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

揭秘:刘少奇是如何从国家主席位置上跌落的?(6)

鲁彤 冯来刚

2011年07月21日08:48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刘少奇主动出来承担责任说:“这段时间,主席不在家,我在北京主持工作,我负主要责任……。”毛泽东打断他:“你在北京专政嘛,专得好!”

  他们的历史开始被污蔑,被不知情的人们怀疑。

  针对刘少奇的“革命活动”也很快逐步升级。1966年12月,清华大学造反派头头蒯大富受张春桥授意首先公开发动了“打倒刘少奇、邓小平大行动”,公开贴标语,撒传单:“打倒刘少奇”、“打倒邓小平”、“彻底打垮刘邓资反路线的猖狂反扑”等等。在“中央文革”的支持下、鼓动下,北京各学校也纷纷打出“刘少奇、邓小平是党内最大的资产阶级当权派,是中国现代修正主义的祖师爷,资产阶级司令部的黑司令”、“打倒刘、邓”的大字报。

  12月18日,公安部长谢富治召集公安部等部门的人开会宣布:“中央决定成立一个专案组审查王光美,名称暂叫中央办公厅丙组。”交代了工作任务、方法、领导关系等。就这样,没有任何的法律手续,没有任何的中央正式文件,针对国家主席刘少奇的专案组成立!该专案组前后共有几批,始称“中央办公厅丙组”,后更名为“504组”,人员变动很大。在江青、谢富治的直接领导和指使下,专案组采取种种卑劣的手段炮制假材料、搜集诬证、假证,以诬蔑、攻击刘少奇的历史为最主要、最重要的内容。

  1967年1月1日,中南海内的造反派在刘少奇住处院墙上张贴了“打倒中国的赫鲁晓夫刘少奇”等标语。3日晚,在戚本禹指使下,造反派第一次直接批斗了刘少奇、王光美。6日,清华大学造反派设下刘少奇女儿平平遭车祸的圈套欺骗王光美到清华大学,并把她扣押。12日,戚本禹指使中南海造反派“红色造反团”第二次批斗刘少奇、王光美,刘少奇在这种逆境中,所想的仍然是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他对人民有着深切的感情。

  在一次批斗会前,刘少奇跟子女们说:“将来我死了,骨灰交给你们,要把我的骨灰撒入大海里,我生是一个无产者,死了也是一个无产者。你们记住,这是我给你们的遗嘱。”

  刘少奇鼓励子女们说:“你们一定要在群众中活下去,经受住委屈,在实际劳动中接受锻炼,人民对我不理解,对你们也可能有些过火的行动,你们一定要理解人民。中国的人民是最好的人民,爸爸是人民的儿子,你们也一定要做人民的好儿女。永远跟着党,永远为人民。在这种不正常的情况下,一定要挺住,一定不要与群众有对抗情绪。”

  刘少奇默默地看着家人,想到因自己而受牵连,不禁有些激动:“我多次跟你们说过,对我而言,人民的信任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但是,我今天要告诉你们,还要说一句,人民的误解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痛苦。”

  就这样,刘少奇向家人交代了身后事,平静地接受着“人民的误解”的“最大的痛苦”。

  随着报章连篇累牍地攻击刘少奇、丑化刘少奇的文章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刘少奇受到的攻击更加变本加厉。4月1日,各大报纸刊登戚本禹的文章《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评反动影片〈清宫秘史〉》,散布刘少奇赞扬《清宫秘史》的谎言,极尽诬蔑之能事,用八个为什么肆意攻击刘少奇说:“你根本不是什么老‘革命’!你是假革命、反革命,你就是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

  批斗进一步升级。1967年7月18日,刘少奇、王光美接到消息当晚要开大会批斗他们。刘少奇深知与家人过正常生活的时日无多,默默地望了王光美许久,静静地说:“好在历史是由人民写的。”

  晚上,刘少奇、王光美被拉去批斗,此后被分别看管。8月5日,天安门广场召开百万人大会庆祝《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发表一周年。与此同时,中南海内组织了对刘少奇夫妇、邓小平夫妇、陶铸等的批斗。

  疯狂的人群拥挤着,人们挥舞着“红宝书”,“打倒”声此起彼伏。刘少奇已是68岁的高龄,暴徒们扭着刘少奇的双臂,坐“喷气式”,揪着刘少奇斑白的头发,逼他喊打倒其他老干部的口号。刘少奇紧闭双唇,就是不喊。造反派立即施以拳打脚踢,厉声质问:“你为什么不喊口号?”

