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今天1867年6月13日 美国派军舰侵入台湾遭痛击   文史大讲堂:新中国前三十年(金冲及)


  《1911年:中国大革命》
  作者:马勇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1年5月
    定价:39.00元

   
    内容简介:
   
1911年中国大革命,刻意模仿一百多年前的法国大革命,力图用铁血手段推翻皇权,实现民权,但最终革命和立宪两党创造性地运用中国智慧,不战而屈人之兵地实现了革命理想:皇权退位,民权建立。
    这个事件的意义是结束了两千年的帝制,赶跑了皇帝,建立了共和,是全面现代化的起点,是现代民族国家重建的开始。

    辛亥革命的目标是刻意模仿美利坚合众国,是要建立美国式的政治架构;辛亥革命的政治手段,是刻意模仿一百二十年前的法国大革命,是要以暴力手段打碎一个旧世界,建设一个新中国。辛亥革命的前半场确实是按照法国大革命的剧本在演出,孙中山等先行者经过十几年艰辛奋斗,终于将“一个人的革命”演化成全民族觉醒,只是当武昌起义爆发后,特别是当清政府阵前换将,启用袁世凯职掌朝政,南北对峙一下子由满汉之间的种族冲突变成了汉人之间的对决,孙中山多年来倡导的民族革命立马失去合法性和正当性
    ……更多

目录

第一章 革命改良二重唱
一个人的革命
革命与改良赛跑
革命暂时领先
立宪反超革命
第二章 构建现代政治文明
迈出宪政第一步
一个时代开始
重建中央与地方权力系统
以政治改革反制革命
构筑现代政治文明的根基
第三章 民主政治的春天
后威权时代:摄政王和他的嫂子
放虎归山:袁世凯归隐
民主初步的乱象与秩序
街头政治:国会请愿的后果
……更多

第一章 革命改良二重唱

  1911年1月30日是中国旧历辛亥正月初一。所谓辛亥年,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像往常一样,辛亥年的大年初一照旧平淡无奇,该拜年的拜年,该上香的上香,京城内外一派节日气象。太阳照常升起,老百姓的日子还是那样不咸不淡,并没有什么值得记住的地方。这一天唯一值得后来历史学家反复强调的,只是发生在武昌的一件事情,即湖北革命党人蒋翊武、詹大悲、刘复基等人将先前已经存在的“振武学社”更名为“文学社”。他们以研究文学为幌子,在湖北新军中宣传革命,后来又与共进社一起成为武昌首义的发难者、领导者。文学社的成立对辛亥来说,具有极其强烈的象征意义,但究竟是象征着革命高潮的到来,还是象征着革命危机,或象征着革命进入低谷,其实还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第二章 构建现代政治文明

  清政府立宪决心并没有因为吴樾的炸弹而改变,除了国内外的支持外,还有一个重要背景就是日俄战争中的失败者俄国于此时幡然醒悟,突然加快立宪改革的步伐。这在某种程度上启发了中国人也促动了朝廷。

第三章 民主政治的春天

  清廷于1908年匆忙中宣布九年立宪,或许真的存在许多问题,不过清廷的宣布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和一段时间内平息了国内外的不满尤其是接二连三的国会请愿运动,使国内政治重新回到比较平稳缓和的轨道上来。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一个不曾预想的偶发事件,不仅彻底葬送了清政府的预备立宪,而且连清政府本身也在这个偶发事件的打击下成为历史陈迹。

第四章 革命在危机中

  慈禧太后、光绪帝之后建立的“后权威时代”的政治架构,为中国民主政治的大发展提供了外部条件,相对弱势的摄政王和他的执政团队,相对弱势的中央权力建构,都是那几年民主政治蓬勃发展的外在因素。当然,这对大清国本身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毕竟中国人的思路、情绪都被调整到了清帝国主导的政治变革上了,毕竟革命的阴影、威胁,都因立宪运动风起云涌而在逐渐消解了。如果不出意外,再有几年时间,当君主立宪完全实现时,大清国的政治安全也就没有什么问题。这是对清帝国而言。然而对于革命者来说,清政府主导的君主立宪顺利发展,蓬勃发展,其实真的是一种威胁,革命在清政府宣布要立宪了之后一直向下滑,到了1911年初,革命实际上已经处在危机之中,革命队伍严重萎缩,人心涣散,前途渺茫,除了孙中山、黄兴等已在清廷挂了号的老牌革命家无法加入政治变革的主流中,许多原本处在革命的非主流地位,或原本并不坚定的革命者,纷纷离开了革命转向了改良,加入立宪运动的主流中。

第五章 得意忘形中决策

  黄花岗起义失败了。这其实是同盟会、革命党组织的一系列起义中普普通通的一起,并没有什么深意和效果,但是由于过了不到半年,武昌首义发生了,成功了,由此,黄花岗起义的意义也被重估了。孙中山1921年在《黄花岗烈士事略序》中充满深情和诗意地表示: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色变。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载而武昌之大革命成。则斯役之价值,直可惊天地,泣鬼神,与武昌革命之役并寿。孙中山的评价当然有其道理,只是从历史主义的观点看,革命党人虽然在黄花岗起义中作出巨大牺牲,但从长时段来说并没有改变历史进程,从短期效果看,更没有改变革命党人被孤立被边缘的艰难处境,因为清廷主导的立宪运动仍在健康发展着。

