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文史 >> 《文史参考》杂志专区——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 >> 《文史参考》2010年第12期

六十年前血与火——朝鲜战争

    “我们在一个错误的地点,一个错误的时间,与一个错误的敌人,卷入一场错误的战争。”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将军当年这句名言,说的不仅仅是美国人眼里的朝鲜战争。对卷入战争的南北双方、对中国、对联合国其它15 个成员国来说,又何尝不是这样。
    惨重伤亡的背后,战争中取得的任何一点好处都被巨大的代价所吞没。交战的各国在激烈的博弈后重新确立了新的世界格局。而朝鲜半岛,也最终割出了一条长达半个多世纪未愈合的伤痕。
    血战三年,朝鲜战争在回到起点时停了下来,但是各方对战争的研究与反思,60 年来从没有停步。本刊以专辑的方式回顾这场战争,愿那些为了国家利益而消逝的生命与灵魂得到安息,祈祷和平早日降临。

战争回忆
人物命运
影响评估

朝鲜战争不该打 抗美援朝战争不能不打
    朝鲜内战爆发后迅速演变为国际战争,是当时的世界战略格局所决定的。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两天后即6月27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即发表声明宣布军事干预朝鲜,同时出兵台湾并大力支援侵越法军,从三个战略方向对中国构成了威胁。
  美军入侵台海,使中国的统一大业就此受阻,战火烧到鸭绿江边又使东北工业基地受到威胁,刚刚解放并想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新中国自然不能没有反应。面对朝鲜、台湾、越南三个战略方向出现的威胁,中共中央根据毛泽东强调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原则,选择了合适的反击地点。
  中国参战之前先发出“不能坐视不理”的预先警告,出兵选择在美军逼近鸭绿江时,同时规定不在朝鲜以外攻击美军,并以非政府的“志愿军名义”出兵,为在局部战争条件下保持国内和平创造了重要条件。这些有高度策略性的措施,体现了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所力争的是“朝鲜战争地方化”即不要扩大。
  事实证明,新中国能在朝鲜这一局部战场与美国较量,便于集中力量对敌,能有效达到既援助兄弟邻邦又保证国内安全的作战目的。毛泽东作出的出兵朝鲜的决策,是他一生中最难作出的决策之一,也是一个决心正确、政策和策略水平都比较高明的决策。

苏联对华武器援助成了一笔沉重的负债 
   跨过鸭绿江的志愿军,之所以能在朝鲜战场上与装备精良的美军一决高低,苏联对中国赠予或出售的军火,包括各种步兵武器、火炮、坦克、飞机等,功不可没。但是,中国也因此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连同上世纪50年代苏联援助中国的各种经济项目一起,直到“文革”前的1965年才全部还清本息。

朝鲜战争改变了冷战的走向
    朝鲜战争作为“冷战”时期的第一场大规模“热战”,并没有使朝鲜半岛的政治版图同战前相比发生大的变化,却对包括中国和美国在内的参战各方发生了重大影响,并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冷战的走向。

朝鲜战争的历史教训
       历史证明,在整个“冷战”期间,两个阵营都表现出相当的谨慎,避免直接引发“热战”。假若其中任何一方认为,自己可以不冒引发世界灾难的风险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那么他就处于危险之中。
    激烈的三年朝鲜战争给亚太地区甚至全世界带来长期的负面影响。此战成为“冷战”加剧的因素之一,刺激了两个对立集团的形成,挑起了新的政治意识形态冲突。朝鲜战争促使超级大国中的一方视西方民主为“特洛伊木马”而残酷镇压,而另一个超级大国则激烈对抗“第三世界”的民族解放运动和社会政治发展。 
    当然,这远不是这场战争全部的结论和教训。但我相信,这些教训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预防过去悲剧性的错误在亚太地区重犯。

网友留言(点击查看)
署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