  刘少奇顽强地昂起被按住的头,坚定地回答:“我负主要  责任,要打倒,就打倒我一个人。”

  刘少奇的鞋子被踩掉了,只穿着袜子,豆大的汗珠不断地滚落,饱经风霜的脸庞因内心的愤怒而抽搐着、扭动着。被强行拉来陪斗的孩子们看到自己的父母遭受折磨,鼻青脸肿,坐在家门口的小小看到父母亲挨打,非常害怕,“哇”地号啕大哭。源源见状忙挣脱人群去照顾小小,被造反派拦住,“你要干什么?”源源怒目圆睁,强抑悲愤,“你没看到一个小孩子被吓哭了吗?”

  刘少奇和王光美被殴打着,被拥挤着,渐渐近了。突然王光美挣脱了扭住自己的造反派,扑上去抓住刘少奇的双手。刘少奇也紧紧握住王光美的双手,不顾造反派的拳打脚踢,相互凝视着,因为他们知道,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能够互相看到对方,传递心声的日子越来越少了。造反派凶神恶煞般掰开了他们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手,王光美又奋力挣脱,拉住刘少奇的衣角,死死不放,哪怕是多一会儿也好啊!这是生离死别啊!

  1967年3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决定把有关刘少奇“历史问题”材料转交“王光美专案组”调查,并指定康生分管。这样,“刘少奇、王光美专案组”正式成立,开始制造中共历史上最大的一桩冤案。此时,刘少奇已经被剥夺了所有的权利,甚至给毛泽东的申诉信也给扣押,多次提出辞职无人理会。刘少奇问题的处理大权完全被林彪、江青、康生掌握。1968年2月26日,谢富治在专案组报告上批示说:“大叛徒刘少奇一案,主要工作都是由江青同志亲自抓的。今后一切重要情况的报告和请示都要直接先报江青同志。”

  9月13日,王光美被正式逮捕,11月转押秦城监狱。刘少奇的子女也被赶出家门,或到校接受批判,或流浪街头。刘少奇独自一人被关押在福禄居前院,并不知道他的家人已经不在福禄居了。

  随着专案组进一步的所谓“调查”、“取证”,有关刘少奇的假材料拼凑了三大本。江青指定张春桥、姚文元起草一个要在八届十二中全会上通过的审查报告。

  1968年10月17日,江青一伙蓄意炮制的所谓《审查报告》定稿,集谣言诬蔑、恶毒攻击、虚假蒙蔽之大成,准备提交八届十二中全会。

  10月13日,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在北京举行,这次会议是党的历史上的一次最不正常的会议:原八届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被诬为“叛徒”、“特务”、“里通外国”、“反党分子”的就占总数的52%。第八届中央委员97人中,除去十一届全会以来去世的10人,仅有40人参加这次会议,还不过半数。开会时从候补中央委员中有选择地补了10人为中央委员,才勉强过半数。允许出席会议的候补中央委员只有9人。而被扩大参加这次会议的“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军委办事组成员、各省市、自治区、大军区、中直机关的人员等即达74人,占会议总人数的57%多。

  全会批准了《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撤销刘少奇党内外一切职务,永远开除党籍,并继续清算刘少奇及其同伙叛党叛国的罪行。”从而酿成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最大的一桩冤案。但就在这种氛围中,中央委员陈少敏拒不同意所谓的《审查报告》,在表决时拒不举手。

  但是,早就被单独关押的刘少奇根本不知道强加给他的这一系列莫须有的所谓“罪名”,更不知道他已经被“永远开除出党”。为党奋斗了终生、为中国人民的彻底解放和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奋斗了终生的刘少奇,自始至终都没有动摇过对党、对人民的一片忠诚,对共产主义事业的坚定信念。

  刘少奇以沉默反抗对他的种种诬蔑和恶毒攻击。在心力交瘁之下,刘少奇,这位已经70岁高龄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身体状况每况愈下。自1968年初开始,刘少奇陆续发生肺炎、糖尿病、高血压、植物神经紊乱等多种疾病。4月上旬,刘少奇出现神志不清、表情呆滞、动作反常、站立不稳、小步态等症状。7月上旬,刘少奇开始在慢性支气管炎基础上发生支气管肺炎。7月11日至14日病情转重,经抢救脱险,但以后又多次发作,到10月共发生较大反复5次。10月9日后,刘少奇已经完全不能进食,只能靠鼻饲维持生命。10月14日,刘少奇的《病情报告》记录说:心脏有冠状动脉疾病,脑血管有硬化及脑软化,加上糖尿病,病情极有可能突然恶化,今后如再发生反复,即可能无法救治。

