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今天1898年11月24日 刘少奇诞辰   专题:抗美援朝 圆明园 德国统一  知青

人民网>>文史

毛泽东两次提出外蒙回归

文¦木子 来源:《翻阅日历》2008年第1期

2010年11月03日14:06  

【字号 】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新中国成立后,虽然废除了一切不平等条约,但在外蒙古问题上,已经无力回天。

    关于外蒙古问题,毛泽东很早就开始关注了,他曾经两次向苏联提出蒙古回归。

  第一次提出外蒙回归

  1949年1到2月间,米高扬在中国访问,毛泽东曾就外蒙古问题,与他进行过一番对谈,通过他向苏联要求蒙古回归。

  这次谈话,米高扬在报告中是这样记载的:

  关于蒙古。毛泽东主动问我们如何对待外蒙和内蒙的统一。我回答说,我们不主张这样的统一,因为这可能导致中国失去一大块领土。毛泽东说,他认为外蒙和内蒙可以联合起来并入中国版图。我对他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蒙古人民共和国已享有独立,日本投降之后中国政府承认了外蒙的独立。蒙古人民共和国有自己的军队,有自己的文化,以及文化和经济发展的道路,它早就领略了独立的滋味,任何时候都未必会自愿放弃独立。如果什么时候它和内蒙合并,那一定是成立统一的独立的蒙古。出席会谈的任弼时这时也插了话,他说内蒙有300万人 ,而外蒙才100万。鉴于我的这一信息,斯大林给我发了电报,让我转告毛泽东,电报指出:

  外蒙领导人主张按独立统一的蒙古国的原则将中国所有蒙族地区同外蒙合并。苏联政府表示反对这一计划,因为它意味着从中国割去许多地区,尽管这一计划没有威胁到苏联的利益。我们认为,即使是所有蒙族地区都统一成一个自治地区,外蒙也不会放弃自己的独立而在中国版图内实行自治。自然,这事的决定权属于外蒙自己。

  正如所有人所了解的那样,毛泽东的这一想法自然没能实现。

  承认外蒙独立

  新中国刚一成立,毛泽东在1949年年底第一次出国访问,去拜见斯大林。见面后,斯大林曾问毛泽东:

  “您这次访苏有些什么打算?想办点什么事情?”

  毛泽东回答:

  “我想搞点什么既好看又好吃的东西。”

  苏联人听了,感到莫明其妙。

  后来还是王稼样逐渐摸清了毛泽东的意图,打破了僵局。苏联过去同国民政府订立了一个友好条约,现在新中国成立了,苏联应该废止那个条约,同新政府签订—个新的更进一步的同盟条约。

  王稼祥对苏联外长维辛斯基作了暗示,透露了毛泽东的想法。很快,情况汇报到斯大林那里,斯大林表示很高兴,他提议说:

  “毛泽东同志,最好由我们两个来联名签署这一新的中苏同盟条约。”

  毛泽东拒绝说:“斯大林同志,订立条约是政府间的事,应该让我国总理周恩来同志来办。”

  周恩来匆匆飞来莫斯科,发现苏联人给自己抛出一个难题,那就是外蒙问题。苏联人担心中国政府不承认外蒙古独立,因此特意把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地位问题视为签订中苏条约的前提。

  对此,毛泽东万分愤怒,但依然无法改变事实。

  第二次提出外蒙回归

  在外蒙问题上,毛泽东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心结。

  斯大林逝世后,赫鲁晓夫夺权,1954年来华,参加新中国成立五周年庆祝活动。为了表示友好,赫鲁晓夫解决了两国之间此前遗留的许多问题,毛泽东对此非常满意。趁着这股热乎劲儿,毛泽东又想到了外蒙问题,他对周恩来说:

  “我看这次新的苏联领导人很有诚意。我为他们这次能这么干脆地解决过去遗留下来的问题而感到满意。真是应该值得庆贺的事。但是,现在唯一遗憾的是……外蒙古问题。”

  周恩来意识到,毛泽东要他在下一轮中苏会谈中向赫鲁晓夫重提外蒙问题,他估计难度颇大。

  “主席,这个问题恐怕……”

  “我知道这是个更棘手的问题。苏联十有八九是不会答应的。但这是个很好的机会,我们即便抱着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做这最后的一次努力。”

  于是,外蒙古问题又提出来了,周恩来与赫鲁晓夫正面交锋。

  “赫鲁晓夫同志,如果蒙古成为中国的一部分,您会怎么想?”周恩来问。

  赫鲁晓夫愣了一会儿,接着脸上显出惊讶的神情。他坐在那儿,一语不发,似乎没有听到周恩来的问话。坐在一旁的布尔加宁轻轻地咳了一声,把赫鲁晓夫的思绪带回现实。赫鲁晓夫看到别人都盯着他,也干咳了一声,说:“周同志,您提出的问题使我们很难评论,这是蒙古和中国之间的事情,与我们无关。我们是第三方。你们自己直接同蒙古人谈谈不好吗?”

