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中国近现代史

“我一生的历史,已经够光荣了”

邓小平“篡改历史,硬将自己塞进遵义会议”?

2012年02月22日09:34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1973年2月,邓小平根据中央通知从江西返回北京,等待安排工作。一天,有一位在中国革命博物馆工作的老一代革命家的女儿去看望他,谈话间问到参加遵义会议之事,邓小平泰然自若地说:遵义会议,我参加了就是参加了,没有参加就是没有参加,我一生的历史,已经够光荣了,不会没有参加遵义会议硬说参加了,来增添一份光荣……

遵义会议油画(资料图)

  延伸阅读:

  ·
毛泽东的深谋远虑:为邓小平的复出埋下政治伏笔

  ·“四人帮”垮台后中南海依然分裂:放不放邓小平出山?

  ·
薄一波评价邓小平:“一人千古,千古一人”

  ·
邓小平:主席呀,“文革”的结论我作不合适,我是桃花源中人


  本文摘自《历史的见证:“文革”的终结》,薛庆超 著,九州出版社,2011.4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接上篇:   “党内斗争”造成了邓小平的“婚变”悲剧

             毛泽东谈自己曾受压:人没有压力是不会进步的



  在中国共产党八十多年的历史上,在重要的历史发展关头召开的具有历史性伟大转折意义的会议,一共只有两次。

  第一次是1935年1月中共中央在红军长征途中召开的遵义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次会议在“左”倾教条主义路线统治全党,造成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和长征初期失利的情况下,结束了“左”倾教条主义路线在中共中央的统治,开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核心的领导。在中国革命的危急关头,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次具有重大意义的历史性的伟大转折。第二次则是1978年12月中国共产党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

  遵义会议在中国革命最危急的关头,在党和红军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结束了“左”倾教条主义在中共中央的统治,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的正确领导,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是中国共产党在民主革命时期的一个伟大的历史性转折点,是中国共产党从幼稚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从此,中国共产党走上了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独立自主地解决自己的路线、方针和政策的轨道。遵义会议期间,邓小平是与毛泽东住在一起的。这对于两人互相交换意见,对于及时根据毛泽东的要求安排会议、组织会议、议定会议文件等,无疑是十分重要和方便的。当然,这也体现了毛泽东对邓小平——这位新上任的中央秘书长的高度信任。

  邓小平在遵义会议上没有发言。作为中央秘书长,筹备会议、做好会务工作、做好会议记录,是他的主要职责。根据与会者的身份和会议级别(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邓小平应当是遵义会议发言情况的记录者。

  关于这一点,可以从周恩来的一次谈话中得到证明:

  周恩来的谈话是这样被披露出来的。1984年,美国著名记者、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为撰写《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专程来中国,在他的好友谢伟思和妻子夏洛特的密切合作下,沿着当年红军长征的路线,进行了实地采访。在搜集关于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历史资料的过程中,经过中共中央有关方面的批准,他获得了一项“特权”——可以访问所有他愿意访问的还健在的长征参加者。同年12月26日,在毛泽东诞辰91周年这一天,长征中担任红三军团政治委员的遵义会议参加者杨尚昆会见了他。

  当哈里森·索尔兹伯里问到邓小平参加遵义会议的情况时,杨尚昆回答说:“(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我到遵义,遵义的同志问都是哪些人参加了遵义会议,我一一作了回答。他们又问邓小平同志是否参加了?我说好像不记得他参加了。回到北京,我问周总理,总理说小平同志参加了。当时担任会议记录,他是党中央秘书长。”

  这样,邓小平作为中共中央秘书长参加遵义会议的历史事实得到了最权威的确认。

  但遗憾的是,遵义会议迄今已经召开好多年了,而这次会议的记录却一直没有被发现。

  在长征中,中共中央的重要文件都是装在几个白铁皮箱子里,或由人挑,或用马驮,随中央机关一起行动。中央主要负责人走到哪里,“挑子”就跟到哪里。

  博古在遵义会议以后离开中央总负责人的领导岗位,履行的交权手续,就是把“挑子”交给了代替他在中央“负总责”的张闻天——史称博古“交挑子”。当时在遵义会议上唯一坚持“左”倾教条主义错误的何克全,还在会后私下对博古说:“挑子不能交……”博古没有听他的话,一方面因为确实感到自己作为中央总负责人力不从心,另一方面对党和红军受到的重大损失也心中有愧,最主要的是博古不计较个人的得失,坚决执行遵义会议的决定。

  那么,里面装着遵义会议记录的那个“挑子”哪里去了呢?第一种可能,是在红军四渡赤水时,一次过浮桥时,驮“挑子”的马突然受惊,失蹄落水,“挑子”也就沉落赤水河中了。当时天上有敌机轰炸,四周有敌人的追兵,谁也顾不上仔细清点丢了什么东西。第二种可能,是在解放战争中,胡宗南军队进攻延安之前,中央机关“坚壁清野”,把一大批中央重要文件装箱后,运于荒山野岭之处秘密掩埋了。到人民解放军收复延安时,中央机关已经迁到了河北平山县的西柏坡。全国解放后,寻找这批文件时,因为历经战乱,几年间又有几次大雨,早已把掩埋文件的地方留下的痕迹冲刷得一干二净,谁也记不得这批文件到底是埋藏在什么地方了。

(责任编辑:张淑燕)

相关新闻

蒙哥马利发火】英国著名的军事家蒙哥马利的笔迹很难辨认。一次,他去参观设在伦敦的布置得十分漂亮的非洲战争博物馆。他一边在大厅里漫步,一边参观…更多

丁玲:共产党有千军万马,你一支笔怎么管?】1942年延安整风时,王实味发表《野百合花》针砭时弊,最后被打成“特务”。丁玲参与批判,萧军觉得…更多

  1. 疯狂的国家机器
        从胡金铨的《侠女》、《龙门客栈》,到徐克的笑傲江湖三部曲和《龙门飞甲》,中国武侠电影塑造的许多经典大反派,原型多为明朝东西厂的太监和锦衣卫。明太祖朱元璋以宦官为羽翼强化皇权;明成祖朱棣靠宦官打开紫禁城大门,篡位成功;近300年后,宦官又为李自成开城门,亲手敲响明朝的丧钟,也为厂卫制度自掘坟墓。“明不亡于流寇,而亡于厂卫”。作为皇帝的耳目和爪牙,厂卫权力不受约束,对体制的腐蚀和人权的践踏,致使特务政治登峰造极。这驾“疯狂的国家机器”最终刹不住闸,推着大明王朝冲向毁灭的深渊。
        >>>本期目录    >>>在线购买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