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中国近现代史

张春桥对毛泽东旁敲侧击:是不是看中了王洪文?

2012年04月27日10:31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张春桥琢磨着毛泽东为什么问起王洪文。他意识到,毛泽东正在考虑中共十大的人事安排。毛泽东突然问及王洪文,莫非他看中了王洪文?

  

审判“四人帮”(资料图)

    延伸阅读:

   
    ·周恩来弥留之际叮嘱张春桥:好好帮助王洪文

    ·张春桥的真实身份:潜伏在中共的国民党特务?

    ·
毛泽东哪句话让张春桥等人“嗅到”危险气息?

    ·毛泽东没唱成的“将相和”:曾力促许世友和张春桥团结

    ·毛泽东选过三个接班人,最后一个为何是没资历的王洪文?

 

    本文摘自《“四人帮”兴亡》,叶永烈 著,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对于王洪文来说,1972年9月7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王洪文坐飞机离开上海,前往北京。随行的只有他的秘书廖祖康。

  是中共中央召开中央委员会议?不像,因为徐景贤、王秀珍、马天水都在上海。

  是出席别的什么会议?也不像,因为去开会带个小包就行了,这一次他带着箱子。

  下了飞机,轿车直抵北京钓鱼台九号楼。从此,王洪文和廖祖康住进了二楼的侧楼。

  九号楼二楼,住着两位“大人物”:一上楼梯,那里住的是姚文元。往里,则住着张春桥。

  从这一天起,王洪文成了张春桥、姚文元的邻居。九号楼二楼,成了“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一、二、三把手的大本营。

  最初,就连王洪文自己也闹不清楚调他进京干什么。当时,张春桥给他挂长途电话,据说是来北京学习。学习什么?不得而知。

  一到北京,王洪文对那种昼夜颠倒的工作时间表很不习惯。无奈何,张春桥、姚文元是那样工作的,他也不得不“同步”进行:每天不再是早上六点起床,而是下午三四点钟起床。起来后,看看文件。吃过晚饭,出席各种会议。略事休息,从午夜起开始办公,处理文件。直到清晨,吃过早饭,拉上灯芯绒窗帘,遮住那明亮的阳光,开始睡觉。

  这是毛泽东的工作习惯。张春桥、姚文元不得不与毛泽东“同步”。王洪文呢,也只得随之“同步”。这种类似于上海国棉十七厂的夜班工人的工作时间表,使初来乍到的王洪文感到疲惫不堪,不住地抽烟。

  在上海,王洪文的“小兄弟”们你来我往,热热闹闹。进入钓鱼台,王洪文如同变成了垂钓老翁一般需要平心静气:“中央*”办公室给他送来四卷《毛泽东选集》,还有烫着金字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文集。这些都是他来京学习的课本。

  一是读书,二是开会。七机部的会议,关于河南的会议,关于湖南的会议……一个一个的会,要他去参加。他只是一个列席者而已。只带耳朵,不带嘴巴。坐在那里旁听,如此而已。这种“旁听生”生活,也是他来京学习的项目。各种各样的会场,成了王洪文的“课堂”。

  王洪文感到困惑,感到寂寞,他不知道调来北京究竟干什么。实在闷得慌,他只好给马天水挂长途电话,听听上海消息。自从他离开上海之后,张春桥指定由马天水主持上海的日常工作。上海依然是“三驾马车”,只是由“王、徐、马”变成了“马、徐、王”。如今的那个“王”,是王秀珍。她成了上海“工人造反派”的领袖人物。

  王洪文并没有意识到,他的邻居——张春桥,正用嫉妒的目光注视着他。

  张春桥只是对王洪文说,中央调他来京是让他来学习。至于学习的时间多长,为什么来京学习,张春桥都没有明说。

  张春桥的心中,一清二楚。

  林彪的自我爆炸,陈伯达的下台,使排在张春桥之前的两个名字勾销了,张春桥从第七号人物递升为第五号人物,即毛泽东、周恩来、康生、江青、张春桥。

  林彪是当时中共中央唯一的副主席。九大来了个“嘴啃泥”之后,副主席空缺了。

  张春桥的眼睛,盯着那空了的位子。特别是毛泽东下令筹备中共十大之后,张春桥以为机会来了,正在谋算着怎样才能成为中共中央副主席。

(责任编辑:董倩超)

相关新闻

胡适夫人江冬秀“GO”跑小偷】1949年之后,胡适夫妇住在美国纽约,虽住在大使级的住宅区,但破烂的公寓,却没有大使级的防盗设备,这难免遭小偷惦记…更多

章太炎泄愤:杀了“袁皇帝”的头!】袁世凯称帝后,章太炎为了泄愤,每天大书“袁贼”。他大量饮酒,每次必以花生米为下酒菜,吃时去其蒂,说:…更多

  1. 有戏——
    北京人艺60年
        人艺是个演剧团体,有“戏比天大”的说法。
      实际上,戏不会比天大,戏要顶到天的时候,也就是排戏、演戏的这些人,命运转折的时刻。
      曹禺、老舍、焦菊隐、于是之……人艺那些顶尖的艺术大师,他们的人生如戏,他们的戏,也是无常人生的投影。
      我们记得《龙须沟》、《雷雨》、《日出》,更记得《茶馆》里漫天飞舞的纸钱,和祥子拉着车,在烈日与暴雨下奔跑的背影。
      一代又一代戏迷,在首都剧场的舞台下老去。
      他们还在看戏。>>>浏览本期目录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