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

毛泽东说:“你敢要一枪,我撤了你!”

2011年06月13日13:13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在中央社会部工作队去北平为党中央搬迁做准备之前,西柏坡附近的西黄泥村又出现一个训练班,一百四五十人,由李克农挂帅。这个训练班与谭政文主持的公安训练班不同,它是以训练侦察性质的便衣警卫为目标的。这些人大部分是从中央警卫团来的,少部分来自石家庄步兵学校,几乎全是连级干部,个别是排级。全是一个一个严密审查,政治上可靠,又经过战争考验、军事动作过硬的优秀军人。

  这个训练班除一般受训外,还讲城市保卫工作、北平的人情世故以及城市生活常识,别进了城,大惊小怪,连个水龙头、电灯开关也不会用。另外,他们还每人学了一行掩护身份的手艺。

  很快,训练班改编为便衣侦察队,高富有任便衣队长,焦万友任指导员。李克农对高富有说:“打开北平,毛主席当然要去啦。这样子,北平不仅需要公开保卫,也还需要便衣,这个角色就是你的了。”

  高富有是在1937年从彭德怀的前线主力部队总指挥部的特务团调到军委警卫营的。那次一下子调来两个连队。因为半年多前周恩来去处理西安事变,在劳山遭到土匪袭击。

  自此之后,大大加强了警卫部队。原来,中央的警卫部队就三个老连,因为去了两个新连,这才成立了军委警卫营。那时,高富有是机枪班长。他1936年参军,参军前搞了一年地下工作,打了一年仗就去了延安。

  在延安,他被选进警卫部队,从此,一直担任毛泽东的内卫工作。后来,赤胆忠心的他当了中央警卫团的手枪连连长。这个工作是最胆大心细的人才能担任的工作。高富有熟悉首长的活动规律,有丰富的警卫经验。毛泽东从城南庄准备往西柏坡去时,就是高富有先去西柏坡布置警卫的。找房子,挖防空洞,安排哨兵,调查群众中有没有坏分子,清理政治环境。高富有说:“当然,西柏坡比起北平的警卫来,要好搞得多,人少,社会也没那么复杂,反革命活动起来就很难。不像北平,什么人都有,警卫太难了。”

  但是,无论多难,也要把警卫毛主席的任务完成好,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疏忽。毛泽东进城前半个月,李克农对高富有下了进城的指示。这时,北平城里已经进去了中央警卫团的先遣部队。

  李克农说:“城里城外的公安局到派出所、区政府都有我们的人,还有公开的部队,整个北平的社会秩序也大大好转,你们就一门心思负责西直门到香山这一路上,别的不管。”

  高富有接受了任务,刚要走,李克农又补上了一句:“记住,千万不能出事。”本来进城训练班是计划训三个月的,才训了两个多月,李克农就叫他们提前出发了。一听说进北平,大家当然都高兴得不得了。那时战争形势变化很快,底下又搞不清,只觉得行动比较乱,也不知道上面的目的,前一段他们去了太原,走了两天,太原光围不打,他们又返回石家庄。这次进北平会不会又是太原那个样,说进又不进,或者走到半截又返回来,没有人去想。

  4辆崭新的大卡车,赶集一般猛开一气,很快离北平只有200里了。高富有说:“休息休息吧,天太冷,受不了。车上还有几个女同志,该照顾照顾。”几个女队员过去是跑交通的,这次也跟他们一起加入了便衣队。

  便衣队指导员焦万友说:“行。”

  第二天进了北平,大卡车直接开到了中央社会部驻地绒线胡同。

  中央社会部工作队队长王范一看见他们,立即迎出去,说:“你们来啦,好吧。路上没出事吧?”

