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中国近现代史

陈毅追悼会上周恩来致悼词:不足六百字却两度哽咽失语

2012年05月04日09:19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我们家里有时也发生吵架,吵架是难免的,你们家里不也是常吵架吗?但你们推翻朗诺反动集团是团结一致的……”在毛泽东与西哈努克亲王继续交谈时,叶剑英轻轻走到周恩来身旁,递过去几页稿纸,周恩来接到手中,不解地抬头望望叶剑英,叶剑英拱手再三,未语而退。这样,致悼词者便由叶剑英换成了周恩来。

周总理和陈毅出席万隆会议归国后在成都合影(1955年5月)

毛主席和陈毅在一起(1958年)(资料图)

  延伸阅读:

  
·
“文革”时陈毅怒斥林彪:伟大的党就只有11个人干净?

  ·真相:“文革”中陈毅为何被诬蔑为“反毛主席”

  ·毛泽东在陈毅追悼会上:林彪是要把我们这些人都搞掉的

  ·陈毅在“文革”批斗会上发表演讲:你们别太猖狂!

 



    
  本文摘自《陈毅元帅的最后岁月》,铁竹伟 著,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陈毅追悼会的前前后后

  陈毅同志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投身中国革命,不久即成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名将。全国解放后,他领导建设新上海;接着,在外交战线上叱咤风云,成为二十世纪国际杰出的政治家、外交家。在陈毅同志光辉的一生中,这些无疑占着十分重要的位置。但是,他还有着更加显赫的一页,“文化大革命”中他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为党为国直言无讳,充满着浩然正气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本文讲述了1972年陈毅同志追悼会的前前后后,展现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一批昔日老战友对陈毅的深情惜别,感人肺腑,催人泪下。

  老战友们垂泪送别

  朔风凛冽,大地冰封。夜色是这样的黑,这样的浓。忙了整整一天的周恩来,沿着狭窄的楼梯,一级一级走进地下甬道,转进右面的房门,里面就是301医院的太平间。陈毅的遗体已经移至这里。

  说是房间,似乎称为加宽的走廊更合适,不足十平方米的房间,三面是洞开的大门。朝西是双开门,直通一条带水泥棱条的坡梯,此时呼啸的西北风卷着黄沙细土直灌而入,把摆满坡梯两旁的花圈上的挽联、纸花吹得索索作响。

  陈毅静静躺在风口,身上只盖着一层白布床单。

  周恩来清癯的面容凝聚着深沉的悲痛,他恭恭敬敬向陈毅的遗体三鞠躬,礼毕,径直走到陈毅床边,伸手掀起床单的一角,缓缓地摸了摸陈毅的手背,泪水潸然滚落。周恩来重新为陈毅拉平床单,动作轻缓、小心,床单盖好后,又往里掖了掖。

  立在旁边的张茜(注:陈毅夫人)呜咽出声,她握住周恩来伸来的右手,抽泣着说:“周总理,您要多保重身体啊!大姐也为您担心。”

  朱德总司令来了。他发着高烧,由人搀扶着走到陈毅遗体前,他老泪纵横,呜咽出声,颤巍巍地将右手举至帽檐,为一同举红旗上井冈的老战友送行。到了病房,他仍然流着泪,沉痛地说:“陈毅同志好啊,他死得太早了!”

  刘伯承元帅来了。人未进门,哭声先至。他只恨自己双目失明,不能最后再见一面老战友的遗容。他执意走近床边,俯下身去,双手颤抖着从陈毅的面颊抚摸到胸部,嘴里不断哭唤着老战友的名字,久久不肯离去。

  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三位元帅分别是第二次、第三次来向遗体告别。依然痛哭失声,泪如雨下。几十年转战南北凝成的友谊刻骨铭心。

  宋庆龄副主席热泪盈眶,向陈毅的遗体敬重地鞠躬,她拥抱了张茜热泪盈盈,慰语切切。

  王震携孙女为陈毅送终后,茶饭不思,寸步不离。当陈毅的遗体移上担架,要转送至301医院太平间时,他自己用力抬起担架的一头。医护人员和周围同志顾念他年老体弱,竭力劝他别抬。他双手攥紧担架扶手哭喊着:“不要抢!陈老总的灵,我一定要扶。”

  外交部代部长姬鹏飞一直陪坐在陈毅遗体旁。一批批外交部来参加遗体告别的同志,哭声尤为痛切!陈毅的逝世,对他们太突然,因而打击更大。陈毅拜会西哈努克亲王后,陆续在医院接待了几批外宾,思路敏捷、谈笑风生的神情,他们亲眼目睹。陈毅外长转至日坛医院后,他们常悄悄打电话询问病情,得到的答复都是陈毅的身体很好,请放心!人们欣喜地期待着陈毅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外交部……不料今天,一条素洁的床单,把他们与陈毅外长隔于两个世界……

(责任编辑:张淑燕)

相关新闻

巴尔扎克是“改稿控”】巴尔扎克的创作速度很快,但他并没有因此放松对质量的要求。据说他修改作品时要求一定得按照他定下的规则打校样:纸张尺寸…更多

邓小平: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邓小平先后到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视察,期间不断发表谈话警醒干部…更多

  1. 有戏——
    北京人艺60年
        人艺是个演剧团体,有“戏比天大”的说法。
      实际上,戏不会比天大,戏要顶到天的时候,也就是排戏、演戏的这些人,命运转折的时刻。
      曹禺、老舍、焦菊隐、于是之……人艺那些顶尖的艺术大师,他们的人生如戏,他们的戏,也是无常人生的投影。
      我们记得《龙须沟》、《雷雨》、《日出》,更记得《茶馆》里漫天飞舞的纸钱,和祥子拉着车,在烈日与暴雨下奔跑的背影。
      一代又一代戏迷,在首都剧场的舞台下老去。
      他们还在看戏。>>>浏览本期目录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