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

利玛窦:岩中花树(4)

祝勇

2011年07月13日14:23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对于利玛窦来说,中国仿佛石头,一块没有沐浴基督光辉的冥顽不化的顽石。在上帝的视野中,遥远的中国还处于没有福音的蛮荒中。而对于中国人来说,利玛窦则是窗户。尽管郑和船队抵达西天极地已经将近两个世纪,但随后执行的禁海政策,使大多数中国人对外部世界几乎一无所知。

    然而,利玛窦没有死心,他不愿意再退回到自己的原点——广东,于是退至不远处的南昌,寻求着返回南京的机会,没想到在那里,一住就是3年。那3年中,利玛窦绘制了另一幅世界地图——《舆地山海全图》。这幅地图无论是刻本还是绘本,现在都已失传,但有一种摹本保存在章潢的著作《图书编》中,这是我们目前能够见到的最早的利玛窦世界地图摹本之一。

  章潢,利玛窦在南昌结识的新朋友,南昌人,明代理学家,名闻海内的王学大师。那一年,他已经68岁。《明史》在评价他时,说他从小到大没有讲过一句不好的话,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没有结交过一位不好的朋友,也没有读过一本不好的书。(“自少迄老,口无非礼之言,身无非礼之行,交无非礼之友,目无非礼书。”《明史》,卷171。)时任庐山白鹿洞书院山长的章潢甚至安排利玛窦这位西方人登上了白鹿洞书院讲堂,宣讲西学。通过章潢,利玛窦结识了众多的民间士人,包括一大批“东林党”人。这些民间士人对利玛窦的宗教兴趣寡然,对他传播的科学的魅力,却无法抵御。这使利玛窦确定了自己利用知识来传教的策略。“他确信:在荒野中,他已经找到了一条唯一可行的道路”。 ([美]邓恩:《从利玛窦到汤若望:晚明的耶稣会传教士》,第30页,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版。)

  这一次,利玛窦的命运发生了根本性的扭转。在这里,他又见到了时任江苏总督的赵可怀,并受到他的热情接待。在他们相处的几天中,赵可怀与利玛窦长时间地谈论数学和西方文明。为了使利玛窦有一种亲近感,赵可怀甚至将自己的房间布置成近似礼拜堂的样式,以便利玛窦居住在这里能做祈祷、读每日的祈祷书([美]邓恩:《从利玛窦到汤若望:晚明的耶稣会传教士》,第40页。)3年之后,这位视野开阔的官员,在任湖广巡抚期间,因得罪楚王朱华奎,遭楚王宗人府官员殴打致死。

  在南京,利玛窦又完成了一幅《舆地山海全图》。这幅世界地图是他应南京吏部主事吴中明之请完成的,对以往的世界地图作了修改。

  中国人眼中的世界,就这样在利玛窦的引导下,一点点地展开。

  吴中明刊刻的这批世界地图,有一个忠实的读者,他,就是徐光启。

  1600年,新世纪来临的时候,39岁的徐光启由上海出发,前往北京参加会试,途经南京时,他决定前往拜会这位让他崇敬的西洋传教士。他们在一起讨论的问题,包罗万象,既有东西方道德伦理内容,又有天文、历算、地理等科学问题。我们无法判断徐光启那时受到利玛窦多大程度的影响,只能通过徐光启后来的记载,知道在他心中,利玛窦是“海内博物通达君子”(《跋二十五言》,见《徐光启集》,上册。) 。那时利玛窦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位比自己年轻整整10岁的年轻人,日后将成为帝国的礼部尚书兼殿阁大学士,在自己以后的生命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这一年,徐光启的科考再度以落第而告终。当他回到南京,准备再度与利玛窦见面的时候,不久前经历过一次进京失败的利玛窦,与刚从澳门来的西班牙籍传教士庞迪我同行,毅然开始了第二次前往北京的行程。他们相向而行,却错身而过。相遇是一种巧合,但只要相向而行,这种巧合终会发生,只是在此之前,他们还都需要经历一些曲折,无论对于徐光启和利玛窦,还是对于中国与西方,都是如此。利玛窦希望这一次能够叩开紫禁城的大门,为这个国家的神圣君主施洗,那样,他的传教事业,才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整个大明帝国,才能真正被上帝的光芒所照耀。他为中国皇帝带去了数十件贡品,其中包括一座大自鸣钟、一幅绘制精美的圣母像,一台西洋琴,而最引人注目的一件,则是一册《万国图志》。(利玛窦奏疏见黄伯禄编:《正教奉褒》,第5页,上海:上海慈母堂第3次排印,1904年。)

