特而又大胆的试验,东西德两种不同的体制在强烈的民族情感和民众意愿之下,以不流血的方式完成了合并,实现了国家的统一。
    这二十年来,德国人为重新融为一体付出了巨大努力,其中的艰辛和痛苦不言而喻。如今,德国已成为欧洲经济的发动机,在历史上第一次在周边国家“只有朋友,而没有敌人”,德国正在收获着统一所带来的巨大好处,尽管还有诸多现实问题亟待解决,但德国人统一的意愿却从未改变。

铁幕这样升起:二战后德国如何走向分裂

    大国的较量在波茨坦会议上,美、英、苏三方达成协议,杜鲁门承认波兰政府,德国由四国分区占领,但苏联要求赔款200亿美元的意见被否决。取而代之的是苏联可以在分战区自行其是,还可与西方分战区进行贸易,获取所需的工业品。作为回报,苏联分战区得为英、法分战区提供农产品。 同盟国一致同意人为控制德国经济,降低其生活水平。此后,苏联坚定地在自己的分战区实行全方位的限制,而法国复仇心切也不打算对德国心存仁慈。不过,美国和英国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更担忧贫穷将引发共产主义,于是认为应该拉德国一把,减轻民众的痛苦。美英与苏联在德国问题上的争斗就这样开始了,并且渐行渐远。【详细】

丘吉尔发表铁幕演说   西方采取分裂德国的步骤
1948年初捷克斯洛伐克爆发"二月事件",以哥特瓦尔德为首的捷克共产党推翻资产阶级联合政府,掌握了政权。欧洲冷战气氛从此益浓。美国大肆渲染"苏联和共产主义的威胁",并以此为借口大力加速德国分裂步伐。"伦敦建议"的核心就是分裂德国,成立西德国家,并把它纳入美国与西欧结盟的大西洋联盟的轨道。6月18日美英法当局宣称,自6月21日起在德国的西方占区单方实行币制改革,规定西方占区将发行一种新马克即“B”记马克。【详细】

三次柏林危机催生柏林墙
第一次发生于1948年,又称“柏林封锁”,是冷战开始后其中一个最早发生的危机,其导火线为1948年6月24日苏联阻塞铁路和到柏林西部的通道,至1949年5月11日苏联宣布解除封锁,停止行动之后,危机缓和。第二次发生于1958年,苏联发出最后通牒,要求英美法六个月内撤出西柏林驻军,后来以苏联让步完结。第三次发生于1961年,苏联重新提出西柏林撤军要求,事件以苏联在东柏林筑起柏林墙作结,美苏关系以苏联冻结柏林问题而得以缓和。【详细

20世纪的物象
柏林墙的建造,从外观上标志了柏林作为一座城市的消失。两个城市,东柏林与西柏林则据以呈现。在它的后面,是德国成为两个:东德和西德;世界也成为两个:东方和西方。于是,这堵墙,这条线,成为世界的焦点,也标志了世界的焦虑、焦灼与胶着。这是20世纪的一个写照,人们的共同点往往被逼成一堵墙、一条线那样,狭小有限。人类在技术上已经完成了广泛的交互性,而人类的思想、制度和心理上互相认作敌人。【详细

分裂与统一

从和平革命到德国统一的二十年
从和平革命到德国统一的二十年

·具有欺骗性的稳定
在自己所属的阵营中,民主德国日益陷入孤立之中,就连统一社会党的党员也开始越来越对其领导人产生了怀疑。

·不满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在经济上的窘迫处境已经显而易见。工业损耗殆尽,环境遭到污染,在许多地方,黄色空气与绳子上晾晒的灰色衣物同样司空见惯。破败的老城同样也显得灰暗。

·欺骗
1989年5月7日,星期日。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举行地方选举,选民参加投票好像在显示民众对统一社会党政策的赞同。

·告别
开始时,少数人公开表示抗议,许多人却已经对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改革失去了希望。