  1969年4月1日至24日,中共九大召开,林彪所作的政治报告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作为社会主义革命的指导思想和“文化大革命”的理论依据确定下来,使“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和错误实践合法化。而且,九大选举的中央领导机构使林彪、江青一伙攫取了更大的权力,林彪被选为中央副主席。

  刘少奇继续被单独看管,对这些一无所知。7月5日,刘少奇支气管炎发作,发烧,咳嗽,呼吸加快,两肺杂音明显增多,心率加快。此时的《病情报告》说:“因他年龄较大,久病长期卧床,消瘦,抵抗力极差,容易发生休克、心力衰竭、糖尿病酸中毒等并发症,故预后不良,可能随时发生死亡。”

  10月17日晚,身患重病不能活动的刘少奇,被用担架抬上飞机,送到河南省开封市,秘密监禁在开封市革命委员会院内“同和裕银号”旧址的小屋内。由于长途转运,加之长期以来医疗条件跟不上,到开封后医疗条件更差,林彪、江青一伙又拒绝调拨必需药物,刘少奇病情进一步加重并迅速恶化。10月24日、31日、11月10日,三次病危。

  1969年11月12日凌晨6时45分,在到达开封后的第27天,刘少奇在河南省开封市含冤逝世。没有家人在身边:王光美被监禁,子女不知所往;家人也不知道刘少奇身在何处,情况如何。就这样,一代伟人默默地冤逝。

  刘少奇逝世后,遗体当夜即被火化,骨灰被秘密存放在开封。在火葬申请单上,从北京赶来的专案组人员冒用了“刘源”的名字,死者姓名则是外界很少有人知道的刘少奇少年时用过的名字“刘卫黄”。

  刘少奇在痛苦中彷徨,在痛苦中挣扎,在痛苦中走向了“凤凰涅槃”。

(责任编辑:董倩超)

张大千喜欢在春华楼吃饭】1929年5月,张大千在北京经友人介绍结识了京剧泰斗余叔岩,两人一见如故,结为莫逆。他们常常在一起吃饭,最爱去的地方 …更多

【基辛格与周总理交谈要照稿念】1971年7月,基辛格秘密访华,周总理与他先后进行了六次会谈,地点在钓鱼台国宾馆五号楼或人民大会堂福建厅。照中国 …更多

  1. 《大众电影》:
    失落的青春

      要不是微博上关于《大众电影》停刊的“谣言”四散,我们甚至都想不起这份曾经红极一时的杂志了,这本代表那个时代“重口味”的“艳丽”杂志,是中国20世纪80年代的一道文化风景。
      那些出位性感的封面女郎,引领了整个社会在“解冻”之后对美和自由的渴求;该刊主办的百花奖投票,被人们视为庄严的“民主盛事”。从鼎盛时期发行965万册,到今天的3万册,《大众电影》61年兴衰史,像一面文化多棱镜,折射出不同时代的社会潮流。它成了怀旧对象。人们所怀念的,不仅是一本风云一时的杂志,更是百花齐放的80年代和我们失落的青春。>>>点击浏览本期目录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连载·书摘

  1. 西方人眼中最伟大的中国皇——隋文帝杨坚,在《隋书》是却是个“好为小术,不达大体”之人,这是为何?毛泽东评价隋文帝的做法蕴藏大乱,这又是为何?…更多西方人眼中最伟大的中国皇——隋文帝杨坚,在《隋书》是却是个“好为小术,不达大体”之人,这是为何?毛泽东评价隋文帝的做法蕴藏大乱,这又是为何?…更多
  2. 三十年间,由于极“左”思潮的影响,尤其在“文革”时期,这个群体中的成员唯因家庭出身关系,在政治上遭受不公正对待,甚至备受歧视…更多三十年间,由于极“左”思潮的影响,尤其在“文革”时期,这个群体中的成员唯因家庭出身关系,在政治上遭受不公正对待,甚至备受歧视…更多
  3.   本书首次曝光惊心动魄的警卫工作和那场不见刀光剑影秘密战役中的幕后英雄,用数百张珍贵的独家照片展现建国初期的绝密档案,为你开启尘封已久的红墙记忆。…更多  本书首次曝光惊心动魄的警卫工作和那场不见刀光剑影秘密战役中的幕后英雄,用数百张珍贵的独家照片展现建国初期的绝密档案,为你开启尘封已久的红墙记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