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文史 >> 文史专题 >> 林彪叛逃前后:神秘的“九·一三事件”

《文史参考》:蒙古学者披露林彪飞机坠毁细节

    从林彪专机飞行员潘景寅来说,直到他驾机平安降落山海关机场,在飞行后会议上安排第二天早上6时起床,6时半吃饭……,一切还都是正常状态。可是为什么机组睡了以后全变了,潘景寅只叫了三个机械师,而没有叫机组其他人?致使256三叉戟再次起飞时机组不全,只有他一个人带着三个机械师就上了天……

揭秘:林彪专机飞行员潘景寅的最后十小时

    1971年9月13日,1971年9月13日,中共第二号人物林彪的三叉戟专机突然坠毁在蒙古的温都尔汗。人们无法猜测飞机在坠落前,里面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可以确定它的坠毁绝对不是来自外部的攻击导致。
    因为飞机坠落后立即起火爆炸,机上9个人的尸体全被烧得体无完肤,面目全非。其中一具男尸的体形很像林彪,但无法从尸体面容来确定是不是他……

第三次庐山会议上的激烈斗争
毛泽东有所察觉
林彪真的逃跑了
·毛泽东突然返京 选择在丰台车站停车
    就在林立果一伙梦想着实现他们的阴谋之时,桌上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林立果听完电话之后得知,"B52"到上海后立刻改变行程,此刻他的专列已经过了上海。林立果炸硕放铁路桥的方案还未来得及实行,毛泽东的专列就已经平安地到达了北京丰台车站。
    9月12日13时10分,专列停在了丰台火车站,等候在站台值班室的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政委纪登奎,北京市委书记兼卫戍区政委吴德、司令员吴忠登上专列,毛泽东首先了解北京的情况,同时点了林彪的名,然后谈了防止武装政变的必要部署。他保持高度的政治警惕,要李德生在南口布置一个师,防范可能的更大规模的极端行动。【详细】

·揭秘:林彪夫妇在北戴河96号楼的最后时刻
    1971年9月12日,天色渐黑时分,林彪、叶群正在密室中忙着商议出路,可是从表面看96号楼却是十分平静。在这里服务的工作人员,只感到林彪夫妇情绪有点不对,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天天黑后,叶群与林立衡、张清林一起看香港电影,电影的名字叫《甜甜蜜蜜》。晚间8点多钟,林立果乘专机飞到山海关机场,9点钟到了林彪住地。
    叶群从放映电影的房间里一退场,随即和林立果去了林彪的房间。林立衡也没有心思再看电影,就从电影室出来,到林彪的房间外边去听。她听到林彪、叶群、林立果3个人在一起谈话……【详细】

·惊心动魄的九·一三:林彪跑了!
    1971年9月12日深夜,人民大会堂的福建厅灯火通明,政治局的常委们正在这里召开会议。会议进行到10点半,有人进来和周恩来耳语几句。周恩来警觉地直立起身子,似乎很吃惊。他立即宣布会议暂时中止……
    这时已经是13日的凌晨。离北京不远的山海关机场,一架三叉戟飞机正带着巨大气流,强行滑出跑道,载着副统帅夫妇和他们“超天才”的儿子林立果,朝着黑暗的夜空逃窜而去。【详细】
机毁人亡
    •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从得知林彪外逃到证实林彪被摔死的十多个小时里,中南海经历了建国以来最紧张的时刻。
          9月13日1时许,周恩来从人民大会堂来到中南海游泳池,与前来迎接的汪东兴简单低语几句,然后一起进毛主席卧室。大约过了20多分钟,周恩来、汪东兴出来说,主席说了,林彪逃跑,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汪东兴请示:主席怎么办?他的安全问题……周恩来略一思索,说先转移到人民大会堂,那里条件好一些,以后看情况再定。毛主席从卧室出来,乘坐他那辆吉斯牌轿车,到了人民大会堂,又住进老地方118厅。
          周恩来不时过来与毛主席交谈,报告最新情况。凌晨2时,林彪坐的三叉戟飞出国界,便从雷达上消失了。
          9月14日下午,中国驻蒙古大使馆发回消息,在蒙古东部的温都尔汗附近,一架三叉戟民航客机坠毁,机上八男一女全部死亡。周恩来面有喜色,来到118厅,说终于有了结果。周恩来出来对我们说,毛主席说这是最理想的结果。【详细】 