相关链接:德国分裂与统一大事记

 

一样的发展 不一样的生活

    都是从战争废墟中崛起,都获得了卓越的发展。东西德最大的差异就是:他们为居民提供的条件不一样。
    过去的东德因为与西德近在咫尺,可比性十分显著,由于处在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前沿地带,故被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称为“社会主义的橱窗”,是东欧各国中经济发展水平最高、民众生活最好的国家。尽管如此,它当年的人均 GDP仅为西德的1/4,职工收入为西德的1/3,劳动生产率仅为西德的30%,进出口贸易为西德的1/10,科技水平落后于西德20年。当时东德与西德的说法不同,东边说“只有生产好才能生活好”,西边说“只有生活好才能生产好”,东边是“勒紧裤带增加生产”,西边是建立“福利国家”的社会保障。
    从 1945到1961年,总人口1664万的东德竟然有350万人逃往西德,也就是说超过1/5的人口流失,而且期中许多还是各种人才。即便是柏林墙的修砌也并没能阻隔人们对西边的向往,从1961到1980年,又有近20万人成功逃亡,但也有许多人“越狱”失败,喋血高墙,演成无数惨剧。1989年剧变时,东德游行队伍高举的口号就是:“我们要像西德人那样生活!”【详细】

  1. 东德地区人民牢骚满腹
    东德地区人民牢骚满腹
  2. 监视过三分之一人民
    监视过三分之一人民
  3. 永别了,史塔西!
    永别了,史塔西!
  4. 1949-1989年间东西德分裂后
    1949-1989年间东西德分裂后

柏林墙大逃亡

   ·柏林:历史的隐痛
    尤根两兄弟都是天主教徒,哥哥不堪忍受苏联对宗教信仰的禁绝,在柏林墙竖立后的第二天,还没翻过第一道隔离墙,就被一枪击中心脏,当场毙命。而第二天东德报纸的标题是:“盗窃者、叛国者立特菲恩被就地正法!”尤根的生活从此改变。此后的20年,他全家数度企图逃亡西柏林,夫妻二人成了东德监狱的常客,被打上“政治犯”的标签。1981年,他通过贿赂边境官员,全家终于逃离了东柏林。

·“我们是人民,我们要自由!”
    由于对自由的追求以及对团聚的渴望,自柏林墙竖立之日起,以各种方式演绎的逃亡故事就从来没有中断过,但这些故事都是伟大的东德人用自己的鲜血和泪水书写而成的。据统计,从1961年到1989年的28年间共有5043名东德人成功穿越柏林墙逃入西德,3221人被逮捕, 260人受伤,239人死亡。


·“我们要像西德人那样生活!”
    中央计划经济体制,导致了东德的基础设施非常糟糕:交通,通讯,加油站,甚至理发馆都不能让人不满意。饭店拥挤,超市排着长长的队。
    没有效率的计划经济还拖累了东德马克,只要流出国境,东德马克就变得价值低廉。物质上不丰裕的状态,让东德人充满了挫折感,加上向往已久的自由。1990年,东德人是怀着欢欣和高期望值,以积极的姿态奔向西德的。

冷战的幽灵

核战即将爆发?--美首次对苏核突袭计划
核战即将爆发?--美首次对苏核突袭计划

·苏军总部地下的潜伏计划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硝烟刚刚消散,“冷战”的阴云又笼罩在欧洲大地之上,在冷战最前沿——柏林,间谍情报战的形式更是五花八门、别出心裁。当时的美国中情局局长是希伦科特,他认为柏林是东西方的接合点,是从事间谍活动的最理想地点。那时候,窃听是最普遍也是最行之有效的间谍手段之一,希伦科特自然不会漠视窃听的作用。于是,著名的“柏林隧道”事件,拉开了美苏在柏林地下秘密较量的序幕。

·“柏林就是西方的睾丸”

