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

“国历沙龙”:历史写作如何提高影响力

2012年08月01日14:10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国历沙龙嘉宾:陈远、丁东、马勇、十年砍柴(从左到右)

 

主持人:下面的时间是我们的两场主题的活动,国历图书沙龙第一场历史写作如何提高影响力,这个单元的主持人是青年学者陈远,嘉宾是三位,马勇、丁东、十年砍柴三位先生,我们有请陈远上台,我这个主持棒就交给你了。

陈远:大家下午好!其实刚才绿茶说他自己不太会说话,其实熟悉我的人,我实际上也不是特别擅长在公共场合讲话的一个人,平时还是喜欢面对书的时候多一点。那种感觉我感觉比讲话的这种感觉要好。但是当绿茶让我说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就被这个题目吸引了。这个题目我觉得因为每一个从事历史研究和历史写作的人可能都会感兴趣,因为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作品得到传播,它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我是在历史研究中,我是历史研究中的一个后进,我听到绿茶跟我讲这个题目,我就说这个题目我要参与,正好可以向诸位老师请教。现在在台上这三位大家已经非常熟悉,丁东先生是最著名的当代学术活动家,丁东先生之前对我的影响和帮助也非常大,然后大家给一点掌声欢迎!马勇先生,马勇老师是当代最著名的晚清史大家之一,他的著作我想大家都非常熟悉,就是1911中国大革命。另外一位砍柴,是非常著名的历史写作者。我非常期待他们跟大家分享这个题目,就是历史写作如何提高影响力?我们现在请丁先生来。

丁东:这个题目我也是刚刚知道,脑子还有点转不过弯来。但是我觉得在今天这个场合来探讨这个题目,倒也还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因为我刚才一来,我问王总,我说咱们文史参考现在发行量多大?他说十万。因为这本杂志发行到现在两年半,两年半的时间就上到十万份,实际本身这个历史写作怎么把影响力提高?因为这个是当代史,是真相的,我参加过若干次炎黄春秋的讨论,他们就一直想解决这个问题,这个历史的传承问题,因为炎黄春秋这个杂志的老年读者有大量的,中年读者也有一些。但是他们一直在考虑这个事,咱们打通炎黄春秋跟年轻人的事。这样可能人们就有两种看法,一个就是关心这历史的,关心当代史的可能就是老年人的事,或者中年人的事,跟青年人80后、90求没关系。一种人认为是有关系,但是我没找到办法。但是我觉得就是这个《文史参考》杂志打通了一条路径,我听说这个杂志在大学里头中学里头的读者很多。这个一方面杂志还得是信史,又得是信史,又得打通历史和年轻人的通道。我觉得这本身其实里头有很多的文章很值得看的。

虽然我也是一个作者,但是我没参加过你们的策划,我是一个局外人。只有一只脚插进来了,但是我觉得我能感受到。这个事我觉得是一个挺值得探讨的事,就是怎么把这个给打通呢?实际上这个是一个炎黄春秋多少年来苦苦想解决而没有解决得了的问题,但是文史参考用两年半的时间打开这么一条通道,我觉得挺有意思。

陈远:我想丁先生的开题可能是王总和绿茶先生最感兴趣的,他是从传媒的角度讲了一讲历史写作如何他的受众能够有一个比较良好的沟通渠道。

丁东:因为炎黄春秋也是一个良性发展,一年涨一万,现在涨到15万,但是这个用两年半的时间就到了十万,而且它的增长速度比炎黄春秋大。咱们说炎黄春秋的干货是文史参考比不了的。但是文史参考解决了历史,包括当代史,包括世界史和年轻读者们的沟通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到底是怎么解决的?我现在我觉得这里头有奥妙,但是我还总结不出来。

陈远:实际上我觉得文史参考正好改变了我们过去的一个误解的印象,好象年轻人对历史不感兴趣。能否请王总分享一下这个经验。

王翔宇:简单地说,我觉得我们杂志的定位特色就是讲故事,讲真实的历史故事。一种叙事的方法非常重要,大家都是做出版的,有很多学术化的东西很难被更多的人接受。现在我们的阅读,或者我们的娱乐已经是非常地浅层化了。如果很深的东西,本身就很沉重的话题用一种很沉重的思考去把它呈现的话,用一种很枯燥的语言呈现的话,它就不会有很大的市场。所以我认为我们讲故事要贴近更多的读者,大家在里面明白道理,或者说体会你的价值观,是要在一个一个的鲜活的故事当中,一个个人物的性格刻画当中去体会。

另外一个就是我们的选材非常广泛,刚才丁老师也提到炎黄春秋,这个杂志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本杂志。它的话题领域集中在现当代史,我们文史参考所关注的视角就要更宽一些,关注的领域更多一些。比如说世界史,我们在今天说中国的现代化也好,中国未来的前途也好,如果我们不去借鉴世界上其他国家、其他地区的那些先进的经验或者说他们的教训的话,对于我们未来也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所以我们的一个主要的出发点就是这些,具体的其他请各位嘉宾讲一下。