第六章 树未倒而猢狲散

  四川局势僵持不下,朝廷既不愿意接受教训,下诏罪己,终止或中止铁路国有化,或者宣布全额补偿绅商损失,或者如广西巡抚沈秉堃建议,请邮传部宣布将川汉铁路公司中所有零星民间股本一律偿还,至于川路中经营亏损、倒账亏损,也先由邮传部垫认。至于具体的责任,完全可以待事态平息后仔细调查。而邮传部和盛宣怀到了这个时候依然继续较真,与民争利,不愿让步,只表示川路原有股东中有愿意在铁路国有化之后继续投资者,可以参照湖南的方式,按照一比一的比例配给国家铁路股票,一律分红分利;不愿继续投资的,参照广东的方式,一律实发六成现金,其余四成另给国家印票,分两年给还。至于川汉铁路公司实收股本,国家既全数认还,那么虚糜及倒账之款,也就包括在内了。这种拖泥带水的表态,虽然较前有了很大改善,但毫无疑问,已经对四川愤怒的绅民没有多大吸引力了。四川的局势仍在持续恶化中。

第七章 南北僵持

  从清廷的立场说,武昌起义不过就是一场军人哗变,只是与普通的哗变不同,这场哗变并没有提出什么具体的经济诉求,而是上来就将自己服务的朝廷予以抛弃,甚至宣布自己要成立什么独立的新政府。这就不是一般的哗变了,而是造反,是闹事,是一场危机王朝安全帝国安危的政治骚乱。按理说,面对这样的骚乱,除了强力镇压,还有什么道理好讲吗?然而清廷的错误就在于,面对武昌起义以及稍后成立的湖北军政府,真的不知道如何应对,因为大清国两百多年历史上确实不曾遇到过这样的事情。稍事耽搁,湖南独立,陕西、山西独立,江西独立,云南独立,这一下子将朝廷弄懵了,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第八章 和比战难:错综复杂的多方博弈

  吴禄贞原本准备一剑封喉建功立业,结束大清,创建民国,不料自己却被别人一剑封喉,成了烈士。大清国的历史得以延续一段时间,只是这种延续正像俗话说的苟延残喘朝不保夕。在北京,在朝廷的周围,强有力的瓦解作用正在完成。没有一点来自南方的消息,官军正逐步接近它的目的地,一场严重的战斗随时都可能爆发,但在京城,大家都料定它会失败,一点信心都没有。相反,革命党人却赢得了群众,答应给他们一个更好的未来,给他们减少赋税,给他们比较公正的官吏。革命党在这方面的压力也开始显现,清军的高级指挥官也公开向公使馆成员表态说,清军也是文明之师,不会不会对叛乱分子开枪。清朝外务部官员并不隐瞒他们希望看到革命党获胜的愿望。在这种情况下,清政府还能稳住阵脚那才是奇迹。

第九章 从君主到民主:一个艰辛的谈判

  对于革命党人来说,南京光复无疑是非常重大的历史事件,使南方革命党人终于有了与清廷南北对峙的可能。进,可以发动北伐直捣龙亭,即便不能用武力统一全国,也能为南方的稳定提供一种保障;退,可以南京为根据地据守东南半壁江山,这可是中国当时最富庶的地区,维持基本的生存毫无问题。至于对清廷和袁世凯来说,南京沦陷或者说失守,当然也意味着一个重大转折,全国已有十四个省脱离了清廷的政治统治,使清廷的实力削弱了不少,不过中央军依然掌握在朝廷和袁世凯的手里,除了极少数发生哗变外,中央军的主体并没有变化。所以清廷和袁世凯都面临着两难选择:战,像当年曾国藩率领湘军征战南北那样,以时间换空间,持之以恒,终能打败这些造反者;和,这对维持国家生机与活力当然至关重要,朝廷通过对既往政策的反省、调整,重新赢得大多数人的信任,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这个蜕变也非常艰难,没有脱胎换骨的勇气也就无法获得新生。权衡利弊,清廷和袁世凯还是选择了后者,以和为目标,以战为手段,以战促和,化解国内纷争,重建和平与秩序。

图书资料更多>>

  作者简介:
    马勇,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现代文化学会副会长及秘书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作者研究中国近代史三十年,颇有心得,发表著述甚丰,其中的《1890年中国故事》、《1901年中国尴尬》与这本《1911年中国大革命》属于把象牙塔的学问普及民众之作。书稿内容丰富,深入浅出,文字晓畅而有个性,较好地将学理性故事性融为一体。该书出版后,相信会对民众进一步客观认识辛亥革命、辛亥人物及中国近代史有所助益。
    图书特色:
   
本书的独特之处在于以“代价”谈“意义”。作者将这场革命的“历史意义”与其耗费的“历史代价”进行比较,指出它是多种政治势力互相妥协的结果,无论是革命派还是立宪派,袁世凯还是清王朝权贵,都有自己的坚持和自己的让步,最后以和平的方式实现了清王朝消亡,共和国成立。“中国大革命”以最小的代价成就了中国近代史中重要的转折点,开启中华民族重建现代化的探索历程,对这个“和局”的再审视无疑对后人有重要的借鉴和启发意义。

更多图书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