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文史参考》杂志专区——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

朱德是怎样当爷爷的

文 | 王凡

2011年11月09日09:03  来源:《文史参考》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孩子降生之际,恰值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发起的第三次战役结束,攻占了汉城,并歼敌19000余人。为了纪念抗美援朝的阶段性胜利,也为了让新生的男孩及早树立保家卫国之志,朱德给孙子起名“援朝”。从此,两位老人就盼着早一点抱一抱孙子。

    本文原载于《文史参考》2011年第6期(3月下),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建国后,朱老总不在军队中担任什么实际职务,而是担任了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工作并不繁忙,能有更多的时间享受天伦之乐。在颐养天年的时候,看着家里十几个孩子跑来跑去,真是一件惬意的事情

  两个孙子一个叫“援朝”,一个叫“和平”

  1950年,朱德的儿媳妇赵力平怀孕了。这期间她几次和朱琦从工作地天津到北京,在中南海含合堂朱德的寓所度假。此时,朱德已是64岁高龄,知道自己将做爷爷了,分外欣喜。朱德的夫人康克清亲自购买了为孩子做衣服、包裹的布料;几次当面或写信嘱咐赵力平,要注意营养,卧床一定要侧卧,眼睛一定不要直接对着阳光。康克清在全国妇联最初任妇幼部部长,后来任全国妇联副主席,妇幼保健工作乃是她分内工作。为了工作,她很注意相关业务的学习和琢磨,此刻这些相关知识,在家里派上了用场。

  孩子降生之际,恰值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发起的第三次战役结束,攻占了汉城,并歼敌19000余人。为了纪念抗美援朝的阶段性胜利,也为了让新生的男孩及早树立保家卫国之志,朱德给孙子起名“援朝”。从此,两位老人就盼着早一点抱一抱孙子。在朱德、康克清的敦促下,1951年劳动节,朱琦、赵力平把援朝带到北京。赵力平亲眼目睹了爷爷奶奶是怎样喜爱和呵护他们的第一个亲孙子,特别是康克清对孩子的操劳深深感动了她:“像康妈妈那样细心、操心和耐心地照料孩子,即便是亲生父母也不一定能做到。”

  康克清每天都要到东四的机关上班,一下班回家,必先来看孙子。她给孙子洗澡、换衣服。特别是后来在夏季,给孙子洗澡,她自己总累出一身大汗。她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赵力平喂奶的时间怎样分布好,应该怎样喂奶,怎样使孩子健康发育。忆及这些往事,赵力平总是心情难平:“康妈妈自己没有生孩子,她把她那份母亲的慈爱,都倾注到孙辈们的身上了。”因为看到老总夫妇为孙子倾注了太多的关爱,赵力平怕把老人累坏了,就把孩子带回了天津。无奈爷爷奶奶一个劲地念叨,反复写信,要替他们带孩子,还说他们可以找保姆帮助带孩子。朱德和康克清一再对朱琦、赵力平说,“你们都在精力最旺盛的时期,如果免去照顾孩子的拖累,可以在工作上有更大建树。”儿女拗不过老人,只好把10个月的援朝,送到了北京。一年后,赵力平的第二个孩子又出生了。此刻,朝鲜、中国同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李承晚政权四方,已开始在三八线边缘的开城展开停战谈判,虽然常常是谈谈打打,但和平前景可瞻,因而朱德为新生儿取名“和平”。

  和平刚8个月,就又在爷爷奶奶的强烈要求下,被送进了中南海。因为两个孩子都在北京,赵力平夫妇的周末和假期,便大多要到北京度过。赵力平夫妇到北京,都是自己乘车去中南海,从不让公家的车去火车站接他们。到家后,老总和康妈妈有一句必问他们的话,就是:“放几天假呀?”在假期结束的前一天,老总和康妈妈就会提醒说:“明天就到假了,该准备准备回去上班了。”

  “没有在家吃苦的兄弟,就没有我的今天”

  朱德的母亲一辈子生了13个儿女,但5个早夭,只养活了8个。由于贫困,幼年的朱德被过继给了伯父家,伯父家也很穷,但亲兄弟、叔伯兄弟中,只有朱德受到了较好的教育。

  朱德早早离开了故乡上学,养家糊口的担子,都落在了那些没有离乡的兄弟们身上了。朱德说:“是兄弟们省吃俭用,供养我读书,没有那些在家吃苦的兄弟,就没有今天的我。”他很念及兄弟之间的手足深情,尽其所能为每一个兄弟家供养一个孩子读书。

