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

蔡元培因何举拳挑战学生:有胆的就请站出来与我决斗

2011年11月24日11:00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1922年10月北大学生拒绝缴纳讲义费引发风波。按说,学校这费用收得毫无问题。印讲义的钱不是白来的,收学生的也只是工本费。但是大多数学生认为,应该是既不交钱,还要给讲义。这就不像话了,蔡先生自然不同意。蒋梦麟先生在《西潮》里面写到--“你们这班懦夫!”他很气愤地喊道,袖子高高地卷到肘子以上,两只拳头不断在空中摇晃。“有胆的就请站出来与我决斗。如果你们哪一个敢碰一碰教员,我就揍他!”

  本文摘自《那些中国人》,萨苏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做学问做到大学校长,都是斯文人,总应该有些和光同尘的意思了吧?

  不幸得很,有些事就是邪性。和尚要练武术,大学校长,也未必都这样文气的,砸汽车、打人的大有人在。

  砸汽车的,是台湾大学校长傅斯年。

  傅斯年何许人也?胡适在北大教书的时候说,现在学生里面有人比老师学问还大,说的就是傅斯年。

  台湾大学校长怎么会去砸汽车呢?确切地说需要做两点纠正:第一点是傅先生并不是自己去砸汽车,而是号召别人去砸汽车;第二点是傅先生号召大家去砸汽车的时候,自己还不是大学校长。

  那是五四时期,傅斯年还是北大的一个学生,一个有学问的小愤青。

  五四时期是怎样一个时期呢?大学生闹事敢烧外交部长家房子的时代。钱玄同说过人过四十就该死的时代。

  能和钱玄同“人过四十就该死”振聋发聩之言相提并论的就是傅斯年的“坐汽车的就该枪毙”。

  据说傅斯年作此言,是因为走路被旁边过的汽车溅了泥水,于是发出这样的抗议。

  换了老萨,大约也会这样说,不过,就是一句气话,几分钟以后就忘了。然而,傅先生说完之后,一边走一边想,越琢磨越觉得自己有道理--是啊,这年头坐汽车的有几个是好人啊!

  于是,傅先生就把这句话发表在杂志上了,而且赢得了大众的一致赞扬。

  是,大伙儿都同意,这年头,坐汽车的有几个好人啊?

  到五四运动兴起,北大和清华的学生游行到珠市口,正演讲呢,迎面开来一辆汽车,看到人多拥挤“嘀”了一声喇叭。

  在美国嘀喇叭基本等同于口出脏言。

  在中国倒没这个习惯,但是大家想起傅先生这句话来了--坐汽车的就该枪毙!

  于是,人人喊打,上去就给掀翻砸了,坐车的自然也不会平安。这场面让也在游行队伍中的一个清华学生大摇其头,从此一生反对激烈行为。

  这个人就是梁实秋。梁先生一生绵软,甚至过于绵软,但是他评价这种砸汽车行为的话,倒也值得收录下来--“我当时感觉到大家只是一股愤怒不知向谁发泄,恨政府无能,恨官吏卖国,这种恨只能在街上如醉如狂地发泄了。在这种洪流中没有人能保持冷静,此之谓群众心理”。

  已经过去了大约九十年,梁先生这句话今天还是有入木三分的感觉呢。

  说起来,学生们砸汽车,傅先生不免教唆之罪。

  人家都说傅先生学问好,却不知道这种砸汽车的性格贯穿先生的始终,到晚年都不变。抗战胜利,北平光复,大家推选傅先生做北大校长,傅先生坚决不干,说北大校长只有胡适才能干。不过他坚决要求做一段代理校长。

  这个看似莫名其妙的要求其实自有道理。傅斯年做代理校长,只为了做一件事。抗战期间北大有很多教授留在沦陷区,也有些人加入了日军开办的“伪北大”。傅斯年知道胡适这个人性格温和,恐怕不能下决心惩戒他们。于是傅斯年代理北大校长,把这些人全部开除,无论多大的名气,多高的学问一律不客气,铁面无私。

  傅先生说,自己是帮胡适清理门户。

  后来傅先生去了中国台湾办台大,不到两年就病逝了,办得如何呢?他的学生刘绍鸣借用小说说起了傅先生--“傅校长,虽然我在大洋这边的美国也拿了个什么博士,但我最骄傲的,还是杜鹃花城的那个学位。”

  杜鹃花城,也只有那时候,我才知道台大的选址还是很浪漫的。

  要说傅先生砸汽车,未免有点儿牵强,因为他的校长是后来当上的。然而,就在真正的校长中间,也不乏这样的--

  比如,要打学生……

  此人,就是北大校长蔡元培。

  看老萨写到蔡元培先生打人,估计一帮北大的师伯师叔(萨爹是北大的,所以就算是刚进北大的学生咱恐怕也得捏着鼻子尊一声师叔)已经把拳头攥起来了--蔡先生何等温文尔雅的人物,怎么会打人?你这不是造谣吗? 

(责任编辑:董倩超)

相关新闻

蒋介石因炒股欠债曾拜黄金荣为师】碍于虞洽卿的面子,黄金荣收下了当时穷困潦倒的蒋。收了蒋以后,黄吩咐蒋把那些债主请过来,在一个饭店吃饭,…更多

沈从文:台湾骂我是反动文人,共产党说我是反共老手子】解放前夕,时任北大教授的沈从文拒绝了校方送来的南下机票。选择留在北京。几乎同时,北大学生…更多

  1. 宝岛眷村背后的国共恩仇
    1949年,国共恩仇激起滔天巨浪,倾覆无数家庭的命运之舟。近200万国民党军民去往台湾,生离死别40年,剧烈的家国之痛,远非“乡愁”两个字可以一笔代过。他们到台湾后,大多生活在迁台国民党军队的“家属大院”——“眷村”。本期目录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