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今天1974年11月29日 彭德怀逝世   专题:抗美援朝 圆明园 德国统一  知青

人民网>>文史>>中国近现代史

毛泽东为何对中共第四次代表大会避而不谈?

2010年11月29日14:52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字号 】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毛泽东虽然在上海,但没有参加1925年1月的中国共产党第四次代表大会。这次会议的气氛是倾向注重城市工作,同时还有对国民党的疑虑。会议结束时发表的公报中,“农民”一词在每次提到时都与“工人”一词用连字号连接起来,好像农民不能够独立存在。会议结果对毛泽东来说是例行公事,他被赶出了中央委员会……

国共合作时期的毛泽东。中共“三大”后,毛泽东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开始参与筹备国共合作事宜。

 

  本文摘自《毛泽东传》,[美]罗斯·特里尔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1923年夏,毛泽东生平第一次来到广州。中国共产党要在这里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讨论与孙中山的合作问题。毛泽东在会议期间说:“一定要有革命的大联合,不能孤军奋战。”他很快就成为与孙中山的国民党联合的热心支持者。

  这座南方城市使他眼界大开,这里有外国人,有地处内地的湖南所没有的通商口岸。它的喧闹对这位举止有度的湖南人是一种震荡。毛泽东在广州方言的包围中无所适从。

  另一方面,这座城市毕竟位于江南。广州的气候、饮食和习惯要比北京更适合这位湖南人的口味。毛泽东和广州人一样穿着木屐穿街过巷。

  毛泽东为什么如此热心于同国民党的合作?毛泽东一直认为建立新中国的斗争是一场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1923年的国民党是反对帝国主义的。对于正在出现的孙中山―莫斯科―中国共产党这种三角联盟,反帝是较为合理的或者说是唯一能把三者维系在一起的纽带。为了反抗外侮,毛泽东也倾向于中国各阶层组成最广泛的联合。在第三次代表大会上,毛泽东对中国革命提出了预见性的策略。但张国焘不大赞成,他认为:“在这种特别场合,毛泽东关注的是农民运动。”张国焘记得毛泽东这样提出:“在湖南工人没几个,甚至比国民党员和共产党员还要少,农民漫山遍野都是。”

  大会表决是否要把劳工运动的领导权交给国民党时,毛泽东起初投票反对,难道要把这些轰轰烈烈开展起来的工会组织拱手交给只知纸上谈兵的外来权威?

  但当大多数人转向另一条道时,毛泽东也改变了自己的调子。他要与大家一致,他不得不如此。从长沙这块根据地出来以后,他要在全国性的共产党网络中开辟自己的道路。

  大会选举他为14名党的中央委员会成员之一,这使他取代极左主义分子张国焘而成为组织部长。因这一工作,他的基地迁到了上海。1923年,他的文章主要发表在党的全国性刊物《向导》上而不是在湖南的刊物上。

(责任编辑:吴皓)

相关新闻

毛泽东终生嗜好吃鱼,早年尤爱食鲤鱼。晚年,毛泽东喜食鱅鱼(俗称“胖头”)尤喜尾部肉段,还常喝鱅鱼汤。一次,巴望着汤碗里肥大的鱼头,幽默道:“这条鱼比一般的鱼头大,不知它比别的鱼聪明不聪明。想是大脑发达,应该聪明吧。多吃这种大鱼头,……更多 

由于身患重病,苇岸在医生和亲友的反复劝说下,被迫像吃药一样地开了荤,一度中断了坚持一辈子的素食,为此他在临终前深表愧悔:“我平生最大的愧悔是在我患病、重病期间没有把素食主义这个信念坚持到底,在医生、亲友的劝说及我个人的妥协下,……更多

我要发表留言

  1. 新刊(11月下)
时下,“谍战片”风头不减,国共两党在隐蔽战线的斗争,因其神秘性和充满刺激的情节,日益成为影视作品的重要题材。事实上,真实的隐蔽斗争遵循一个共同的行动原则,“不像间谍的人才是最好的间谍”,从形象到行动,“特殊化”均是大忌。利用女色、金钱收买和手枪暗杀等方式,更为中共地下工作所不允许……新刊(11月下)
    时下,“谍战片”风头不减,国共两党在隐蔽战线的斗争,因其神秘性和充满刺激的情节,日益成为影视作品的重要题材。事实上,真实的隐蔽斗争遵循一个共同的行动原则,“不像间谍的人才是最好的间谍”,从形象到行动,“特殊化”均是大忌。利用女色、金钱收买和手枪暗杀等方式,更为中共地下工作所不允许……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连载·书摘

  1.   朝鲜军队溃不成军时,斯大林为何不派兵支援朝鲜?当中国30万大军在鸭绿江畔集结时,华盛顿为何仍错误地认为中国不会出兵?  朝鲜军队溃不成军时,斯大林为何不派兵支援朝鲜?当中国30万大军在鸭绿江畔集结时,华盛顿为何仍错误地认为中国不会出兵?
  2.     它是何方党史笔记的集结。不是单纯从亲历、亲闻写起,而是从大量的史料出发,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泽东与张闻天关系的演变……    它是何方党史笔记的集结。不是单纯从亲历、亲闻写起,而是从大量的史料出发,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泽东与张闻天关系的演变……
  3.     作者是钓鱼台写作班子的助理人员、“前七篇”、“二十五条”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亲历者和见证人……    作者是钓鱼台写作班子的助理人员、“前七篇”、“二十五条”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亲历者和见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