  1952年春节来临,朱德听说在京工作的侄儿朱刚要回四川故里探亲,就把他叫到中南海,让他回去后与各家商量商量,送一个孩子来北京。朱德说:“到北京是来受教育,所以告诉家里人,不要挑岁数大的,要挑在学龄左右的。来了从小学学起,一直到大学,争取能培养出几个真正的人才。”

  过完春节,朱德几个兄弟妹妹的儿子、孙子、孙女们,通过亲属和四川省委统战部部长程子健,被陆续送到北京。他们是朱子明、朱小兰、朱春元、朱和、朱玉珍、朱香林、朱香兰、朱新民、朱俊书、朱传书、刘德等。

  就在这群孩子到京前后,朱德搬进西楼新居。本来很安静的老人之家,一下子热闹起来。孩子中大的十多岁,最小的才五六岁,有男有女。朱德对这些孙辈们说:“接你们到北京是来读书的,你们还没有为国家和民族做什么贡献,所以也不能享受不该享受的待遇。”于是,朱老总除了让年纪太小、需要大人照顾的和两个女孩子,暂时先和他们住一起外,就在工作人员的住处找了两间房子,安顿了其余的孩子,并要求他们尽快学会自己管理自己。

  家里一下多了十几个“山里娃”

  孩子们刚来时,头发乱蓬蓬的,衣衫褴褛。康克清帮他们洗头洗澡,并和工作人员一起,到西单商场为每个孩子买了一套新衣服。孩子有大有小,衣服型号各异,整整买了一大包。赵力平回忆:“从那以后,每年我都要陪康妈妈这样采购几次,买四季的衣服,还有鞋子、袜子。反正不论买什么,每个孙辈都得一套,我和康妈妈一人抱一堆。所以售货员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们:这两位是怎么啦?”孩子太多了,朱老总家里就设法到后勤部,买一些部队换装换下的旧衣服和鞋子,有的太旧或有点残破,就先拿出去补。

  从内陆山乡间出来的孩子,父母们整日忙于生计,哪有时间给孩子进行什么家教,有的连大小便上厕所都不知道。年纪最小的孩子,甚至站在桌子旁一边吃就一边屙上了。这又忙坏了康克清,又得收拾,又得教孩子们各种规矩。在安排好这些孩子的食宿之后,又为这些侄孙一一联系好入读的学校。

  在乡村闲散惯了的孩子,突然进了都市的学堂,深感拘束,也读不进书;难改的乡音,既影响他们听课,也不便与同学交流。他们对学习感到吃力,总盼着回到那怎么折腾也出不了圈的中南海大园子,和自家的兄弟姐妹聚在一起纵情嬉闹。朱老总对侄孙们的表现,有些光火:接你们来,是为了学习,作有用之材的,这么畏难、放纵能有什么出息!他把侄孙们交给警卫部队加以管束调教,克服散漫旧习;还请来老师,利用周日补课,复习课堂知识,教习普通话。经历了一番调教,这些乡村来的孙辈们,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其中朱和、朱小兰、朱春元后来都上了大学,当然这是后话。

  “铅笔二分,”“冰棍三分”的账都要记

  孩子多了,多了天伦之乐,但也给朱老总家庭的生活,带来了较沉重的负担。当年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中共中央最高领袖,虽然定的是一级工资,但根据毛泽东的建议,他们拿的都是四级工资,也就是400多元。绝大多数人的工资,都是随着参加工作的年限而递增,而这几位最高领袖,又响应了毛泽东的倡导,工资实行递减制。

  那时候,任何一层的领导人,除了死工资外,就没有其他经济来源了。和党政干部相比,军队干部的薪金更高,元帅的工资和各种津贴加在一起约有700元。朱老总完全可以拿元帅的工资。但一向淡泊物质享受的他,以不在军队中担任什么实际职务为辞,坚决不拿元帅的工资。