  “可以,挺顺。”焦万友说。

  “这样子吧,你们就住在万寿山后面的叫青龙桥的地方。”看样子王范早有主意,三言两语就把他们打发了。

  谁知道青龙桥在什么地方。“往有山的地方走吧。”高富有一边往外走一边自言自语。

  王范笑了:“别瞎猫撞死耗子了。”大方地给了他们一个人带路。那时候人紧张得不得了,不是以一当十,而是以一当百当千地用,给他们一个向导真是大大开恩了。便衣队100多人,大部分没下车,很快出发又拉到北平西郊。

  那时,还有国民党的起义军队住在海淀,没有撤出去,到处乱哄哄,偶尔路边上还有一半个炮弹、子弹什么的。但是,高富有明显地从老百姓的脸上看到了黎明的微笑,毕竟长长的黑暗过去了。

  到了青龙桥,才现安排住处,是东北野战军41军住过的地方。他们已经进城警备去了,还有一些人留守。房子空出来不少。便衣队除一部分住了姑子庙,大部分还住在青龙桥。几个调皮的队员听说住的是姑子庙,就悄悄地四处去看新鲜。找了半天,却发现说是姑子庙,但都是些和尚,并无姑子。那时,北平的西郊还很荒凉,萧条的周围也没什么看头,大家只好赶紧回房子蒙头大睡,先抓紧时间把以后几天的觉储备上,也不知道以后的时间里,还有没有睡觉的机会。

  后来,从北京卫戍区副参谋长位置上退下来的焦万友说:“那时管你呢,头一天住,大家吃饭安排好。第二天休息一天,洗衣服整理整理,这就很不错了。

  第三天王范就找上门来了,多一天也不给你。”

  李克农委托王范来具体交代任务。王范没有直说中央机关进北平这件事,因为是给全体队员讲,他只是说:“谁要进来不好说,你们要准备欢迎这件事。这是一个特殊任务,对你们这个队来说,对每个侦察员来说都是一个考验。”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只是谁也不说破罢了。

  王范大致讲了首长要住在什么地方,休息在什么地方,还谈了个什么问题就走了。临走王范让高富有他们把西直门到香山这条警卫专线安排个计划,弄出详细的小方案,直接报给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

  后来李克农不放心,跑来又说:“香山那地点,要绝对安全,放上30人,主要清理人员,香山慈幼院搬家,东北野战军撤出来,还有什么单位也全搬走。至于路线怎么保证首长安全,你们自己想办法。任务交给你们,放上100多人。”

  这100多个人,按照自己刚刚学会的特长,分别化装成小摊、小贩、人力车夫、修理自行车的等等。颐和园牌楼那有家老百姓,那个位置很重要,要在那搞个点,日夜守卫,但是进不去。那家老太太是卖花生的,高富有认真地想了一下,从便衣队挑了个最小的战士小高,叫他去给卖花生的老太太当干儿子。

  “打水扫地?”小高不干,他说:“再叫我干我就要跑了。”高富有劝住小战士,又去对老太太说:“这个孩子就算你亲戚,在你这里帮忙,吃饭吃我们的。”

  卖花生的老太太凭白添了一个不用管饭的壮劳力,自然很高兴,对小高很好,让他当了一年多的干儿子。那一年,小高十七八岁。当然,罪没少受。40多年后,小高成了一家大饭店的部门经理。

  便衣队在青龙桥安营扎寨后,李克农叫进城后当监狱长的安林换给便衣队一些好枪。

  难道警卫毛主席的便衣队没有好枪吗?

  没有,真的没有。

  别看高富有这个便衣队大部分是中央警卫团的战士,枪并不怎么样,还有扛步枪的,更有新分来的学生还没有枪。一听说给好枪,战士们都高兴极了,早就想鸟枪换炮了。很快把便衣队的不怎么样的枪如数上交军队部门后,高富有就拿上监狱长安林开好的介绍信,乐呵呵地去炮局监狱领好枪去了。

  关于枪的故事在中央警卫团流传很多。

  转战陕北的时候,召开过一次小河会议。那一次,陈赓来了。他问过高富有:“你们有多少人?武器怎么样?”