  利玛窦或许并不知道,在道路的尽头,帝国的金銮殿已经如废墟一般荒芜,大臣们已经找不到他们的皇帝。除了疯狂地炼丹,在后宫隐身的万历已经变成一堆行尸走肉。这个以光明命名的帝国,正向黑暗的深渊,跌落。

  公元1601年1月25日,明神宗万历二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历尽劫难的利玛窦终于向浩瀚的宫殿走去。那些紧扣的门,终于为利玛窦一一打开,宫殿仿佛花朵,在利玛窦的眼前一层一层地开放。在花芯的位置上,坐着孩童一样无辜的中国皇帝。利玛窦把封面烫金、装订精美的地图集《地球大观》送给万历皇帝,告诉他,从这部地图集上,可以看到他从西方来到中国途经的路径。

  那条逶迤的路,终于伸进紫禁城的内部了,但是,到达这里的时候,他才发现,这里距离他的目标,更远了。中国皇帝不需要十字架,更不需要世界地图。中国皇帝只需要一个修表匠。宫殿修改了利玛窦的意义,使他的价值出现了耐人寻味的偏移。

(责任编辑:董倩超)

钱伟长困苦之时对美国“说”NO】1946年,已是著名力学专家的钱伟长,放弃了8万美金一年的优厚待遇,以探亲为由从美国回国,随即在清华大学机械工程…更多

蒋经国:邓小平比毛泽东更厉害】1978年,蒋经国当选“中华民国总统”。同年,邓小平复出后全面主持工作,蒋经国为此召开了一次紧急高级情报首长会议…更多

  1. 《大众电影》:失落的青春
      要不是微博上关于《大众电影》停刊的“谣言”四散,我们甚至都想不起这份曾经红极一时的杂志了,这本代表那个时代“重口味”的“艳丽”杂志,是中国20世纪80年代的一道文化风景。
      那些出位性感的封面女郎,引领了整个社会在“解冻”之后对美和自由的渴求;该刊主办的百花奖投票,被人们视为庄严的“民主盛事”。从鼎盛时期发行965万册,到今天的3万册,《大众电影》61年兴衰史,像一面文化多棱镜,折射出不同时代的社会潮流。它成了怀旧对象。人们所怀念的,不仅是一本风云一时的杂志,更是百花齐放的80年代和我们失落的青春。>>>点击浏览本期目录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连载·书摘

  1. 西方人眼中最伟大的中国皇——隋文帝杨坚,在《隋书》是却是个“好为小术,不达大体”之人,这是为何?毛泽东评价隋文帝的做法蕴藏大乱,这又是为何?…更多西方人眼中最伟大的中国皇——隋文帝杨坚,在《隋书》是却是个“好为小术,不达大体”之人,这是为何?毛泽东评价隋文帝的做法蕴藏大乱,这又是为何?…更多
  2. 三十年间,由于极“左”思潮的影响,尤其在“文革”时期,这个群体中的成员唯因家庭出身关系,在政治上遭受不公正对待,甚至备受歧视…更多三十年间,由于极“左”思潮的影响,尤其在“文革”时期,这个群体中的成员唯因家庭出身关系,在政治上遭受不公正对待,甚至备受歧视…更多
  3.   本书首次曝光惊心动魄的警卫工作和那场不见刀光剑影秘密战役中的幕后英雄,用数百张珍贵的独家照片展现建国初期的绝密档案,为你开启尘封已久的红墙记忆。…更多  本书首次曝光惊心动魄的警卫工作和那场不见刀光剑影秘密战役中的幕后英雄,用数百张珍贵的独家照片展现建国初期的绝密档案,为你开启尘封已久的红墙记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