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今天1969年1月4日 消除种族歧视公约生效   公告:《文史参考》网上订阅系统已恢复正常,欢迎访问

人民网>>文史

毛泽东访苏受冷落 临时下令卸下送给斯大林的礼物(2)

(美)大卫·哈伯斯塔姆

2011年01月04日10:53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字号 】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在12月16日到达莫斯科时,毛泽东更为愤愤不平。他并没有被当做一个把世界最大的国家带上共产主义道路的领袖,而是像历史学家亚当·乌拉姆所说的,“似乎他和保加利亚领导人没什么区别”。

    部分问题在于,毛泽东根本就不是苏联领导人想要的那种人。他对自己的成就太骄傲,太以自己是一个中国人为荣,思维太独立。通过领导这场革命,他认为自己已经变成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而不是一个乞求者。和苏联一样,毛泽东的胜利也是为了寻求独立,但同样的胜利却让莫斯科感到如坐针毡般的不安。随着毛泽东最后胜利的日益逼近,两个国家领导层之间的矛盾日渐升级。苏联人最想知道毛泽东如何看待南斯拉夫领导人铁托这个有可能因其不同政见和独立性而被驱逐出共产主义大家庭的人。苏联人担心毛泽东与已和莫斯科决裂的铁托是一类人物。实际上,莫斯科一直怀疑毛泽东是秘密的铁托分子,只要时机成熟,他就会变成最大的铁托分子。不管毛泽东在心里如何看待斯大林,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中国迫切需要某种“国际承认”,需要有人承认他们的国际地位,而苏联就是它唯一的选择。1949年10月2日,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第二天,苏联成为第一个正式承认中国合法地位的国家,但斯大林私下里仍然不想给中国人任何其他形式的友谊。

  诸多历史力量阻碍着国与国之间的真正联合,而斯大林的自大以及这两个人在各自国家的无上地位,又让他们之间的联合变得难上加难。到1949年,斯大林已经成为“伟大的斯大林”,成为持续的全民个人崇拜的真正受益者。毛泽东在制造个人崇拜方面还不够老练:苏联的个人崇拜文化毕竟已经有20年了。但是毛泽东很快就在搞个人崇拜方面超越了斯大林。尽管他最初可能还对个人崇拜持怀疑态度,但他很快就认识到个人至上的真谛。像很多其他领导者一样,他也发现,有利于领导者的东西,往往也有利于革命。而且,随着他日益显著地成为中国的唯一领导人,他开始有唯我独尊之感。

  事实证明,毛泽东在某些方面又非常像斯大林。他越是怀疑周围的人,就越相信这些人也在阴谋暗算他。于是,他开始不断清除周围的潜在“敌人”。随着个人崇拜的膨胀,随着贫苦农民对他的崇敬与日俱增,他在生活方式上开始发生变化。正如拉克尔所说的,毛泽东游长江这么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也被宣传成历史的转折点。拉克尔写道:“他不仅是一切时代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也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天才。他从来不犯错误,说的所有话都是真理,而且一句话顶别人一万句。”

  1949年12月,毛泽东终于踏上了他的第一次莫斯科之行。《纽约时报》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后因他从莫斯科发回的报道而获得普利策奖)还记得,在此前几个月里,斯大林对毛泽东即将全面胜利一事保持缄默,苏联的报刊也几乎只字不提此事。

  《真理报》在最后一版登过零星消息,“《消息报》上有过几小段报道。除此之外,很难看到‘中国’一词”。即使是在毛泽东已经踏上奔赴莫斯科的路程时,人们看到的依旧是苏联最高领导人的冷漠。斯大林的70岁大寿注定要成为社会主义阵营的一次盛大聚会,不容其他人或其他事件冲淡其重要性。12月6日,毛泽东登上前往莫斯科的专列。当时,内战刚刚结束,他担心遭到国内反动派的袭击。他乘坐装甲列车,沿线每100米便设一个哨兵。在到达东北最大的城市沈阳时,他下车检查是否有他的海报。结果,他只看到了寥寥几张,更多的却是毛泽东眼中的亲苏分子高岗为斯大林作的画像。毛泽东非常愤怒,下令卸下装有高岗送给斯大林礼物的车厢。

