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中国近现代史

江青在周恩来逝世后春风得意:威逼他人写揭发材料

 

2012年02月21日09:18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江青很快拿出一份某人在政治局批邓会上的发言,指给他们看,并对黄镇说:“你看他们要把你和邓小平连在一起呢。我在那次会上还批评了他们,我说黄镇这样大年纪,在国外工作那样久,是很不容易的。你应该写揭发他们的材料。主席在上面画一个圈,对你就很有好处。”

江青与周恩来(资料图0

  延伸阅读:

  
毛泽东:等我死后,人家得把江青整死

  张思之口述:审判“四人帮”,我为异端辩护

  江青被隔离审查时,最怕别人提问哪几件事?

  怕光怕声又怕风:江青折腾人的“女皇”生活

  江青“肆无忌惮”地谈论毛泽东在延安的私生活

 



  本文摘自《红墙知情录(三):共和国外交轶事及两岸风云》,尹家民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10.10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那日夜难忘的烦恼总算从心头消失了。黄镇从红旗轿车弓身出来,晚间的冷风削着他的脸,他不觉得冷,反倒痛快。他推开自己的家门,深深呼吸着寒冬冷彻的空气,像好容易才卸下重担、恢复了自己的元气一样,他舒坦地哼起了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当他踏着薄雪碴,坦然地迈步前进时,才真正感到这个世界也是自己的世界。

  “朱霖哪,今天晚上是不是喝点酒?”黄镇兴致勃勃地喝着杯里的剩茶,心满意足地吐气。

  “什么事儿这么高兴?”朱霖放下手中的书,站起来。

  “问题解决了。”黄镇详尽描述了客人走后,毛泽东当着他和几个年轻人说的:“主席说,不要轻视老同志,我是最老的,老同志还有点用处,青年人对老同志要高抬贵手……年轻人还有些不服,试图扭转这句话,追问主席,老干部是不是要对年轻人高抬贵手呢?毛主席没有搭茬儿,沉吟良久,才说,要各自多做自我批评嘛。”

  朱霖也欢畅起来,给黄镇添上一杯水,又开柜子找酒。黄镇两手抱着烫热的茶杯,像被一股温暖的潮水所包围,他回想着说:“主席真是了不起,他要做我的工作,并不直接跟我说,而是让福特开口……”

  正说着,门铃响了,小儿子和平去开门,回来说:“爸,有人送螃蟹来了。”

  “哦,知道我们要喝酒了?”黄镇高兴得双手摊在两边,“谁呀?”

  “是王洪文副主席派秘书送来二十几只螃蟹。”

  和平话音刚落,黄镇马上手捂鼻子,表情严肃:“告诉他,我伤风感冒了,不能见客!”和平纳闷,父亲为何一听王洪文就如此敏感,动作竟敏捷得如同一个年轻人。

  “快去呀!”父亲催促着。和平到门口一说,秘书只好将螃蟹留下,悻悻而去。和平回到客厅,见父亲正在打电话,要外交部办公厅转告王洪文,送的螃蟹收到了。“这螃蟹不能吃得不明不白。”他又把螃蟹分给了陈丕显、孔原等人。

  父亲为何要这样做呢?和平到半夜突然明白:父亲不接螃蟹会被对方认为失礼,接了螃蟹而又让外交部打电话表示感谢,是要对方明白,有事请通过组织,决不和你拉私人感情……想着想着,和平扑哧笑了:父亲“感冒”得恰到好处。

  当时,尼克松的女儿、女婿也来中国访问,外交部让黄镇夫妇陪同去外地参观,他们就离开了北京。

  1月8日,他们在广州下榻。半夜,朱霖起身接电话。她听着,呼吸突然急促起来,眼泪扑簌簌成串滚下。黄镇有一种预感,在这一片黑暗中,在这不可打破的寂静中,将要发生一件事。来电话的是好友康岱沙,她说周总理已去世……黄镇在空地上站着,没法集中思想。对于在他身上长年累月暗暗积累的情感来说,这简直是晴天里的一声霹雳!再说那些恶势力,那些身居高位的卑鄙的既得利周恩来逝世,群众悼念。益者,那些自恃清高的无知者,他们正在勾结起来,使周恩来、邓小平的一切创议陷于瘫痪……

  黄镇和朱霖一直睁眼等到天亮,早饭吃不下,只好请外宾自用早餐。到机场送走外宾后,他们立即赶回北京,与总理遗体告别。

  哭声,满病房的哭声。黄镇在放声嚎哭,朱霖掩着鼻子,泣不成声。回家的路上,外交部司机杨国恩由小声啜泣也变成了痛哭……

  4月5日清明节,朱霖来到天安门广场,抚摸着那柏树上的小白花,想得很多,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黄镇多想置身于那人海之中,可他的职务不允许他出现在人群之中。但他还是坐上汽车,和朱霖一道开到天安门广场,转了一圈。看到群众海潮般地涌动,他们心里顿时痛快了许多。事后,发现有人到外交部查黄镇的汽车号码,汽车队的司机胡乱指了一辆吉普车的号码:“喏,就那辆。”

  这期间,江青异常活跃。周恩来的去世,对她来说是件求之不得的大好事。此后不久,她对一伙忠实信徒说:“我是个被关在笼子里的人。现在,我可以出来说话了。”2月底,毛主席会见尼克松那天下午5时许,黄镇正在钓鱼台18号楼参加政府官员同尼克松继续会谈,礼宾司的同志在黄镇耳边小声说:“江青那里来电话要你去一下。”

  黄镇蹙了一下眉头,跟在座的王海容讲了一声。王海容说:“我已经知道了,你去吧。”

  黄镇来到江青处。江青精神亢奋,抬高声音说:“今晚我要陪尼克松看演出,请你讲一下主席同尼克松谈话的主要内容,怕晚上要谈这些问题我不知道。”

  黄镇眨眨眼:“外交部都作了详细记录,你可以……”

  江青鼓鼓腮帮:“详细记录我以后再看,你先说说吧。”

  黄镇简要地作了介绍。江青又问:“主席谈到国内问题没有?”

  “没有。”

  “一点都没谈?”

  “没有。”

  江青懊丧地靠在椅子上,挥了一下手:“就谈到这里吧。我还要去理发,准备一下。”

  20分钟以后,黄镇又回到了18号楼。

(责任编辑:张淑燕)

相关新闻

蒙哥马利发火】英国著名的军事家蒙哥马利的笔迹很难辨认。一次,他去参观设在伦敦的布置得十分漂亮的非洲战争博物馆。他一边在大厅里漫步,一边参观…更多

丁玲:共产党有千军万马,你一支笔怎么管?】1942年延安整风时,王实味发表《野百合花》针砭时弊,最后被打成“特务”。丁玲参与批判,萧军觉得…更多

  1. 疯狂的国家机器
        从胡金铨的《侠女》、《龙门客栈》,到徐克的笑傲江湖三部曲和《龙门飞甲》,中国武侠电影塑造的许多经典大反派,原型多为明朝东西厂的太监和锦衣卫。明太祖朱元璋以宦官为羽翼强化皇权;明成祖朱棣靠宦官打开紫禁城大门,篡位成功;近300年后,宦官又为李自成开城门,亲手敲响明朝的丧钟,也为厂卫制度自掘坟墓。“明不亡于流寇,而亡于厂卫”。作为皇帝的耳目和爪牙,厂卫权力不受约束,对体制的腐蚀和人权的践踏,致使特务政治登峰造极。这驾“疯狂的国家机器”最终刹不住闸,推着大明王朝冲向毁灭的深渊。
        >>>本期目录    >>>在线购买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