  这样一来,他和康克清两个人的工资加在一起,才顶一个元帅的工资。虽说700元在那时也是个很大的数目,可在两位老人开销外,再加上十多个孩子的吃、穿、上学的费用,还有房租、水电费,雇保姆,接济故乡的困难亲戚等等,就变得很紧很紧了。

  据朱德家担任管家的警卫郭计祥回忆:老总家的每一笔开销,郭计祥都记上账,甚至连“援朝铅笔二分”,“和平冰棍三分”这细小的花费都一丝不苟。许多年间,基本上每月仅能余下几毛钱,偶尔有余下几元钱的时候。郭计祥记得还有几次,没到下一次领工资的时候,钱就所剩不多了,他不得不向朱老总和康克清发出警报:“出现赤字啦!”

  据几位知情的前辈回忆,当年在中共中央最高领导层中,有三位家庭比较困难是有名的,即刘少奇、朱德、陈云,原因都是家庭成员多,需要接济的亲戚多。中央办公厅曾设法给予他们补助,但除了陈云家笔者没有了解,不知情外;刘少奇、朱德在得知有额外补助后,都执意回绝了。

  没有兑现的玩具承诺

  援朝、和平上小学的时候,参加了学校的兴趣小组,后来又跟着著名画家黄胄学画国画。刘少奇的儿子刘源,也和他们在一起,刘源学写意画,朱援朝学工笔画。为了激励孙子们学有所成,康克清对俩孙子说:“如果你们勤奋苦学,画出的画能在学校公开展览,就给你们每人买一件玩具。”

  一件玩具,对孩子来说还是极具诱惑力的,因此援朝与和平狠下功夫,两个人的作品,都得了奖,被放在了学校的展览橱窗中。当两个孙子兴高采烈地把喜讯告诉奶奶时,康克清犯难了。

  两个孙子取得这样的成绩确实应该给予鼓励;而且大人对孩子的承诺,不该不兑现。可她又一想:如果只给两个亲孙子买玩具,那还有那么多侄孙呢?他们会不会觉得奶奶偏心呢?好一点的玩具起码得十元钱,要平衡的话,每人一件开销就不是小数目了。这个先例不好开呀!

  康克清只好硬着头皮对孙子说:“你们在绘画方面取得了突出的进步,很值得表扬。奶奶最初说买玩具,主要是从激励你们出发的,所以玩具就先不买了吧。”还是小学生的援朝与和平,自然无法体谅大人的苦衷,他们不干了,非磨着要买玩具。康克清觉得也应该给孩子一点物质奖励,就给援朝、和平一人买了一个考究一点的日记本。

  援朝、和平觉得这日记本虽然也挺精致的,但与他们心目中期待的玩具,还是有相当大的距离,便还是跟奶奶磨。康克清左思右想,想不出安抚之策。朱德得知此事,出来解围,对孙子说:“这样吧,我给你们每个人在本子上题几个字。”朱德在两个孙子的本子上,分别题下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在孙子的心目中,爷爷的威望还是比较高的,同时两个孙子也感到再不依不饶,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了,只好偃旗息鼓。

  除了记录开销的账本外,朱德家里还有一个记录本,是记录孙辈在学校学习情况的:谁谁成绩较好,谁谁成绩不太好,谁谁在学校表现怎么样,谁谁某月某日要开家长会,由谁谁去参加……

  因为孩子多,开家长会有时由警卫代去,但多数情况,是康克清亲自到会的。孩子学习、成长中的一些问题,都由康克清亲自处理。

  儿媳赵力平说:“让康妈妈操心的事情真是太多了!在妇联的领导中,康妈妈不像蔡畅、邓颖超、许广平、史良等,不是留过洋,就受过高等教育。她出身贫苦农家,没读过什么书。和那些人在一起工作,她本来压力就挺大;搞好分内工作,学习的任务也很繁重;还要照顾总司令,可她依然分出精力,关爱孙辈们。”

  和爷爷一起劳动种菜

  当孙辈们一天天长大,朱德对他们的关爱更多地体现在人格的培养上。朱老总通常住的地方有两处:玉泉山和中南海。从山村里走出来的朱老总和康克清,在这两住处的房前屋后,都种上了蔬菜和杂粮。他们不光是自己动手,还带领孙辈们一起干,从翻地、播种,到锄草、浇水、掏粪、施肥。特别是那些脏活、累活,朱德一定不让工作人员代劳,亲自带着孙子们干。