    • ·延伸阅读:周恩来如何应对九一三事件?
  • 周恩来处理此事时设在人民大会堂的办公室

    “九·一三”坠机现场

“九·一三”以后

·毛主席的身体一直没有恢复过来
    “九一三”事件对于毛主席来说,无疑是个难以承受的巨大打击,他的内心充满难以言状的痛苦,他的追求和自信都受到了严重损害。从此毛主席的身体每况愈下。头几天,毛主席没有合眼,除说天要下雨几句外,再也没有说过话。一连几个月,他精神都不好,脸色苍黄,吃饭睡觉都不正常,也不像以前主动和警卫战士说话,甚至不想见任何人。1972年1月初,毛主席要参加陈毅追悼会。从八宝山回来毛主席就病倒了。加上之后几天毛主席还连着外出,到钓鱼台,到人民大会堂118厅,或开会,或谈话。80岁的毛主席再也撑不住了,1月13日突然休克。【详细】

·林彪出逃后 毛泽东为何让周恩来读《晋书》
    1971年林彪突然出走,预示着“文革”的彻底失败,对毛泽东来说是一次最为沉重的打击。中共九大党章上钦定的接班人,怎么会落得如此不光彩的下场?对毛泽东来讲,他对全党和全国人民必须有一个明白的交待,而且这个交待必须说得过去。而且林彪一死,接班人成了空缺,原来的交接班打算全部落空,身后之事还得重新盘算。而这时北方边境又有苏联陈兵百万。为处理好这些麻烦透顶的事,心力交瘁的毛泽东采取了一系列重要措施,调整党政军领导机构,提升周恩来在党内的地位,要他主持中央政治局工作。但是事情的发展并不是那样的顺利。
  当毛泽东心中有难消的郁闷,仍然习惯于从史书中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1972年10月1日,毛泽东通过姚文元向中共上海市委写作组的朱永嘉布置大字本古籍的校勘注释任务,首次布置的是《晋书》中的《谢安传》、《谢玄传》、《桓伊传》、《刘牢之传》,要求将四传标点简释,合订为一册,上送毛泽东。【详细】

·毛泽东对调八大军区司令员
 1973年12月,中国历史上发生了一次不寻常的事件。中共“十大”召开4个月后,中共中央军委发布命令:北京与沈阳、南京与广州、济南与武汉、福州与兰州八大军区司令员相互对调。
  当然,直接导致这次对调的,还是林彪利用军权与旧部的关系,企图篡夺政权,以及由此引发的“九一三事件”(1971年)。此后,毛泽东开始重新审视“文革”,决意重新启用被打倒和受排斥的老干部,并亲自着手掌握军队情况。在这种背景下,“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开始在毛泽东头脑中逐步酝酿。【详细】

林彪叛逃四大谜题

·“黑匣子”之谜
    256号三叉戟飞机在蒙古国温都尔汗坠落后、我驻蒙使馆人员到达现场时,所有“黑匣子”都没有见到。究竟是人们没有找到它们、现在仍然抛弃荒野呢?还是被先我到达现场的外国人取走了?以我们飞行专业的眼光判断,这些“黑匣子”一定还保存在某个地方。随着“黑匣子”这个“母谜”的出现,一些“子谜”也浮出了水面……

·加油量之谜
    一系列的加油量说明256号三叉戟飞机不是飞回北京的。因为,到山海关这样短的距离其来回根本用不了这样大的加油量;也不是飞往苏联的。飞往苏联的油量,至少需要20多吨;只有可能是飞广州。从山海关到广州比从北京到广州稍远一点,所以加油量从16吨提高到17吨,中间不用落地加油。林彪一伙逃跑,究竟原想逃往哪里?潘景寅非常清楚:12.5吨的加油量,只是飞往苏联实际所需量的一半。但他还是向苏联飞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绕大圈之谜
    256号三叉戟飞机仅剩下12.5吨的油料,是飞到苏联实际所需油料的一半左右,那么,林彪叛逃去苏联,就得最大限度地节省油料作直线飞行。然而,飞机却在空中绕起了大圈,浪费油料。这是为什么?邓小平曾经结论说:256号三叉戟飞机的飞行员是“正常死亡”。那么,机组人员在空中是否与林彪一家保持了一致?林彪一伙在山海关机场起飞后,是否曾经想去广州?是否有人曾经想回北京?如果是,那么,后来为什么又改变了航向?飞机的航向曾经从290度越过叛逃的航向325度到达340度。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古怪航向?这是要干什么?