  在12月16日到达莫斯科时,毛泽东更为愤愤不平。他并没有被当做一个把世界最大的国家带上共产主义道路的领袖,而是像历史学家亚当·乌拉姆(哈佛大学教授,美国的苏联问题权威——译者注) 所说的,“似乎他和保加利亚领导人没什么区别”。只有两名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莫洛托夫和布尔加宁来到车站迎接毛泽东。毛泽东自备一桌丰盛的午餐,邀请这两人与他共饮。他们以与外交惯例不符为名婉言谢绝。之后,毛泽东又请他们陪同前往原定的下榻酒店,但再次遭到拒绝。当然,更没有什么大型欢迎仪式或是庆祝典礼之类的事情了。似乎毛泽东此行的目的就是来学习如何在斯大林的世界,或者说共产主义宇宙中寻找自己的位置。

  如果他是斯大林的共产主义兄弟,那就应该知道,在这个宇宙里,只有一位共产主义大哥,而且这个大哥的地位至高无上。

  赫鲁晓夫的一个助手告诉上司:莫斯科来了一个叫“毛泽东”的人。

  “谁?”疑惑不解的赫鲁晓夫问。

  “你知道的,就是那个中国人。”助手回答。这就是莫斯科对毛泽东的说法:那个中国人。他们也是这样对待这个中国人的。中国代表团的主要欢迎仪式并不是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的,而是被安排到老市政厅。用乌尔姆的话说,“这里通常是招待那些无足轻重的资本主义国家达官贵人的地方”。

  

(责任编辑:张淑燕)

纪晓岚躲在案帘之内忍了一会儿,听屋内确无异常动静,以为乾隆皇帝走了,便撩起案帘,探头问道:“老头子走了吗?”一句话顿时惹怒了一直坐于案旁的乾隆皇帝:“纪昀,休得放肆,什么老头子,别的罪过可以饶恕,你凭何称朕老头子?若讲不清道理,立即处死…更多

毛泽东对斯大林强国主义和民族利己主义的极为不满,认为他大吹自己,说什么中国的胜利是在他的理论指导下取得的。毛泽东在1958年7月同苏联驻华大使尤金谈话时毫不客气地说:“斯大林对于中国所做的这些事,我在死以前,一定写篇文章,准备一万年以后发表”…更多

我要发表留言

  1. 新刊(1月上)
    长期以来,张闻天的历史地位和功绩曾被忽视。从遵义会议开始,无论瓦窑堡会议、西安事变、释放刘志丹还是反对毛泽东与江青结婚,张闻天扮演了重要角色。由于各种原因,掌权后的毛泽东对张闻天日渐疏远。从庐山会议到“文革”期间,张闻天长期受到不公正待遇……详细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连载·书摘

  1.   朝鲜军队溃不成军时,斯大林为何不派兵支援朝鲜?当中国30万大军在鸭绿江畔集结时,华盛顿为何仍错误地认为中国不会出兵?  朝鲜军队溃不成军时,斯大林为何不派兵支援朝鲜?当中国30万大军在鸭绿江畔集结时,华盛顿为何仍错误地认为中国不会出兵?
  2.     它是何方党史笔记的集结。不是单纯从亲历、亲闻写起,而是从大量的史料出发,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泽东与张闻天关系的演变……    它是何方党史笔记的集结。不是单纯从亲历、亲闻写起,而是从大量的史料出发,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泽东与张闻天关系的演变……
  3.     作者是钓鱼台写作班子的助理人员、“前七篇”、“二十五条”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亲历者和见证人……    作者是钓鱼台写作班子的助理人员、“前七篇”、“二十五条”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亲历者和见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