    1952年,斯大林突然做出一个举世皆惊的决定。他通告美英法三国,提议签订一个和平条约,在德国全境进行自由选举。唯一的附加条件是,德国拥有军事力量之后,不得以二战时的对手为敌,加入任何军事同盟。
  然而,联邦德国总理阿登纳几乎立即拒绝了斯大林关于和平协定和普选的提议。阿登纳的拒绝,受到后世历史学家的批评,认为他错过了一个德国无痛统一的机会。其实阿登纳有苦难言,因为接受斯大林的提议,意味着失去东普鲁士等领土。还要再过40年,直到国际环境和世道人心发生变化,另一位西德总理科尔才承认了二战后划定的新边界。
  然而到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由于苏联在远程导弹、核武器和航天技术上取得了一些领先优势,苏联推动了与西方的空前对立,核威胁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赫鲁晓夫说:“柏林就是西方的睾丸。每次我想让西方尖叫,我就捏它一捏。”
  1961年苏美双峰会,赫鲁晓夫说了不下十次,苏联要与东德单独缔约,取消盟军进入柏林的权利。肯尼迪冷冷地说:“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就是严冬喽!”随后,肯尼迪发表电视演说,虽然表示维护西德的权力,事实上已经默许了苏联对东德的控制。

柏林墙的倒塌——民众的力量

    德国统一民众的力量不可忽视,“民众显示出来的力量是当时政治家们没有预料到的”。这种民众的情绪集中表现之一是民主德国建国39周年之际,出境申请的新浪潮压倒性地涌来,民主德国政府因此不得不在1988年12月14日以部长会议主席斯多夫和内务部长兼警察总署署长迪克尔的名义,发布了关于民主德国公民到国外旅游的新规定:从1989年1月1日起,民主德国公民在提出申请并经有关方面审批后即可去联邦德国和其他国家旅游。
  1989年10月9日,莱比锡爆发7万人参加的示威游行,其人数之多为民主德国历史上所罕见。事态在不断扩大、蔓延,口号也不断升级,从要求“改革”、“旅游自由”、“新闻自由”迅速变为要求反对派组织合法化,实行真正的多党制,举行“自由选举”。11月4日,东柏林50多万人大游行;11月6日莱比锡也有50多万人大游行,在游行中要求“旅游自由”的呼声越来越高。
  就这样,民众们用脚投票的结果是,柏林墙不再是自由通行的障碍,而统一的德国在柏林墙开放后不到一年即成为现实。【详细】

  1. 揭秘倒塌的真正原因
    揭秘倒塌的真正原因
  2. 再见列宁
    再见列宁
  3. 欢迎东德社会党领导人的横幅
    欢迎东德社会党领导人的横幅
  4. 一张小纸条引发柏林墙倒掉
    一张小纸条引发柏林墙倒掉

 大国表情:欧洲的德国?德国的欧洲?

    苏联衰败,有心无力
    戈尔巴乔夫力促法国对德国的统一采取强烈的反对立场,而这种反对立场正是密特朗所期望于苏联的。两个人各怀鬼胎,都不想得罪西德,都想把对方推到反对德国统一的最前线去,为本国争取外交回旋的空间。密特朗后来抱怨道,戈尔巴乔夫当面劝说他顶住西德和美国的压力,一转眼,为了几个马克和美元就把法国给抛弃了。【详细


美国怂恿,借刀杀人
    虽然法国作为德国的近邻,在德国统一的问题上首当其冲,并且上窜下跳。不过,真正能操控局势的一般就是那种不出场的幕后策划者。时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是中央情报局局长出身,手段老辣,计策阴狠。他和他的外交团队把获得冷战的胜利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始终把德国统一问题放在苏东和平演变的天平上来衡量轻重得失。【详细


法国反对 顾此失彼
1989年12月21日,法国总统密特朗在莱比锡大学向1000多名学生说,两个德意志国家都是“拥有主权的”。德国统一当然“首先与德国人有关”,但是邻国应该“关注他们的稳定”。显而易见,密特朗的东柏林之行的目的在于稳住东德政权,延缓统一进程。这是法国公开表示出的最强烈的反对两德统一的举动,西德舆论指责法国在背后向西德捅了一刀。【详细