  由于精耕细作,照顾照料得勤,朱德家周围地里种植的蔬菜和杂粮,总是丰产丰收,自家吃不了,就送给西大灶食堂。西大灶食堂收到朱老总家送来的瓜菜,就堆在一起,展览给来食堂就餐的人看。

  玉泉山的土质要比城内的肥沃,加上一家人的悉心侍弄,收获的季节便满眼的硕果累累。有一年结了一个数十斤重的特大南瓜,被送进了中国农业展览馆。朱德的南瓜,又像当年朱德的扁担一样,被写进了报道里。

  由于朱琦、赵力平都在天津工作,家也安在天津,逢寒暑假,援朝、和平就到天津和姥姥、父母一起住一段。离京时,朱老总会对孙子们做一番交代:“虽然是去度假,但也不要只是玩。要帮父母做些家务活,争取学会一两项技能。”孙子们记住了爷爷的嘱咐,果然学了一些手艺,和平学会了生火和蒸馒头。回到北京,恰逢朱德外出视察去了,他就给奶奶演示了一番。康克清见此非常高兴,要孙子马上给爷爷写一封信,把这件事告诉他。在外地视察的朱德,通常接到家里的来信,并不一定马上回。但当他看到孙子的这信后,立即回了一封信,对孙子的进步和成长,给予了表扬。

  新中国成立以后,朱德担负的公务不是特别繁重,故而有时间到各地视察或搞一些调查研究。1964 年,他和副主席董必武到东北视察,此次出行,正逢孙子放寒假。行前,他把孙子们叫到跟前:“你们天天上学都坐汽车,知道汽车是靠燃烧汽油作动力的,可你们并不知道,汽油是怎么生产出来。先要在地层钻眼勘探,发现油层再钻井,把原油汲取上来,再输送到炼油厂提炼,然后才能炼出汽车燃烧的汽油。”孙子们不明白,爷爷为什么突然给他们讲起汽油来,直眨巴眼。朱德接着说:“爷爷这次要去视察大庆油田,在那里,可以看到汽油的全部生产过程。爷爷这次还要去好几个地方,还能看到许多机械产品和与你们生活和学习相关的用品是怎样生产出来的。所以,爷爷这次想带你们一起走,让你们了解一下,这些用品生产的全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又有多少人付出了辛勤的汗水。”

  临出发,朱德给每个孙子一个本子,要他们把这次出行每天看到的、看完后体会到的,都写下来,每日一记。那次外出,董必武把他的小儿子董良翮也带上了,他们两家在黑龙江省的哈尔滨市汇合。在哈尔滨,他们参观了飞机制造厂,看到了当时中国最新研制生产出来的歼七战斗机。孙子们随爷爷看了工厂、农村、林场。在大庆,他们跟爷爷一起登上了钻台,看到了原油是怎样从地下汲取的,看到了石油是怎样装上了油罐车运往炼油厂。他们遵照爷爷的要求,把看到、想到的,都记在了本子上。每天视察完毕,朱德就会拿过孙子们的日记,戴上老花镜,仔细地翻阅起来。他看完后,还要把孙子们叫来,将日记讲评一下,哪里写得不错,哪里尚有欠缺,应该怎样观察,怎样思考。这次和爷爷一起出行,给孙子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不光是开了眼界,还思考了许多问题。

(责任编辑:吴皓)

沈从文受"科班出身"的知识分子冷落】一次跑警报,沈从文碰巧从刘文典身边擦肩而过,刘面露不悦之色,对一起同行的学生说:“我刘某人是替庄子跑…更多

乔冠华这个人很有才华,不好对付】一次,为缓和气氛,乔冠华先呷了一口咖啡,然后说:“(基辛格)博士,你出生于德国,我是在德国获得的学位,…更多

  1. "励志帝"曾国藩
    今年11月26日是晚清重臣曾国藩诞辰200周年。200年来,曾国藩被我们多角度解读,在他身上,叠加了无数重相互矛盾的标签。内圣外王的中兴名臣也好,老奸巨猾、屠杀革命的刽子手也罢,…浏览本期目录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