陈远:我想丁先生和王总的话,就是以历史尤其是以近代史为主要方向的期刊可能会更感兴趣一些,因为当下尤其是以近代史为主要方向的期刊,其实还是不少。其实从一个研究者的角度,可能我想大家更期待的听到马勇先生跟大家分享一下历史的写作或者研究如何能够提升影响力?请马老师分享一下这方面的经验。

马勇:早几天绿茶让我来,讲怎么提高历史写作的影响力,其实这个提高对我们专门做研究的人来讲,其实这个题目对我来说最不适合谈了。因为在我们历史学的领域当中,可能更多的强调不需要影响力,你写的东西最好,没人看。越没人看的东西越有价值。这可能和我们传统的学术评估有很大的关系。越看不懂的,越没有人看的,它更有价值。当然这在我们历史学界是一个可能,是一个顽强的传统。但是我想说这个传统并不是中国历史学的真传统,中国历史学的真传统并不是这个样子,中国历史学的真传统是什么呢?它就是要把历史学的写作要最大化提高它的影响力。因为刚才王学泰老师讲到历史学有什么作用?其实历史学真的没有什么用,但是中国是一个没有宗教的国家,中国人如果说还有一个比较接近宗教的东西,大概就是历史学。一直从孔子开始强调了历史学的功能,到今天我们讲西方的史学我们都强调一个东西就是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这个东西在二十多年前刚刚传到中国来讲的时候,其实讲的很通俗化,好象我们做历史的一天到晚就是胡说八道,整个在影射政治,好像在讲这个意思。其实最近我在给一个杂志写一篇,这个问题从思考的角度讲,为什么讲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因为历史学家的问题意识是来源于他的生活和他的生命存在。比如说我现在关心太平天国,我为什么关心它?因为我的生命当中感觉到我可以从太平天国中提供一个资源,提供一个话题。像王老师讲的正好有一个很有兴趣的东西能说出来,如果讲一个很前层的问题意思。另外一个意思我为什么想讲五四游行,因为今天启功在游行。五四游行是什么?北洋政府一开始由劝阻,然后又说你不要去游行了,但是真正游行发生之后政府并没有用游行队伍去冲撞,而是去保护游行队伍。这种就来源于生活,生活就存在,能使我想到可以探讨这个问题。所以我想历史学的功能和影响力,作为一个历史学家一定要充分地关心当下生活,一定要有生活感受。可能我们过去对历史学家的一个错误理解,认为历史学家应该是不食人间烟火,应该不看人民日报,不看新闻联播,其实不对的。我听我们所的传统的老所长,他一天到晚就在研究人民日报,他只有从人民日报当中体会出来哪个问题是我研究的问题,从生活当中还原历史,因为历史可写的东西很多了。从商代一直下来我们可写的东西很多,为什么写这个,不写那个。我想可能是来源于生命的一种感受。因此历史学的写作我们现在给学生强调一点点问题,这个问题意识不是一个假问题,而是一个真问题。因为历史学对中国人来讲就是宗教的这个概念,你如果不提供真问题,不讲出真历史,可能就像刚才讲的就是现在年轻人不读,你讲的都是假故事,假历史,当然不读。所以还是有一个真实的东西,严肃的写作,才能真正提高影响力。谢谢!

陈远:我觉得听了马老师这个话,我感受特别深。特别说到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这句话其实也困扰了我很多年,因为历史学家是生活在当下,他在当下的生命体验和经历这种会折射到他的历史研究当中去。我记得有一个小故事,就是英国的最伟大的历史学家吉本,他有一次去到一个城市,去到以后大家都以为他会去图书馆或者档案室,而没有想到他是去街上最繁荣的街道,最繁荣的闹市去。后来有些人就不解你一个历史学家怎么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呢?然后他说如果我不了解当下,那么我也无法深入历史。因为历史有的时候过去有一段时间被长期的大家提不起兴趣来,可能也是马老师说的过去的假历史太多了,我正好看到国历图书的LOGO,我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就是一支笔捅破了这个历史的窗户,让历史的真相揭示出来,我是这么猜的,不知道对不对。

王翔宇:这个理解也是其中的一种解读方式。

陈远:刚才绿茶没有讲。

王翔宇:是一个典型得有中国的历史文明的这样一个代表。我们把日晷中间的,这个寓意我们是在顶笔写实。

(责任编辑:董倩超、肖静)

陈独秀为争“父”字几动武】陈独秀被关进南京老虎桥监狱后,他潜心研究文字学。江苏南通有一位姓程的老先生,因慕陈独秀之名,特地来监狱看他,[详细]

【张大千:“你是君子,我是小人”】张大千主动挑起了话头,他笑着对梅兰芳说:“主人安排我俩坐在一块好像不太合适啊?”梅兰芳觉得很奇怪,忙问[详细]

热点文章排行

  1. 新刊(7月下)
    明治维新
    改革派突围

    上期本刊回顾了甲午战争的历史,崛起的岛国日本,打赢了庞大而腐朽的清帝国。日本的现代化进程,源自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诸多领域,日本全面向西方文明靠拢。明治维新,是改革派对保守派发起的冲锋,是民主与专制的巅峰对决[详细]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