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中国近现代史

“天安门事件”后,毛泽东为何将邓小平秘密转移?

邓榕

2012年05月09日09:58  来源:今晚报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父亲的秘书王瑞林接到电话,通知说汪东兴要找邓小平谈话,警卫局来人来车接,不让带秘书,也不让带警卫员。汪东兴按照毛泽东的指示精神,没有把将邓小平转移到东交民巷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后来,江青曾经几次在政治局会上说过,不知道邓小平到哪里去了。看样子,后来“四人帮”确实企图派人去“冲击”邓小平。

  

毛泽东和邓小平(资料图)

    延伸阅读:

   
    ·1975年周恩来斥责邓小平:你就不能忍一忍?

    ·毛泽东:林彪要是不行了,还是要小平出来

    ·邓小平和陈云如何能成新中国政治生命最长的两个人?

    ·毛泽公开指责邓小平:他什么事也不找我,几年不找我!

    ·毛远新捅邓小平软刀子:自己名声不好就把总理抬出来

    ·邓小平接班人地位被排除:毛泽东难忍其触及“文革”禁区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1976年的4月5日,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事件”。4月7日上午,毛远新根据姚文元亲手组织炮制的“天安门事件现场报道”,向毛泽东汇报了“天安门事件”的进展情况和处理意见。“现场报道”诬蔑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政治事件”,说天安门事件“公开打出拥护邓小平的旗号,丧心病狂地把矛头指向伟大领袖毛主席,分裂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妄图扭转当前批邓和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大方向”。

  听完汇报后,毛泽东做了以下指示:“开除邓的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华国锋任总理”,提议华国锋任党的第一副主席。毛泽东同意公开发表这篇“现场报道”。邓小平及其全家陷入危难之中。

  “四人帮”可能会去冲击邓小平

  4月7日下午,中央政治局会议在人民大会堂江西厅内召开,讨论毛泽东关于“天安门事件”的最新指示。

  在会上,“四人帮”叫嚣着,一口咬定邓小平就是“天安门事件”的总后台,并说邓小平曾坐着汽车到天安门广场亲自进行指挥。江青和张春桥说,要做好思想准备,可能有“群众”要去冲击邓小平,把邓小平抓起来。华国锋主持会议,对于“四人帮”说邓小平坐车到天安门广场直接指挥一事,他说,应该去向邓小平本人问一下,以便核实。对华国锋的意见,“四人帮”根本不想理睬。但是,现在华国锋是由毛泽东指示主持中央工作的,听吧,心不甘情不愿;不听吧,也不行。于是讨论要派一个人去向邓小平进行“查问”。没人愿意去干这一“公差”,江青自己当然更不会去了,她说:“让汪东兴去吧。”

  自从江青和张春桥在会上说可能有人会去冲击邓小平,汪东兴就留了一份心。“文革”初期,由江青控制的“中央文革”就曾经组织过“群众”抓彭真、斗争彭真。这一次,“四人帮”是不是又要故伎重施。汪东兴认为此事事关重大需要请示主席。

  见到毛泽东后,汪东兴向毛泽东汇报可能有人会去冲击邓小平。毛泽东说:不能再冲击,不能抓走,并问汪东兴有没有办法。汪东兴建议,把邓小平转移个地方,可以转移到东交民巷去。毛泽东说:可以。

  随后,汪东兴立即布置,让中办警卫局马上准备东交民巷的房子,并且要警卫局参谋滕和松立即做出一个警卫方案。

  坚决否认去天安门“指挥”

  7日下午3时,父亲的秘书王瑞林接到电话,通知说汪东兴要找邓小平谈话,警卫局来人来车接,不让带秘书,也不让带警卫员。

  三点多钟,中办警卫局的人来了。我们全家老老少少近十口人,一起给父亲送行。父亲走后,大约五点多钟,中央警卫局又派人来接母亲。我们含着眼泪为母亲收拾行装。我们把父母亲的东西尽量多装一些,好让二老即使在环境恶劣的地方,也不至于受冻受苦。

  在东交民巷,汪东兴将有关情况告诉了邓小平,问了他是否曾坐车到天安门进行“指挥”。邓小平说,他只有一次坐车去北京饭店理发,根本不是什么“指挥”。等卓琳到后,汪东兴对邓小平说,可能有人要冲击你,不要出去,散步就在院子里。

  当汪东兴按毛泽东的意图办完这些事后赶回到人民大会堂时,已经是晚上了。江青等人问汪东兴:邓小平是不是坐车到天安门直接进行了指挥?汪东兴照实回答,邓小平只是去北京饭店理发。

  汪东兴按照毛泽东的指示精神,没有把将邓小平转移到东交民巷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后来,江青曾经几次在政治局会上说过,不知道邓小平到哪里去了。看样子,后来“四人帮”确实企图派人去“冲击”邓小平。

  在东交民巷的禁锢生活

  在发生了这样一场惊心动魄的政治风波后,毛泽东确立了华国锋的接班人地位,没有把党政军大权交给“四人帮”。对于毛泽东这个关系到中国前途命运的重要决定,父亲真心诚意地拥护。设想一下,如果在“天安门事件”后毛泽东将权力交给“四人帮”,我们的党和国家将面临不堪设想的险境,我们的人民大众将陷入更加深重的灾难。毛泽东在病体垂危之际,能保留这样一分冷静,不能不说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在东交民巷17号这个并不陌生的环境里,在与家人完全音讯隔绝的状态下,父亲和母亲两人相依为命,开始了他们又一次的禁锢生活。一开始,他们自己打扫卫生和洗衣做饭,负责警卫工作的滕和松帮助买些粮菜。几天后,滕和松经过请示,找来原来在我们家做过厨师的李师傅。此后,李师傅每日来东交民巷,帮助做午晚两餐。父母亲不用自己做饭,生活负担便轻松了许多。

(责任编辑:董倩超)

相关新闻

黄侃“墨水”吃多了】1915年,著名学者黄侃在北大主讲国学。他住在北京白庙胡同大同公寓时,终日潜心研究,吃饭也不出门,把馒头和辣椒、酱油等佐料…更多

戴维斯:我是理想的郝思嘉扮演者】费雯丽在《乱世佳人》中的成功让另一位好莱坞女星贝蒂•戴维斯非常愤慨,她说:“我不否认,为名噪一时的影片…更多

  1. 有戏——
    北京人艺60年
    人艺是个演剧团体,有“戏比天大”的说法。
    实际上,戏不会比天大,戏要顶到天的时候,也就是排戏演戏的人,命运转折的时刻。
    曹禺、老舍、焦菊隐、于是之……人艺那些顶尖的艺术大师,他们的人生如戏,他们的戏,也是无常人生的投影。
    我们记得《龙须沟》、《雷雨》、《日出》,更记得《茶馆》里漫天飞舞的纸钱,和祥子拉着车,在烈日与暴雨下奔跑的背影。
    一代又一代戏迷,在首都剧场的舞台下老去。
    他们还在看戏。>>>浏览本期目录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