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文史参考》

谢觉哉为何难以给潘汉年申冤

文 | 丁东

2011年07月22日09:12  来源:《文史参考》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谢老最后说:“潘汉年案是很复杂的,涉及中央许多重大机密,直接领导潘汉年的是周总理和康生,许多事情毛主席也是知道的,对潘汉年的处理,是党中央定的。毛主席早有指示不判死刑。人不杀,就好办了,是非功过,总有一天会弄清白的。”司法不独立,首席大法官面对钦定的冤案也无可奈何。这就是谢老内心深处的痛苦。

  本文摘自《文史参考》2011年第2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觉哉生于1884年,是清末秀才,和董必武、林伯渠、徐特立、吴玉章并称“延安五老”。在1959年举行的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他当选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用今天的话说,就是首席大法官。到了1962年,这位年近八旬的首席大法官,却遇到了一件棘手的案子,当事人便是大名鼎鼎的潘汉年。

  潘汉年也是一个老革命,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长期担任中共秘密情报战线的负责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为上海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1955年3月下旬,出席中国共产党代表大会期间,在谈到高饶问题时,毛泽东说,高级干部本人历史上如果有什么问题没有交代的,都应当主动向中央讲楚,否则罪加三等。潘汉年于是在4月1日向陈毅讲了1943年奉党之命与李士群接触时,曾与汪精卫见面,并向中央写了书面材料。毛泽东看后批示:此人从此不能信用。第三天,潘汉年被捕。一个半月后,妻子董慧被捕。

  关押七年之后,中央于1962年决定对潘汉年案进行审判,命最高人民法院刑庭庭长曾汉周、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审判组组长丁汾和助理审判员彭树华三人组成合议庭,审理此案。丁汾和彭树华到关押潘汉年的秦城监狱,用一个月时间查阅了全部案卷,发现对潘汉年的主要指控,如在国共谈判中投降国民党,投靠日本特务机关,与汪伪勾结,包庇反革命分子,向台湾提供情报,都站不住脚,于是提出了八点质疑,向曾汉周汇报。三人达成共识,又向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吴德峰汇报。最后向谢觉哉院长汇报。

  谢老听完汇报以后说:“你们辛苦了。你们对潘汉年案卷材料看得很仔细,提出了你们的看法,很好。不过你们提出的问题,我们最高人民法院是搞不清楚的。德峰同志跟你们说过了吧,潘汉年案是中央交办的案子,我们只是办理法律手续。”最高人民法院不负责案件事实审查。

  谢老见几位神情茫然,就问彭树华:你读过王勃的《滕王阁序》吗?有两句话是这样说的:“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贾谊这样有本事的人,又处于圣主汉文帝时代,也遭遇这样不公的待遇,这说明什么?无非是说天下没有绝对公平的事,好人也常受冤屈。梁鸿博学多才,路过洛阳时,见宫室侈丽,作了一首《五噫歌》,被奸臣诋毁,只好改名换姓,逃到边陲,为人舂米为生。在东汉初期这个所谓政治清明的时代,梁鸿这样有才华的人却遭遇这等不平之事,失志如此,又可奈何?

  谢老接着谈到宋代的岳飞,说他积极主张抗金,但却被诬蓄意谋反,被宋高宗杀害了。难道当时没有人知道岳飞是被冤枉的吗?当然有人知道。但在当时,宋高宗一意要与金人议和的情况下,试想谁人救得了岳飞?明朝书画家文征明很有见识,他为秦桧翻案。岳飞冤死风波亭后,当时及后人都一致痛骂秦桧奸贼,指斥他是谋害忠良的罪魁祸首。而他说秦桧的能耐,只是善于迎合宋高宗一己私欲而已。岳飞被害,秦桧罪在不赦,而真正的罪魁祸首,却是宋高宗赵构。岳飞的功过,后人已有评说,也无须再议宋高宗和秦桧谁是罪魁祸首。我只想说明一点,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发生的事情,都有它的时代背景和特殊原因,不是无缘无故的。

  谢老最后说:“潘汉年案是很复杂的,涉及中央许多重大机密,直接领导潘汉年的是周总理和康生,许多事情毛主席也是知道的,对潘汉年的处理,是党中央定的。毛主席早有指示不判死刑。人不杀,就好办了,是非功过,总有一天会弄清白的。”

  司法不独立,首席大法官面对钦定的冤案也无可奈何。这就是谢老内心深处的痛苦。

  1963年1月9日,潘汉年被判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77年4月14日,潘汉年含冤去世,终年71岁。1979年2月24日,董慧病逝,终年61岁。

  如今,有关此案的绝大多数当事人都已作古,只有彭树华健在,也已85岁高龄,他写成《潘汉年案审判前后》一书,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记下了这段耐人沉思的往事。

(责任编辑:吴皓)

蒋介石用《圣经》占卜命运凶吉】1949年10月10日是国民党的“双十节”,作为基督徒的蒋介石凌晨4点即起床,早课完毕后,仍感心神不宁。就在两天前,…更多

【赫鲁晓夫当面怒斥切·格瓦拉】1960年,古巴工业部长切·格瓦拉出访莫斯科,并在米高扬等人的陪同下,参观了红场。此次出行,切·格瓦拉希望苏联帮助…更多

  1. 《大众电影》:
    失落的青春

      要不是微博上关于《大众电影》停刊的“谣言”四散,我们甚至都想不起这份曾经红极一时的杂志了,这本代表那个时代“重口味”的“艳丽”杂志,是中国20世纪80年代的一道文化风景。
      那些出位性感的封面女郎,引领了整个社会在“解冻”之后对美和自由的渴求;该刊主办的百花奖投票,被人们视为庄严的“民主盛事”。从鼎盛时期发行965万册,到今天的3万册,《大众电影》61年兴衰史,像一面文化多棱镜,折射出不同时代的社会潮流。它成了怀旧对象。人们所怀念的,不仅是一本风云一时的杂志,更是百花齐放的80年代和我们失落的青春。>>>点击浏览本期目录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连载·书摘

  1. 西方人眼中最伟大的中国皇——隋文帝杨坚,在《隋书》是却是个“好为小术,不达大体”之人,这是为何?毛泽东评价隋文帝的做法蕴藏大乱,这又是为何?…更多西方人眼中最伟大的中国皇——隋文帝杨坚,在《隋书》是却是个“好为小术,不达大体”之人,这是为何?毛泽东评价隋文帝的做法蕴藏大乱,这又是为何?…更多
  2. 三十年间,由于极“左”思潮的影响,尤其在“文革”时期,这个群体中的成员唯因家庭出身关系,在政治上遭受不公正对待,甚至备受歧视…更多三十年间,由于极“左”思潮的影响,尤其在“文革”时期,这个群体中的成员唯因家庭出身关系,在政治上遭受不公正对待,甚至备受歧视…更多
  3.   本书首次曝光惊心动魄的警卫工作和那场不见刀光剑影秘密战役中的幕后英雄,用数百张珍贵的独家照片展现建国初期的绝密档案,为你开启尘封已久的红墙记忆。…更多  本书首次曝光惊心动魄的警卫工作和那场不见刀光剑影秘密战役中的幕后英雄,用数百张珍贵的独家照片展现建国初期的绝密档案,为你开启尘封已久的红墙记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