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文史参考》杂志专区——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文史参考》2011年第3期(总第27期)

张元生讲述父亲的遭遇

高岗五虎将之首张秀山:冤屈至死也没等来一个说法

口述 |张元生  整理 |程诉

2011年08月18日10:50  来源:《文史参考》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张秀山,1930年参加革命,和刘志丹一起创建西北红军,经历了漫长的革命战争岁月。建国后,任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二书记兼东北军区副政治委员,在东北局的地位仅次于高岗。在“高饶事件”后,被定为高岗手下的“五虎将”之首,随即降职为辽宁省盘山农场副场长……

  本文原载于《文史参考》2011年第3期(2月上),转载请注明出处

  张秀山,1930年参加革命,和刘志丹一起创建西北红军,经历了漫长的革命战争岁月。建国后,任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二书记兼东北军区副政治委员,在东北局的地位仅次于高岗。在“高饶事件”后,被定为高岗手下的“五虎将”之首,随即降职为辽宁省盘山农场副场长。围绕着“高饶事件”和张秀山的沉浮,外间难知其中原委, 2011年初,记者采访了张秀山的女儿张元生,希望能通过家人的诉说,更多地了解张秀山跌宕起伏的人生,揭开“高饶事件”的神秘面纱。

  阴差阳错的发言,惹了大祸

  父亲在台上的时候,我还在小学,并且是住校,星期六晚上回家,星期天晚上回学校。只感觉父亲特别忙,在东北局的时候我们很少能见到他。父亲后来回忆,1953年9月10日,中央召开第二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父亲那时是东北局第二书记,主管组织工作,因此,在会议召开之前3天,也就是9月7日晚上,东北局组织部长郭峰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当时父亲刚刚做完痔疮手术,卧病在床。父亲特意嘱咐郭峰:“现在东北有68项重点工程上马,任务艰巨,咱们主要是要干部。要是检查汇报工作,咱们东北要谨慎,发言不要搞得尖锐,多听听其他地区看法。”

  这次组织工作会议,东北局有组织部长郭峰和东北局各省的一些组织部长们前往北京参加, 父亲本来不想参加,当时中央几次征求父亲的意见,刘少奇还特意发电报,主要是希望父亲来参加这次组织工作会议,并要求父亲在10月8号之前到北京。

  中央组织部部长安子文又打电话给父亲,说毛主席有指示,这次会议,中组部要检查过去的工作,要听取大区的意见。他一再说,“你多年做党的组织工作,一定要对组织工作提出意见。”父亲听说是毛主席让提意见,就认真考虑了,之后给安子文写了封信,讲了5条意见。

  9月末,父亲把写给安子文的信转给在北京开会的郭峰,并嘱咐他:“先让高岗看一看,再转给安子文。”高岗看后,认为提的都是一些大问题,说不要提了,信也就没有转给安子文。

  10月2日晚,毛主席主持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听取陈云同志的报告后决定10月10日召开全国粮食紧急会议。父亲这才急急忙忙地赶往北京。到北京之后,父亲专门去组织工作会议上向安子文谈了自己的几点意见。当时父亲还对饶漱石说:“我的意见已同安部长说过了,我是来参加粮食会议的,还要赶着回去布置工作,就不到会上发言了。”

  10月13日晚,组织工作会议领导小组开会,讨论14日大会发言问题,主持会议的刘少奇让父亲发言,饶漱石决定亲自通知父亲。

  那天晚上7点,饶漱石到驻地对父亲说:“少奇同志还是要你到会讲一讲对中央组织工作的意见,会议领导小组也安排了。”因为父亲还要到毛主席那里开会,饶漱石说完就走了。

  13日,是全国粮食工作会议的最后一天。晚上,毛主席召集参加会议的各大区负责同志开会,会议结束后,毛主席问父亲:“听说你要到组织会议上发言,讲些什么?”父亲就把安子文和刘少奇要他去发言的情况,和他已同安子文谈的作了汇报。毛主席听后没有提出不同意见。父亲就问主席,这些意见可否拿到组织工作会议上去讲?主席说:“我支持你的意见,你可以去讲,但有些问题是属于少奇同志的,你可以先找少奇同志谈谈。少奇同志会作自我批评的。”但直到会前,父亲没有见到刘少奇。

  10月14日下午开会父亲发言,少奇同志坐在父亲的右边,安子文坐在父亲的左边。父亲发言主要内容是:

  一、1950年前后,曾经有一个时期,中央组织部对于党员可否剥削这一个重大的原则问题曾发生过动摇。1950年1月,安子文同志讲到党员雇工问题时说:“党员生产发展了,要雇人应允许”又说:“不允许剥削与允许剥削不矛盾。不允许剥削,抽象原则是对了,但今天实际情况需要允许。今天剥削比不剥削好。” “应允许所有的人(包括党员在内)都有单干雇工的自由。”讲到党员雇工时又说:“党员不干的事,群众也不敢干。”“现在应该让农民尽量发展为富农。”这实际上是引导党员发展成为富农和资本家,而忽视或轻视组织起来。对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很热心,发展社会主义、半社会主义经济却很冷淡。这是一种右倾思想。这种右倾思想,如果发生在山沟里打游击时,问题还不大,但在全国胜利以后,按这种思想发展下去,就是非常危险的。