英法联手,先天不足
撒切尔夫人属于那种在外交上极为精明强硬的领导人,1989年11月9日,竖立在两德之间的柏林墙被推倒后不久,科尔与撒切尔夫人曾在巴黎会面,科尔告诉她,“谁也无法阻止人们决定自己的命运,你也没有这种能力。”当时,撒切尔夫人情绪失控,她反驳科尔,“这只是你的看法!”因此,密特朗最初也想到了与英国领导人联手反对德国统一。【详细

闪电统一

“统一总理”科尔

“统一总理”科尔

    与一百多年前的俾斯麦相比,当时的西德总理科尔不具备俾斯麦那种外交天才和巨大权势,而且西德也不如当年的普鲁士王国那样独立自主。在美国主导的苏东“和平演变”大势中,德国统一获得了瓜熟蒂落和水到渠成的效果。科尔属于那种刚毅木讷近乎仁的政治家,两德的顺利统一得益于他长期以来锲而不舍的努力和在关键时刻的坚持。
  早在1983年,科尔在一份政府声明中强调西德政府“将竭尽全力在和平与自由中争取并完成德国统一”。为此,他与东德签订了包括经济、贸易、交通、文化、环境等多领域的协议,旨在全方位密切两德关系。对此,联邦德国舆论评价说,“科尔政府试图用大步子来超过以前社会民主党对民主德国的小步子政策。”
  科尔以其政治家的敏锐,感觉到夏秋以来东德发生的一连串震撼欧洲的事件,最终必将导致德国的统一。科尔审时度势,决心把两德统一迅速变为现实。因此,10天后,科尔在吸收莫德罗的“条约共同体”中有关内容的基础上,提出了两德统一的“十点计划”,把两德统一提上了议事日程。【详细

·迟到的与超前的新德国

    迟到的 西德1949年建国,那时主权独立和国家统一对其他西方大国来说已是不成问题的现实,但西德却要经历一场长达半个多世纪的长征,直到2001年才既在客观上,也在主观上实现了国际平等这一外交实质目标。连玉如强调说,“德国的平等要求不仅限于主权独立和国家统一,还有一个更深的价值规范内核,即新建国家也要成为一个同其他西方国家一样的民主制国家”。
    超前的 回顾历史,德国外交政策在1871年德意志帝国成立以后出现过两种极端倾向“权力狂暴”——极端的民族主义狂热和军国主义扩张和“权力忘却”——极端的自我克制,一在世界范围发挥作用就被斥为帝国主义死灰复燃。不过现在看来,这两点都已经得到了克服。

·德国大使:德国统一是一个奇迹

    在过去20年中,改变最为明显的是原东德人:这些曾经在一个没有旅行自由、没有言论自由等权利的社会生活了40年的人们终于建立起了个人和集体自由。1990年统一以后,德国经历过一段困难时期:西部向东部各州投入了巨额资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使其逐步达到西部各州的水平。每年从西部转移到东部的投资额高达500亿欧元。除了资金投入,整个社会都为成为一个国家付出了巨大努力。40年的分裂,以及东西德完全不同的政治制度已经造就了东西德人完全不同的观念。统一以后,东德人,特别是老一代人,需要调整自己适应新的社会,学习像西德人那样生活。而一贯享受着富裕物质生活的西德人必须接受现实,表现出团结精神,承担责任,学会分享。
  20年后的今天,原来一分为二的德国社会无论在在物质上还是在精神上都已经真正地融为一体。在融合过程中,德国也遇到很多困难,比如许多年轻人离开东德,因为在西德他们能找到更好、工资更高的工作。一些东德的老年人被落下了。总体上来说,德国统一是一个奇迹。

“德国人能够得到自由,德国人能够负起责任”