·自行降落之谜
 256号三叉戟飞机上的孔洞,直径约30厘米,且呈不规则形,这不是导弹的射径;孔洞在机翼下面,位于“中国民航”的“航”字旁。孔洞只在机翼下面有,而在机翼上面没有。如果是导弹击中,则上下两面都要有孔洞;导弹打下来的飞机,不会再滑行。而256号飞机在地面上滑行了29米。既然飞机不是导弹打下来的,那么,只能是飞机自行降落的。根据我们的测算,256号三叉戟飞机在落地爆炸前,油箱里至少还有2500公斤的存油,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不飞了?为什么要在中途的蒙古国降落呢?这又是一个系列之谜……【详细】

林彪的四大金刚
  • ·林彪的四大金刚黄吴李邱的9月12日
        1971年9月12日,是个平静的星期天。不要说一般老百姓没有想到,就是被卷进“九一三”漩涡中的黄吴李邱也没有想到,第二天即将发生震动新中国历史的大事件。当然更没有想到,这是他们政治生涯的最后一天——从9月13日起,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监控了,接着是10年铁窗生涯。1980年开始审理“两案”时基本搞清:没有证据表明黄吴李邱与林彪的出逃有关系。【详细】
被劫持的3685号直升机
  • ·惨烈的空中搏杀:被劫持的3685号直升机
        “九一三”事件实际上牵涉两架飞机:一架是林彪乘坐的256号三叉戟,坠毁在蒙古温都尔汗;另一架是3685直升机,被林立果的师傅周宇驰打着林彪旗号骗飞并劫持。飞行员陈修文和陈士印与周斗智斗勇,最终将飞机迫降在北京市郊怀柔。
         起飞前于新野、周宇驰都想坐进驾驶舱,但由于驾驶舱只能坐三个人,于新野只好与李伟信坐在客舱。陈修文是正驾驶,坐左座,陈士印坐右座。陈修文按常规打开电台与调度室联络,被周宇驰制止:要保密,不许联络,并命令陈修文飞320度。陈士印立刻觉得不对,质疑说:不是说去山海关吗?应该向东,怎么飞西北?周宇驰肯定地说就这样做。陈修文听他们争论航向,有些急了:我到底听谁的?一秒钟里飞机已飞出去好远了。周宇驰虽然没有说去乌兰巴托,但他坚持向北飞,陈士印联想到周宇驰问飞机能飞多远,难道他是想叛逃?为了摸周宇驰的底细,陈士印说没有航行资料。周宇驰说他有,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200万分之一的地图,有一条红线从北京到苏联伊尔库茨克。驾驶舱里的三个人,谁也没有讲话。
        陈士印示意陈修文快快下降,被周宇驰阻止,命令飞北京西郊的钓鱼台。陈士印说,那是空中禁区,地面有高射武器。这时直升机飞到沙河机场,陈修文再次降低高度。但由于周宇驰疯狂阻止,直升机重新被拉起来,摇摇晃晃飞向西郊机场,也没有落下去……【详细】
目击三叉戟强行起飞
  • ·现场目击:“三叉戟”强行起飞
        康廷梓是林彪座机三叉戟256号第二副驾驶,时任空军34师100团三大队二中队队长。1971年9月12日晚,林立果乘256号去北戴河时,康廷梓随机组一起抵达山海关机场。9月13日凌晨,机组9人只有4人登机,康廷梓和另外4人没有来得及上飞机。以下是他的回忆:
        1971年9月13日零时30分左右,嘭、嘭、嘭,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惊醒,听到门外有人急呼“首长到机场了,快起床”……我顾不得系鞋带,也没有扣好衣扣,提上提包就冲出屋子。黑暗中,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到第一副驾驶陈联柄和通信员陈松鹤已经跑在我的前面。我继续向东跑,当视线从右前方能看到停机坪时,256号随着一声增大的发动机轰鸣,突然向前滑了出去。
        机场的保障人员及已跑到停机坪的机组人员,不约而同地望着离去的飞机,紧张得说不出一句话来。正在此刻,我发现一队人马占据了停机坪。一辆卡车满载着全副武装的战士,在停机坪的中央停住。与此同时一辆吉普车在离我几米远的地方,嘎一声刹住,从车上动作敏捷地跳下一位四十开外的陆军军官。他看我上身穿着夏季飞行服,认定我是机组人员,就左手拉着我的右臂,右手拿着手枪指点着远处滑行的飞机,操着一口山东腔,非常着急地对我说:“你、你……快把飞机给拦住!”在当时的紧张局面下,我赤手空拳站在那里,怎么能把飞机拦住?我赶紧追问谁在飞机上,“这架飞机不能起飞!把它拦住!”他答非所问。【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