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今天1941年12月7日 日本偷袭珍珠港  专题:抗美援朝 圆明园 德国统一  知青

人民网>>文史>>新闻资讯

中国再参朝战将倒退百年?罗援驳斥说别忘记那段噩梦

2010年12月07日14:39  来源:中国新闻社

【字号 】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罗援还引用了朝鲜战争中美军陆战1师的作战处长鲍泽上校的一段回忆录:“我相信,长津湖的冰天雪地和中国军队不顾伤亡的狠命攻击是每一个陆战队员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罗援提醒那些战争狂人不要忘记这段噩梦。

抗美援朝六十周年特别策划:

 

  中新社杭州12月6日电(记者严格)据报道,驻韩美军前司令贝尔3日在韩国首都首尔表示,“应对朝鲜挑衅的措施,除了武力没有其他选择”,并强调称,若中国再次参加半岛战争,中国经济将退后到100年前。中国军事科学院研究员、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罗援少将今天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认为,靠战争无法解决朝鲜问题,中国热爱和平,但也不惧怕战争威胁。

  贝尔日前在首尔以“韩美同盟关系的发展方向”为主题进行演说。他在谈到对朝问题时强调,韩美两国应向朝鲜表示“强力”且“明确”的信息。他说:“对于朝鲜可能采取的新的挑衅,我们应立即采取非对称的报复攻击。美国的直升机攻击大队应重返韩国部署,前进部署战斗大队,并派遣航空母舰进行联合军事演习。”他还表示,韩国还需要具备强力的导弹防御体系,立即实施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演习,对于朝鲜的“新的挑衅行为,应立即进行报复”。他说:“对于违反诚实和信义的朝鲜挑衅行为,除了武力回应没有其他方案。”

  中国军事科学院研究员、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罗援少将表示,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唯一出路是对话和谈判,武力解决不了朝鲜半岛问题。

  同时罗援少将认为,中国热爱和平,但也不会惧怕战争的威胁,中国军队根据中国国家利益独立自主地决定自己的军事行动,绝对不会受制于他人的挑唆或者恐吓。

  至于贝尔在演说中提到“若(中国)一旦参战,中国的经济将会回到100年前的情况”, 罗援少将表示会不会倒退100年前这个问题,在60年前的抗美援朝战争中已经有了答案。

  罗援还引用了朝鲜战争中美军陆战1师的作战处长鲍泽上校的一段回忆录:“我相信,长津湖的冰天雪地和中国军队不顾伤亡的狠命攻击是每一个陆战队员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罗援提醒那些战争狂人不要忘记这段噩梦。

  “不是倒退百年而是噩梦百年”。罗援这样认为。

(责任编辑:吴皓)

相关新闻

1937年秋,日寇逼近太原,阎锡山率部退到临汾。有一天决死十总队的队长武玉山跑过来报告工作,说他在部队中建立起军队不许扰害老百姓,军官不许打骂士兵等等新办法。一旁的共产党员董天知插话说:“好,这是八路军的办法。”阎锡山听了,恶狠狠地说,…更多

针对苏共二十大,毛泽东说,“对斯大林的批评,我们人民中有些人还不满意。但是这种批评是好的,它打破了神化主义,揭开了盖子,这是一种解放,是一场解放战争,大家都敢讲话了,使人能想问题了。这也是肯定,否定,否定的否定。” …更多

我要发表留言

  1. 新刊(12月上)
刚刚离开人世的梁从诫先生提起他的家族,骄傲之余总免不了黯然神伤地做两句论断:“我们家三代人都是失败者”,“我们三代人的最大悲剧是选择越来越小”。
    梁家祖孙三代人走了一条共同的忧国忧民的人生道路,那是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抉择。……
    谁敢说他们是失败者!他们舍身求法,只为报效自己的祖国,他们奔走呼号,只为维护国人的尊严,他们无愧时代,永刻青史,这才是真正的成功!他们,是中国真正的脊“梁”!新刊(12月上)
    刚刚离开人世的梁从诫先生提起他的家族,骄傲之余总免不了黯然神伤地做两句论断:“我们家三代人都是失败者”,“我们三代人的最大悲剧是选择越来越小”。
        梁家祖孙三代人走了一条共同的忧国忧民的人生道路,那是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抉择。……
        谁敢说他们是失败者!他们舍身求法,只为报效自己的祖国,他们奔走呼号,只为维护国人的尊严,他们无愧时代,永刻青史,这才是真正的成功!他们,是中国真正的脊“梁”!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连载·书摘

  1.   朝鲜军队溃不成军时,斯大林为何不派兵支援朝鲜?当中国30万大军在鸭绿江畔集结时,华盛顿为何仍错误地认为中国不会出兵?  朝鲜军队溃不成军时,斯大林为何不派兵支援朝鲜?当中国30万大军在鸭绿江畔集结时,华盛顿为何仍错误地认为中国不会出兵?
  2.     它是何方党史笔记的集结。不是单纯从亲历、亲闻写起,而是从大量的史料出发,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泽东与张闻天关系的演变……    它是何方党史笔记的集结。不是单纯从亲历、亲闻写起,而是从大量的史料出发,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泽东与张闻天关系的演变……
  3.     作者是钓鱼台写作班子的助理人员、“前七篇”、“二十五条”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亲历者和见证人……    作者是钓鱼台写作班子的助理人员、“前七篇”、“二十五条”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亲历者和见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