    1990年10月3日两德统一,堪称是上世纪最独特而又大胆的试验。尽管其间利弊至今众说纷纭,尽管其未来仍存在不确定性,但它至少昭示了:两个互相排斥的肌体,在外力作用下快速接纳对方的可能性。在柏林墙倒塌后的短短11个月内,一开始只是要求自由旅行和改良体制的东德公民,最终得到了一个成熟的民主制度—尽管只是个复制品。
  1990年,赫尔穆特•科尔曾许诺,东部很快会“繁荣昌盛”。他的预言没有如期实现。但在这统一的20年里,德国努力从形式统一迈向真正统一的道路,无疑也是德东地区巩固自由和争取发展之路。生活在其中的所有德国人,既是客观的观察者也是亲历者,并多少作出了贡献。【详细】

西德在追求统一的道路上,经过了一个正视现实、冲破传统禁区、顺应客观形势发展潮流的痛苦过程,但它没有被动地顺应现实。西德在逐步承认东德的过程中,为了不放弃最终国家统一的目标,总是有创新意义的思想和与之相应的理论出台,或为自己的妥协提供依据,或为国家统一留下余地。









 ·德国统一的历史经验
    西德在追求统一的道路上,经过了一个正视现实、冲破传统禁区、顺应客观形势发展潮流的痛苦过程,但它没有被动地顺应现实。西德在逐步承认东德的过程中,为了不放弃最终国家统一的目标,总是有创新意义的思想和与之相应的理论出台,或为自己的妥协提供依据,或为国家统一留下余地。西德从立国之始,为了封杀东德的国际活动空间,孤立东德,就声称除苏联外,其他国家若与东德建交,西德便可能与之断交。但随着东德地位的巩固和提高,西德的这一“不承认”政策在20世纪60年代越来越深地走入死胡同,反而使西德自己在国际上的活动空间受到约束。于是,西德开始考虑对策,提出一个东欧国家“天生缺陷论”,即东欧国家从诞生之日起就与东德有同样的体制,与东德有天生的外交关系,因而不影响西德与他们建交。从而为西德同东欧国家建交,确立和扩大西德在东欧地区的活动范围找到了借口。【详细

失去权力后的老东德共产党党员们
    如果说,对于德国现在的政治家,统一意味着“总体还算成功”,那么对身份和地位都经历了颠覆性改变的前东德执政党的成员们来说,则别有一番滋味。
  在1989年那个寒冷的冬季,德国统一社会党第一次发现自己陷入生存危机。同年12月,该党更名为“民主社会主义党”(简称“民社党”)。但即便党的最高领袖昂纳克被开除出党,他们的党员人数也不可阻挡地由230万骤减至70万,并最终在两德统一后迅速减少至20万。
  当时的民社党别无选择。他们宣称“与斯大林主义决裂”,但在1990年3月的东德人民议院选举中,他们依然只得到16.3%的选票,成为在野党。这种苦涩滋味一直伴随了他们整20年。【详细

停下来思考的时机


 
·已成为欧洲经济的发动机

    在国际上,德国获得的认可度似乎比国内更高一些。由于德国统一时承认德波边界为最终边界、保证尊重波兰的领土完整和主权,并在统一后妥善处理了与捷克的历史问题,基本消除了东部邻国的担忧。用德国政治家的话说,德国历史上第一次在周边国家“只有朋友,而没有敌人”。此外,统一后的德国也成为名符其实的欧洲第一经济强国, 2009年国内生产总值达2.1524万亿欧元,成为欧洲经济的发动机。【详细


·赞美统一,隔阂仍在

    在今天的网络上,来自德国东西部之间的网友也存在地域攻击。西德人指责东德人懒惰,不工作,靠西德人养活,拖了西德经济的后腿,还要让西德人交“统一团结税”;而东德人则指责西德人傲慢无礼,不够理解和宽容,同时指责当初西德在统一时采取了错误的经济政策。【详细


·德国统一的心路历程和人文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