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世界史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一个月,没人相信战争会爆发

2012年02月21日09:59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在要求德国从比利时撤军的最后通牒到期之后,英国在8月4日上午11时,向吃惊的德国人宣战。欧洲主要的强国中只有意大利在这场冲突中置身事外。除了意大利以外,自1815年以来第一次,所有的欧洲列强在1914年8月4日,投入一场仅在一个月以前根本没有人相信会发生的战争里。

  

 

一战时的法国士兵(资料图)

 

    本文摘自《西洋现代史》,罗伯特·帕克斯顿著,陈美君、 陈美如(译),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奥地利和德国曾经希望奥塞战争可以维持局部化,就如同另一次巴尔干战争。但是,军事同盟与列强竞争从一开始就具有将冲突扩大的威胁。德国敦促盟国奥匈帝国,把握机会在巴尔干半岛上掠夺大量利益;而决心防止奥地利进一步壮大的俄国,因为与法国签订的互相防御条约而深具信心;法国与英国也签订了非正式的防御协议。但是同盟未必总会讲信用,当时也还不清楚是否有其他列强会卷入。战争升级的程度,视竭力防止战争的政治家们的外交手腕、对情报的利用、对自己复杂的军事机器的控制,以及他们对所做的选择——是战争还是蒙羞——的感觉而定。

  俄国的动员

  俄国无法承受另一次如1908年在波斯尼亚所蒙受的耻辱,所以是最直接受到奥地利向塞尔维亚发出最后通牒所影响的国家。在危机之后,俄国开始实施增兵到220万人的大规模军备重整计划。首当其冲背负使国家蒙羞之责的伊兹沃尔斯基,已被免去外交大臣的职务,出任驻盟国法国的大使,他的继任者萨宗诺夫(Sergei Sazonov)对于俄国的泛斯拉夫爱国者指责他遇事懦弱这一点特别敏感。1914年7月,法国总统彭加勒(Poincaré)对俄国进行国事访问,因为其宴会与演说而兴奋不已但又疲备不堪的萨宗诺夫,没有办法冷静处理奥地利与塞尔维亚之间的局势。在知悉7月24日奥地利给塞尔维亚的最后通牒各项条件时,俄国政府差点命令部分军队对抗奥地利。奥地利在7月28日向塞尔维亚宣战,俄国仓促下令武装。奥地利向俄国保证,他们无意永久吞并塞尔维亚,只是想要展示奥地利征讨塞尔维亚的决心有多坚决。7月29日上午11点,俄国开始动员与奥匈帝国接壤的四个军区。

  随着俄国军队的部分动员,军事技术首次对显露的危机施加决定性的压力。现代大规模军队战争的准备,已经变成一种非常复杂的事情,必须运用周密的计划征召数百万后备军人,要将他们编入适当的部队,并配发补给品和装备,还要利用铁路将众多的武装军人和军备运往前线。动员计划最微小的改变,都有使整个过程功亏一篑的危险。灵机一动的做法可能足以致命;但个人必须遵照计划而行,否则就会陷入绝望的混乱之中。

  俄国的总参谋部已经根据纯技术方面的考虑,绞尽脑汁制订了动员计划,而并未考虑他们那些精心策划的时间表与战略安排所包含的外交意涵。他们的动员计划是为了同时对抗德国和奥地利而设计。将军们向萨宗诺夫与沙皇断言,如果只部分动员对抗奥地利,将会使整个军队乱成一团。此外,众所周知,俄国军方必须抢先行动,才能赶上德国的军事准备工作。如果无法迅速下令总动员,俄国就永远没有机会应付德国可能发动的攻击。

  面对这些技术上无法妥协的要求,沙皇勉强在7月29日稍晚下令总动员。不过在接到柏林的堂兄“威利”(Willy)发给“尼奇”(Nicky)的警告电报之后,沙皇又在午夜前撤销了他的命令。在将军们与萨宗诺夫强烈的恳求之下,沙皇在7月30日早晨再度下达总动员令,以免在与德国之间可能发生的战事上误失先机。第二个列强已经无法避免地选择了主战的立场。

  法国的意向

  在俄国决定动员的时候,法国的态度依然不明朗。关键的一点是,俄国唯一的大陆盟国法国,是否会因为抱着这场欧洲战争可能会让他们收回1871年割让给德国的阿尔萨斯与洛林省的希望,而鼓励俄国参战。正如我们已经了解的,法国总统彭加勒与总理维维亚尼(Viviani)在奥地利对塞尔维亚的要求为世人知悉之前,曾经到圣彼得堡进行国事访问。这次访问中例行的盛宴与阅兵,无疑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强化俄国人对法俄协约的信心。此外,从7月23日到29日,这两位法国主要领袖正值乘坐法国战舰的返航途中,因而对于事态发展并未起到任何直接的作用。由于他们不在国内,经验不足且无威望的司法部长皮恩凡纽-马丁(Jean-Baptiste Bienvenu-Martin)领导着政府。这些意外事件,使得驻圣彼得堡的法国大使莫利斯·帕雷奥洛格(Maurice Paléologue)肩负格外重大的责任。显然没有得到巴黎方面的明确指示,他让他对俄国宫廷生活的热忱与最近国事访问所带来的激情,扭曲了他的判断力。他热情地允诺萨宗诺夫,法国将无条件给予支持,却未将俄国在德国和奥地利边境动员的情况通知本国政府。他的失误,使法国政府无从了解“承诺支持俄国”所代表的完整涵义。

  人们怀疑,身为热诚的爱国者,以及家乡洛林被占领的情况下,彭加勒总统为了要收复失土而希望开战。不过,只有间接的证据支持这种看法。7月29日彭加勒回到巴黎之后,法国政府一面呼吁慎重,一面向俄国大使伊兹沃尔斯基保证“法国已经准备履行所有的盟友义务”②。协议的义务只是在俄国遭受德国或由德国支持的奥地利攻击时,法国必须出兵协助俄国。直到此时为止,法国慎重地拒绝支持俄国在巴尔干的冒险行动,就如同1908年的波斯尼亚危机一般。不过法国担心如果再一次置身事外的话,那么当俄国再度经历一次巴尔干羞辱时,将会终结法俄协约的关系,而单独面对德国。

(责任编辑:董倩超)

相关新闻

蒙哥马利发火】英国著名的军事家蒙哥马利的笔迹很难辨认。一次,他去参观设在伦敦的布置得十分漂亮的非洲战争博物馆。他一边在大厅里漫步,一边参观…更多

丁玲:共产党有千军万马,你一支笔怎么管?】1942年延安整风时,王实味发表《野百合花》针砭时弊,最后被打成“特务”。丁玲参与批判,萧军觉得…更多

  1. 疯狂的国家机器
        从胡金铨的《侠女》、《龙门客栈》,到徐克的笑傲江湖三部曲和《龙门飞甲》,中国武侠电影塑造的许多经典大反派,原型多为明朝东西厂的太监和锦衣卫。明太祖朱元璋以宦官为羽翼强化皇权;明成祖朱棣靠宦官打开紫禁城大门,篡位成功;近300年后,宦官又为李自成开城门,亲手敲响明朝的丧钟,也为厂卫制度自掘坟墓。“明不亡于流寇,而亡于厂卫”。作为皇帝的耳目和爪牙,厂卫权力不受约束,对体制的腐蚀和人权的践踏,致使特务政治登峰造极。这驾“疯狂的国家机器”最终刹不住闸,推着大明王朝冲向毁灭的深渊。
        >>>本期目录    >>>在线购买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