  高富有回答了人数后,有点难为情地说:“有4挺机关枪,24支冲锋枪,一人还有一支破短枪。另外,就是大刀了,一人一把。”

  陈赓明白,耍大刀,说明枪不怎么样,他听说一人一支的手枪中有的打不响,或者有的没子弹。于是,他大方地说:“这样,我们缴获了好多美式卡宾枪,给你150条,够用吗?”

  “够够。”高富有说:“我很愿意要,但我做不了主。”

  “给谁讲?团长?”

  “团长会同意的,只怕司令部首长不同意。”

  “这好办。”陈赓答应他去说。

  毛泽东、周恩来和任弼时正在门前的窑洞阴凉地交谈,陈赓也在。等到高富有进来,陈赓说:“李德胜同志,我想给手枪连一人一支卡宾枪。”

  毛泽东看了高富有一眼,问高富有:“他给你枪,你要吗?”

  高富有没敢吭声。

  毛泽东说:“你要枪,不能从他们手里要,那是人家从敌人手里缴获的,要枪要向敌人要。人家天天打仗,好武器有用场,咱们这里又打不了大仗。”

  陈赓说:“我已经发电报让部队送来了。”

  “你敢!”毛泽东说。

  陈赓也不敢吭声了。

  毛泽东坚决地对高富有说:“你敢要一支,我撤了你!”

  自然,150支高级卡宾枪泡汤了。

  后来,陆陆续续也有一些部队领导给警卫连枪,但总是小批量的。这回,进了北平城,鸟枪终于换了炮。炮局是国民党关共产党人的地方,解放后颠倒过来,国民党少将以上的军官关在这里。

  炮局有100多支左轮一类的好枪,是从国民党特务那里收缴来的。领回枪来的那天晚上,高富有记得不是进城后的第二天就是第三天,他两次差点儿把命交给这批好枪。

  从10多年前搞警卫开始,高富有就下定了随时准备牺牲的决心。保卫首长不是保卫自己,总要随时自我牺牲,他也愿意为了国家的事情牺牲自己。但是,领回枪的那两次险情全是无谓牺牲的性质。

  队员们全睡了。100多支枪运到队部,全是让人眼馋得不行的好枪,几个验枪人像饿狼一样扑到枪堆上去,用不着多说什么,立刻开始选枪。深夜,四周静得只有他们捡枪的声音。高富有正撅着屁股翻检,背后啪一声,枪响了,子弹似乎贴着身子飞出去的。

  一屋子响亮的枪械碰撞声嘎然停止,人们都呆呆地望着那支还飘着蓝烟的六轮手枪。原来一个手快的同志扳扳机,想过过瘾。谁知道子弹顶着膛呢,一下子响了起来,把一屋子人吓了个东倒西歪。

  高富有直起身子,还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想问问怎么回事。话还没出口,大家立刻喊他,别动,随即扑过来一堆手在高富有身上乱摸。

  奇怪?奇……怪?为什么没有枪眼?就让高富有试探地四下活动一下,胳膊腿哪里都没有毛病,全都是该怎么灵活就怎么灵活。几个人还翻来覆去在他身上找枪眼。找来找去就是没有,甚至地上连子弹壳也没有。

  明明是响了一枪呀!是响了一枪嘛。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抓过肇事的枪一看,一屋子人全笑了。老天!有这么侥幸的事儿,子弹别在枪口上没出来。不是一个型号,子弹大了一些,枪口小了一些。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要不,高富有非出师未捷身先死不可。大家虚惊一场,继续静下心来选枪。又一个同志,把枪检查了一番后,下意识地一扳机,一点也没有故意,只是下意识。

  啪!又一颗子弹射出来。这回子弹货真价实地射出来了,不偏不倚从高富有头上飞过去,擦着头发梢。高富有只觉得头上立刻煳了一长溜。幸亏高富有姓高个子却不高,如果他个子再高那么一寸半,不,不要高一寸半,就是高上半寸,也就彻底交代了。高富有身经百战,自然脸不变色心不跳。偏偏无巧不成书,有一个家属正好进来找她丈夫。一侧脸,准备东张西望呢,子弹钻到墙上去了。

  那家属立刻瘫在地上,昏了过去。因为弹洞像一只墨黑的眼睛圆睁在白墙上,知道人没事,谁也没有过分紧张,只是七手八脚把那家属弄到床上。选枪停了下来,谁也不敢再选枪了,连着走了两次火,谁知道第三颗子弹在这一大堆枪的哪一支里藏着呢?