  周恩来仍不放松:“说的是。但是我们想事先知道,如果蒙古真的成了中国的一部分,你们的反应会怎样?”

  “我们的态度取决于蒙古同志的态度,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个人的意见:我非常怀疑蒙古同志会欢迎你们的建议,另外,蒙古很快就要成为联合国的会员国了,最近,又同一些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如果蒙古并入中国,它就会失去这些国家的承认。不过,我当然不想代表蒙古领导人说话。”赫鲁晓夫的这番话,其实是代表蒙古领导人讲的,因为外蒙古完全处在苏联的操纵之下。

  民间的另外一种“表达”

  从政府高层来讲,领土丢失始终都是一种痛,但是在民间,却完全是另外一种表达。

  胡华,中共党史专家,曾任人民大学中共党史教研室主任,国民政府承认外蒙独立后,他在北平各高校毕业生暑期学习团中以《我们应不应该承认外蒙古独立》为题发表演讲,他这样向学生讲述:

  承认蒙古独立,对每个真正爱国的中国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值得欢呼的事。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他们在当时被迫承认了蒙古独立,事后又大肆造谣,侮蔑人民的蒙古,侮蔑苏联,说:“蒙古独立是中国领土的丧失”。

  反动派这样说原也不足为怪,可怪的是,我们人民中有的人居然也有宗主国的情绪,似乎蒙古也非得划在中国“版图”上不可以似的,这实在是中了大汉族主义的毒。

  有人说:“蒙古独立是不是被苏联吞并了去?”

  这种怀疑是错误的。苏联政府在交换文书中讲的很明白,他将:“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国家独立和领土完整”。要知道苏联决不会趁此机会,把蒙古作为自己领土的。决不会像有些人所想,像日本帝国主义强迫清廷承认“朝鲜独立”的结果一样。因为社会主义国家,是没有侵略任何国家的必要和野心的,这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特点。

  可见,在当年特有的意识形态影响下,外蒙古独立竟是被万众欢呼的高兴事儿。

(责任编辑:张淑燕)

【毛泽东“秀”英语】1975年4月18日,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日成抵达北京,毛泽东当天便在中南海会见了他。当双方谈完共同关心的国际大事,金日成起身告辞,毛泽东却要他“等一下”,出人意料地问:“你们吃饭还用筷子吗?Twosticks(两根棍子)?” …更多

李鸿章在访问英国时,特意到戈登墓地去祭奠。戈登家人很是感激,便将一只爱犬相赠。这只狗曾经在英国的竞犬会上获得过第一名,非常名贵。李鸿章回国后不久就写信给戈登的家人:“感谢你们的好意,但是我的年纪太大,不能多吃东西,…更多

我要发表留言

  1. 新刊(11月下)
时下,“谍战片”风头不减,国共两党在隐蔽战线的斗争,因其神秘性和充满刺激的情节,日益成为影视作品的重要题材。事实上,真实的隐蔽斗争遵循一个共同的行动原则,“不像间谍的人才是最好的间谍”,从形象到行动,“特殊化”均是大忌。利用女色、金钱收买和手枪暗杀等方式,更为中共地下工作所不允许……新刊(11月下)
    时下,“谍战片”风头不减,国共两党在隐蔽战线的斗争,因其神秘性和充满刺激的情节,日益成为影视作品的重要题材。事实上,真实的隐蔽斗争遵循一个共同的行动原则,“不像间谍的人才是最好的间谍”,从形象到行动,“特殊化”均是大忌。利用女色、金钱收买和手枪暗杀等方式,更为中共地下工作所不允许……

  1.   
  2.   

热点文章排行

编辑推荐

连载·书摘

  1.   朝鲜军队溃不成军时,斯大林为何不派兵支援朝鲜?当中国30万大军在鸭绿江畔集结时,华盛顿为何仍错误地认为中国不会出兵?  朝鲜军队溃不成军时,斯大林为何不派兵支援朝鲜?当中国30万大军在鸭绿江畔集结时,华盛顿为何仍错误地认为中国不会出兵?
  2.     它是何方党史笔记的集结。不是单纯从亲历、亲闻写起,而是从大量的史料出发,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泽东与张闻天关系的演变……    它是何方党史笔记的集结。不是单纯从亲历、亲闻写起,而是从大量的史料出发,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泽东与张闻天关系的演变……
  3.     作者是钓鱼台写作班子的助理人员、“前七篇”、“二十五条”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亲历者和见证人……    作者是钓鱼台写作班子的助理人员、“前七篇”、“二十五条”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亲历者和见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