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书摘

麦克阿瑟在朝战中的致命错

2010年10月26日14:51  

【字号 】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本文摘自《最寒冷的冬天》,[美]大卫·哈伯斯塔姆著,王祖宁、刘寅龙译

  朝鲜战争已是一甲子前的往事,参战各方对它的反思却未曾停止。作为美国知名战地记者哈伯斯塔姆生前的最后一部著作,本书结合最新学术研究成果与众多参战老兵的回忆,从美方视角展现了朝鲜战争头一年波澜起伏的战况。作者以犀利的笔触剖析这场“为平局而死的战争”,在生动描绘战场残酷景象的同时,也对美方高层的错误决策予以批评。

  威克岛会谈围绕中国展开

  在上任5年半之后,杜鲁门终于见到了麦克阿瑟。此时,后者的军队正向鸭绿江挺进,中国人则在一周之后就要大举跨过鸭绿江。自担任美国总统以来,杜鲁门就一直想见见麦克阿瑟,高傲的将军却两次拒绝了总统的邀请。考虑到国会中期选举即将于11月初开始,加上仁川登陆取得大胜,杜鲁门和他身边的人都认为,有必要分享一点麦克阿瑟周围的光环和荣耀。

  在太平洋上的威克岛,这次会面于1950年10月15日如期实现了。坊间还有很多传闻,有一种说法是,麦克阿瑟故意让自己的飞机迟到,这样,杜鲁门只能先着陆,等待将军的到来。另一大失礼行为是,麦克阿瑟不相信任何职位在自己之上的政府官员,比如,他对与总统同行的陆军部长弗兰克·佩斯不屑一顾。

  毫无疑问,会谈是在互不信任的气氛中展开的,但在表面上进行得挺顺利。会谈日程上有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它尤其让来自华盛顿的官员不安,那就是中国的意图。北京发出的即将参战的警告——现在已经不是让第三方传口信了——让白宫非常担心。这些声音到底有多大的可信度呢?杜鲁门和他周围的人都在揣测。

  存档的会议纪要表明,双方的会谈主要围绕中国展开。在第二次会议时,国务院高级官员菲利普·杰塞普的资深秘书弗尼斯·安德森就坐在会议室外面。结果,她凭借出色的速记能力,完整记录了所有人的谈话内容。几个月之后,随着战局急转直下,而麦克阿瑟又拒绝对忽视中国出兵一事承担责任时,这些记录成了非常重要的证据。

  麦克阿瑟放言欲获全胜

  麦克阿瑟向杜鲁门保证:“我们将在朝鲜获得全胜。”总统则向将军提出最关键的问题:中国和苏联出兵干预的可能性有多大?麦克阿瑟不加思考地回答:“如果他们在头一两个月进行干涉的话,那将是决定性的。可惜他们错过了这一时机,我们也不必再对他们毕恭毕敬了。中国人在东北有30万军队。”他接着说,在这些部队中,不超过10万至12.5万人部署在鸭绿江边,只有五六万人可以渡江作战。“他们没有空军。现在我们的空军在朝鲜已经有了基地,如果中国人试图推进到平壤,他们一定会遭到人类历史上最惨重的伤亡。”

  助理国务卿腊斯克记得,在提到来自北京的威胁时,麦克阿瑟极为轻蔑。他说,自己“一点不明白,中国为什么要管这件破事,他们肯定会感到后悔”。

  杜鲁门本人对最尖锐的一些问题,尤其是中国可能参战带来的危险,也是闪烁其词。没有人提醒麦克阿瑟,不要把军队派到与中国接壤的地方。会议进行得似乎过于迅速,腊斯克担心疑神疑鬼的记者团抓住这一点,把会议说成是搞公关,于是给杜鲁门递了个纸条。对方却回答:“不,我希望在陷入麻烦前,尽快离开这里。”在双方即将分手时,总统向将军颁发了一枚“杰出服役勋章”,这是麦克阿瑟得到的第五枚同样的勋章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次会面都是失败的。双方把“联合国军”可能遭遇的威胁最小化,如何应对这些威胁,更是只字未提。麦克阿瑟比任何人都清楚,杜鲁门一心想在中期选举之前瓜分他的荣誉。当两队人马即将分道扬镳时,人们听到的全是乐观积极的总结。杜鲁门对记者说:“自上任以来,我还从未开过如此令人满意的会议呢。”