  算了算了,先验一遍枪吧。

  其实,这堆枪从库里拿出来,公安局挨个检查过。枪和子弹是分开领的。枪里不应该有子弹。但是,枪全是左轮转盘,6个弹槽,一个槽装一粒子弹,不像一般手枪,有没有子弹一拉枪膛一目了然,左轮手枪检查起来比较费劲,一二三四五六半天,有时候就一二三四五就当成一二三四五六了,容易留下一粒半粒的。

  一支一支验完这一大堆枪,夜已经很深了。也奇怪,每一支枪的6 个弹槽都检查过,除了那两颗走火的子弹外,再也没有子弹藏在枪里。两颗子弹全叫高富有这个便衣队长赶上了。第二天告诉李克农时,高富有还是惯有的微笑。李克农立刻生了一肚子的气,说:“这刚进城,打死你,那些人怎么管?为什么不先检查?”“公安局检查过,咱们相信他们,谁知道还有漏网的。”高富有说:“还算我命大,马克思看我没完成任务,不准我开小差呢。” 李克农随即哈哈一笑。因为没出事,李克农也没多说什么。他威信高,平易近人,平时轻易不批评,只是问:“枪选好了吧?”“嗯。”高富有回答。“过两天把枪发下去,再发一些子弹,让大家对着树,可别对着人啦,练练枪法。”

  李克农交代了这么一句。

(责任编辑:张淑燕)

民国时的“天乳运动”】限三个月内所有全省女子,一律禁止束胸……倘逾限仍有束胸,一经查确,即处以五十元以上之罚金,如犯者年在二十岁以下,…更多

左宗棠与林寿图结怨】某日,林与宗棠笑谈间前方捷报至,林盛称宗棠妙算如神,佩服不已,宗棠拍案自夸道:“此诸葛之所以为亮也。” 随即,二人又谈…更多

  1. 专刊:亲历者说
    党史重大事件口述实录
      1921年7月,面对军阀混战的时代洪流,中国共产党横空出世。在毛泽东等革命先行者引领下,从红旗漫卷西风到百万雄师过大江,中国共产党历经28年金戈铁马,一举缔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新的纪元开启了。
        2011年7月,中国共产党迎来成立90周年纪念。本刊选取红军长征、开国大典、抗美援朝、西藏和平解放、“文革”、中国加入联合国、审判“四人帮”等21件党史上的重大事件,采访了30多位亲历者,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和不容错过的历史细节,串起中国共产党90年来砥柱中流的风雨历程。
                  查看本期目录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连载·书摘

  1. 1911年辛亥革命,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上的大事件。这个事件的意义是结束了两千年的帝制,赶跑了皇帝,建立了共和,是现代民族国家重建的开始。1911年辛亥革命,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上的大事件。这个事件的意义是结束了两千年的帝制,赶跑了皇帝,建立了共和,是现代民族国家重建的开始。
  2. 本书是著名学者丁启阵的最新著作,讲述了唐代诗人所处的时代与命运、他们的才华、功名、性情爱好、精神信仰和生存之道。全书分上、下两卷。本书是著名学者丁启阵的最新著作,讲述了唐代诗人所处的时代与命运、他们的才华、功名、性情爱好、精神信仰和生存之道。全书分上、下两卷。
  3. 该书描写了流亡西南的知识分子,在回归久违的故土家园之后,因内战爆发和各自的政治歧见,不得不忍痛离别,遥天相望。该书描写了流亡西南的知识分子,在回归久违的故土家园之后,因内战爆发和各自的政治歧见,不得不忍痛离别,遥天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