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中国近现代史

彭德怀一封信就触怒了毛泽东,彭真竟敢讲那话?

2012年02月23日11:05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彭真从来都是披肝沥胆,直话直说。他的一席话,震惊了在座的所有人。因为在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写了一封信,就触怒了毛泽东。而彭真的话,比彭德怀而言,有过之而无不及。次日,周恩来的发言,明显是要保护彭真,也要保护毛泽东的威信不受更大的冲击。

1956年4月2日,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彭真等中央领导同志接见出席新华社国内分社工作会议的全体代表。(资料图)

  延伸阅读:

  ·
彭德怀:毛泽东庐山打了我一闷棒,还不准辩驳!

  ·
揭秘:刘少奇是如何从国家主席位置上跌落的?

  ·
毛泽东“文革”中为何翻起刘少奇致命历史旧账?

  ·
是什么让中国人集体头脑发热搞“大跃进”?

  ·
毛泽东最后一次约谈彭德怀:“也许真理在你那边”

  ·
历史声音52:彭德怀上万言书指责大跃进,毛泽东大怒

  ·刘少奇要“推翻”毛泽东:检讨“大跃进”竟强调“人祸”



  本文摘自《刘少奇在建国后的20年》,鲁彤 冯来刚 著,辽宁人民出版社,2007.1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刘少奇看问题向来是很透彻的,这一句话就点到了问题的实质。庐山会议后,全党上下怕右,“宁左勿右”,以至于很多问题都得不到切实的解决,都是因为在思想上有顾虑。

  彭真披肝沥胆,直话直说:“我们的错误,首先是中央书记处负责。包括不包括毛主席、少奇和中央常委同志?该包括就包括,有多少错误就是多少错误。毛主席也不是什么错误都没有。三五年过渡问题和办食堂,都是毛主席批的。”

  顺着彭真的思路,邓小平接下来就说:“我们到主席那儿去,主席说,你们的报告把我写成圣人,圣人是没有的,缺点错误都有,只是占多少的问题。不怕讲我的缺点,革命不是陈独秀、王明搞的,是我和大家一起搞的。”

  彭真感觉到,有毛泽东这个表态,就更无顾忌:“毛主席的威信不是珠穆朗玛峰,也不是泰山,拿走几吨土,还是那么高;毛主席的威信是东海的水,拉走几车,还有那么多。现在党内有一种倾向,不敢提意见,不敢检讨错误。一检讨就垮台。如果毛主席的1%、%的错误不检讨,将给我们党留下恶劣影响。省市要不要把责任都担起来?担起来对下面没有好处,得不到教训。各有各的账,从毛主席直到支部书记。”

  彭真一席话,震惊了在座的所有人。因为在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写了一封信,就触怒了毛泽东。而彭真的话,比彭德怀而言,有过之而无不及。

  第二天,周恩来发言说:“我们是一步一步地退,是被迫调整。另外,许多超越阶段的东西没有批判,也不能很好地调整。一个国家搞几个独立的工业体系,理论上站不住。指标、下放、独立体系我要负责,现在要批判。”

  显然,周恩来是要保护彭真,也要保护毛泽东的威信不受更大的冲击,因此他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使会议不触及毛泽东的威望。

  但是,有人抓住不放。

  周恩来发言后,陈伯达接着发言,没有顺周恩来的思路讲,而是接着昨天的彭真发言讲,又走了回去:“彭真同志昨天关于毛主席的话,值得研究。我们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是不是要毛主席负责?是不是要检查毛主席的工作?现在的根本问题是中央不能集权。”

  话里透着弦外之音,也可以听得出“霍霍”的磨刀声。

  有彭德怀之前鉴,彭真不得不对陈伯达的话作出回答:“关于毛主席的问题,要说清楚。似乎彭真讲毛主席可以批评,是不得人心的。我的意思是不要给人一个印象:别人都可以批评,就是毛主席不能批评,这不好。”

  彭真这番话,实际上后来毛泽东作出了回答:毛泽东将会议延期,开了一个“出气会”,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他在1月30日的讲话中说:“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我不是要向别人推卸责任,其他一些同志也有责任,但是,第一个负责的应当是我。”

  21日,报告起草委员会继续开会。刘少奇首先发言说:《农业纲要四十条》没有经过调查研究,可以修改。4、5、8(指纲要中规定的粮食产量淮河以北亩产400斤,长江以北500斤,长江以南800斤)提法本身不大科学,农业方面确有人有意见,这个问题值得研究。

  刘少奇说这个话,实际上是对柯庆施的发言中,存在的还要肯定《农业纲要四十条》,看来还要来个“继续大跃进”而说的。可见,统一党内的思想还是要经过争论的。

  薄一波说:“跃进的提法,不要随便提,正常情况不能跃进,只有在各种条件凑在一起时才能跃进。工业、农业都是如此。”

  邓小平说:“基数越大上去越困难,美国每年只能2%,苏联12%就了不起啦,技术革命发生大变化才能跃进。”

  彭真说:“总路线还好解释,‘大跃进’不好解释。”

  刘少奇最后说:“还是要提跃进,‘三面红旗’少一面不好。但对‘大跃进’要有新的解释,要从历史时期看。”

  这样,对“大跃进”的认识,基本上回答了柯庆施提出的疑问,也基本上达成了一致。至此,党内高层领导干部对根本问题的认识上真正做到了实事求是。

(责任编辑:张淑燕)

相关新闻

蒙哥马利发火】英国著名的军事家蒙哥马利的笔迹很难辨认。一次,他去参观设在伦敦的布置得十分漂亮的非洲战争博物馆。他一边在大厅里漫步,一边参观…更多

丁玲:共产党有千军万马,你一支笔怎么管?】1942年延安整风时,王实味发表《野百合花》针砭时弊,最后被打成“特务”。丁玲参与批判,萧军觉得…更多

  1. 疯狂的国家机器
        从胡金铨的《侠女》、《龙门客栈》,到徐克的笑傲江湖三部曲和《龙门飞甲》,中国武侠电影塑造的许多经典大反派,原型多为明朝东西厂的太监和锦衣卫。明太祖朱元璋以宦官为羽翼强化皇权;明成祖朱棣靠宦官打开紫禁城大门,篡位成功;近300年后,宦官又为李自成开城门,亲手敲响明朝的丧钟,也为厂卫制度自掘坟墓。“明不亡于流寇,而亡于厂卫”。作为皇帝的耳目和爪牙,厂卫权力不受约束,对体制的腐蚀和人权的践踏,致使特务政治登峰造极。这驾“疯狂的国家机器”最终刹不住闸,推着大明王朝冲向毁灭的深渊。
        >>>本期目录    >>>在线购买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