  “联合国军”大步迈向陷阱

  麦克阿瑟有许多错误,包括狂妄自大,爱慕虚荣,但最大的罪过莫过于彻底低估了对手。麦克阿瑟脑子里的中国,还是那个大革命之前的中国。对于毛泽东如何统一中国和为什么能成为这个国家的领袖,他似乎一点也不关心,对革命造就出来的解放军,他更是一点不感兴趣。他对敌人到底是谁,以往何以能取得胜利一点好奇心都没有,这真是不可思议。

  尽管在中方发起进攻前已经掌握了大量情报,尽管已经从战俘口中挖出了不少消息,情报部门对敌人的动向几乎一无所知。麦克阿瑟似乎更愿意相信,中国共产党在内战中的胜利没什么大的意义。在毛泽东宣布建国前的一个月,他曾对国会议员说,中国共产党的军队被“大大地高估了”。他补充道,你只需要“出动500架战斗机,再派出像陈纳德这样的老将出马指挥就足够了”。他曾在太平洋上利用空中优势击败了日本人,以为中国人也会在白天列队走到美军阵前,等着美国飞机消灭他们。此后的事实将证明,对空中力量的过分依赖和渲染,将成为重大军事失误。

  麦克阿瑟的判断有自己的根据。他一向以了解“东方哲学”自居。每次提到这个问题,他都会说,亚洲人尊敬坚定不移的强人。专机飞行员麦克·林奇近距离接触了很多关键人物,他认为,朝鲜战争中最大的误区之一,就是“所谓的东方人思维”。“我们也许已经了解马尼拉的富商,蒋介石那些胆小如鼠的腐败军官,东京街头卑躬屈膝的日本人。但我们对饱经战争洗礼的朝鲜人和乐于献身的中国人,却一无所知。”这违背了军事家所应遵守的最基本准则——了解你的敌人。

  于是,当“联合国军”大步向鸭绿江挺进时,中国人已经精心准备好一场史上最大规模的伏击战。现在,中国人需要的就是让麦克阿瑟向北深入,让他的补给线拉得越来越长,直至变得不堪一击。

(责任编辑:吴皓)

相关新闻

曾国藩酷爱写挽联简直到了痴狂的地步。一次,某友到曾国藩家中拜访,见书房砚台下压着几张纸,以为新文,便欲欣赏,不料曾国藩竟死死护住。好友硬抢过来,竟看到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十几人都被曾国藩一一“敬挽”了一番。好友怒不可遏,拂袖而去,自此断交。

廖仲凯初办黄埔军校,成立党军的时侯,每晚都是两三点钟才回家。夫人何香凝问他为什么回来这么晚,他说:“我非常痛苦,非常受气!天天晚上都要去会杨希闵、刘震寰,等他们把(鸦片)烟烧完,然后我才向他们说借钱,来办黄埔军校。”

我要发表留言

  1. 新刊(10月下)
回顾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死刑从条例规定到法律条文的变迁之旅,交织了太多政治考量和意识形态的因素。建国后,死刑一度是“镇压反革命”的利器;“文革”中,死刑也作为打击“现行反革命”的工具;改革开放之初,“严打”的疾风将死刑吹到社会上许多不起眼的角落……新刊(10月下)
    回顾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死刑从条例规定到法律条文的变迁之旅,交织了太多政治考量和意识形态的因素。建国后,死刑一度是“镇压反革命”的利器;“文革”中,死刑也作为打击“现行反革命”的工具;改革开放之初,“严打”的疾风将死刑吹到社会上许多不起眼的角落……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连载·书摘

  1. 读一个人的传奇,读个性,读才情,读文人交往的悲欢离合,读当代中国美术的"文革"命运。任何个人的传奇,其实都不属于自己,早就融进了一个民族的沧桑。读一个人的传奇,读个性,读才情,读文人交往的悲欢离合,读当代中国美术的"文革"命运。任何个人的传奇,其实都不属于自己,早就融进了一个民族的沧桑。
  2. 本书深度揭秘毛泽东与蒋介石的700天生死对决,着重刻画的毛泽东和蒋介石这一对决定中国历史命运的生死对手和领袖人物形象……本书深度揭秘毛泽东与蒋介石的700天生死对决,着重刻画的毛泽东和蒋介石这一对决定中国历史命运的生死对手和领袖人物形象……
  3. 作为钓鱼台写作班子的助理人员、“前七篇”、“二十五条”、“九评”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亲历者和见证人……作为钓鱼台写作班子的助理人员、“前七篇”、“二十五条”、“九评”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亲历者和见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