  二、关于党的无产阶级的性质问题,这样根本性的问题,中央组织部也曾发生过动摇。1950年1月,安子文同志给赴苏组织工作参观团作报告,讲到我们党的成分时说:“无产阶级与半无产阶级合起来占三分之二,因此,我们党是无产阶级与半无产阶级的党。”这样就模糊了党的性质,把党的性质与党员成分混为一谈。

  三、中组部对检查执行二中全会决议抓得不紧。

  四、对于一些曾经在革命严重关头脱党、退党、叛党,而在革命高潮时又回到党内来的分子,对中央一级机关和各地的某些高级机关任用这些人时,处理得不严肃。在发展党员的指示中,没有关死剥削分子不能入党的门。

  五、关于安子文同志的思想方法方面,我觉得也是有缺点的。安子文同志对接受新事物迟钝,对党内问题是非不清,即马列主义与非马列主义的界限不清,甚至颠倒。对某些问题的认识,还停留在延安整风和七大阶段,存在着右倾思想,表现在对内是非不清,对外敌我不分,敌我界限模糊。

  讲完之后,在小会议室休息的时候,少奇对父亲说:“你会上讲的问题,有的不是安子文的,是我的错误。以后适当的会上,我要作自我批评。”安子文也说:“秀山同志讲的这些问题基本正确。”

  1954年,“高饶事件”出来后,这个发言就成为父亲“有预谋配合高饶进行反党”的证据和罪行,给他后半生戴上了枷锁。

  到外地休假,竟成了“反党串联”

  到1952年,父亲已到东北工作7年。这时候,东北的工作逐渐上了正轨,朝鲜战争也已经基本停战,这时的父亲希望得到休假的机会。夏天,父亲借着暑假的机会,带上正在上学的刘志丹的女儿刘力贞和在我家住着的谢子长的儿子谢绍明一起回西北老家看看。父亲第一站先到了西北,见到了习仲勋、马明方、王世泰等老战友。还看了刘志丹的父亲,他们说起和刘志丹闹革命的经历,越说越亲热,就在家里吃了羊肉剁荞面。

  父亲还带着刘力贞和谢绍明,走访了陕甘根据地、红二十六军闹革命的地方,给他们讲当年的战斗经历。

  离开陕西前时,王恩茂正好要去新疆工作,父亲便和他同行到了新疆。王震陪着父亲在乌鲁木齐、伊宁等地参观。之后,父亲又去了中南和华东,在上海,柯庆施陪同父亲看了一些单位,父亲说:“还是华东商业发达啊,人民的教育程度也高,这正是东北的薄弱环节!”在广东见到了陶铸同志和许多四野的南下干部。主要也是谈谈老战友的情谊。

  没想到,这次休假,在“高饶事件”之后,竟成了父亲到各地进行“反党”活动的罪状。

(责任编辑:吴皓)

相关专题

民国“官二代”买装甲轿车】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军事参议院院长陈调元上将,北伐之前是军阀,家产有上千万元。陈调元的长子陈度是民国最著名的纨绔子弟…更多

彭德怀上万言书指责大跃进,毛泽东大怒】1959年庐山会议时,国防部长彭德怀上万言书指责大跃进,毛泽东大怒说,你解放军不跟我走?我就到井冈山上…更多

  1. 封面文章:
    庐山会议前后的
    毛泽东与彭德怀

        1959年的庐山会议,毛泽东错误地发起了对彭德怀的批判,造成了一个历史悲剧。彭德怀平反后,所有关于彭的传记,都把彭塑造为一个刚直不阿的形象,似乎历史已成定论。毛泽东和彭德怀作为井冈山时期的老战友,为何最终分手,其中的原因却少有论述。
        1998年,原彭总身边的工作人员、军事科学院前院长郑文翰中将以及王焰、王亚志、王承光同志终于打破沉默,出版了《秘书日记里的彭老总》一书,使我们了解到当年党内斗争的错综复杂,也使读者了解了庐山会议前后毛彭斗争的历史真相。
             >>>点击浏览本期目录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连载·书摘

  1. 1896年孙中山流亡英国时曾遭清廷驻英公使馆阴谋绑架,险遭杀害,后经他的英国老师康德黎先生的全力营救终于脱险获得释放,获释后他即写了一篇被难经历自述。1896年孙中山流亡英国时曾遭清廷驻英公使馆阴谋绑架,险遭杀害,后经他的英国老师康德黎先生的全力营救终于脱险获得释放,获释后他即写了一篇被难经历自述。
  2.   本书独家揭秘在毛邓长达50年的交往中,结下的深情厚谊与那些不为人知的恩恩怨怨;既有伟人高风惊世之举,又有令人扼腕而叹之事。  本书独家揭秘在毛邓长达50年的交往中,结下的深情厚谊与那些不为人知的恩恩怨怨;既有伟人高风惊世之举,又有令人扼腕而叹之事。
  3.   一个国家,有时候会在惊心动魄的浪潮卷过之后,却好像什么也没有改变;有时候又会在不知不觉之中走出很长一段路程。  一个国家,有时候会在惊心动魄的浪潮卷过之后,却好像什么也没有改变;有时候又会在不知不觉之中走出很长一段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