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

“国历沙龙”:数字阅读与传统出版的出路

2012年08月01日14:37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国历沙龙”嘉宾:萧三郎、孙月沐、谢玺璋、史航(从左至右)

 

主持人:我们下一场的沙龙主题“数字阅读与传统出版的出路”,本环节的主持人:萧三郎,有请三位嘉宾谢玺璋、孙月沐、史航。有请!

萧三郎:大家下午好!我先介绍一下几位嘉宾,史航先生是著名的读书人,也是最近上映了一个电影。谢玺璋老师是著名的媒体人,孙月沐老师是中国商报的社长,多年来是出版界著名的观察者。讲一下这一场的主题,叫数字阅读与传统出版的出路。绿茶我觉得有点问题,做数字阅读至少请几个数字出版的人,专门做数字出版的,或者是做数字出版传媒研究的。我可以这么理解,咱们可能时间短,就是把这个话题缩小一下,把它调整为数字阅读时代,传统出版的出路。大家认为这样可不可以。咱们就聊这个,数字出版和传统出版的话题太大了。数字出版,数字阅读这是一个新的潮流,但是很多的有志青年,像原来新京报的绿茶还有新京报的同事都纷纷出去进入出版圈,比如他们做《文史参考》还做出版,说明传统出版还是有吸引力的,我觉得数字出版是一个新的出路,可能见仁见智。首先问孙社长,因为孙社长在图书商报做了多年,他们对行业的观察,尤其对数字出版这个版块的观察是比较有见地的。

孙月沐:这个问题正如肖先生所说,我今天到这个现场来我有一个感受,可能就是绿茶先生请我们喝绿茶还是喝咖啡的问题。我两样都喝了,味道一样好。绿茶喝的也很好,咖啡也喝得很好。如果深入谈,我想谈几个观点,一个数字出版本身,数字阅读本身是一个技术,是一种技术形态。我们所有的人都不能离开技术,技术的变化我们不管喜欢不喜欢,我们要面对。而且要拥抱它。这是第一个观点。如果离开这一点的话,可能刚才我们在下面说,我们可能就会变成比旧世文人还要旧世文人的文人了。所以这是第一个想法。

第二个,数字出版这几年做的比较开朗,但是也要表面文章和杂志工作同时进行,表面文章还不少,还比较多。一个技术形态要转换为生产力才有用。换句话说我们要找到数字出版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才有用,而我们大家共同探讨,特别是出版界的共同探讨是没有找到出路,很难找到出路。包括数字出版我还想补充一句,我们实际上数字平台的传播已经几十年了,这几十年我们大家回顾一下,有的已经做大了,比如说三大门户网站,有的我们最早,我估计在座很多写作的人都和银河打过交道,它没有了。所以不要太迷信技术,一定要找到模式,它才能广泛地生存。就像现在我们大家拿苹果,拿苹果拿的很愉快,因为它有娱乐,更多的是娱乐的东西,而不是出版的东西。现在大家都在微博上拿这个iphone来做,最新的一款叫new ipad出来了,它受欢迎的程度、受吹捧的程度远远不如以前,为什么?就是技术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有一个瓶颈,这是我第二个想法。

第三个想法是老的传播媒介我们谈这个数字阅读跟传统阅读,老的媒介相对于技术来说,我把它说成是文化,而文化不是一天可以消失的。所以我给传统出版有一个评价,它有很长很长时间的生命力,我们千万不要说明天数字出版就没了,那是谁说的?那是数字出版商在忽悠我们买它的东西。我们大家想一想,我们五千年文化的文字载体,思想载体,从金石砖铂然后纸,纸有两千年了没有消失。我们再想想,我们大家现在都在看现代纸书,看的很热闹的时候,我们在座的很多人包括非常非常小的孩子们,有的时候也去翻翻这个线装书。我要是躺在床上的话,我就觉得线装书好得不得了。这是一个观点。所以我认为出路应该是并存的,我们应该是两条腿走路,共同发展。我注意到这次王翔宇先生搞的这个活动,门口的广告牌就是同时他在出纸书,同时把这块上电子书了,两条腿走路。但是谁能够走得更远,不好说。

(责任编辑:董倩超、肖静)

陈独秀为争“父”字几动武】陈独秀被关进南京老虎桥监狱后,他潜心研究文字学。江苏南通有一位姓程的老先生,因慕陈独秀之名,特地来监狱看他,[详细]

毛泽东考尤金:哲学上怎么解释飞机起飞落地?】1957年12月,毛泽东带领中国代表团启程赴苏联,这是他唯一一次坐飞机出访,也是他最后一次走出国门。[详细]

热点文章排行

  1. 新刊(7月下)
    明治维新
    改革派突围

    上期本刊回顾了甲午战争的历史,崛起的岛国日本,打赢了庞大而腐朽的清帝国。日本的现代化进程,源自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诸多领域,日本全面向西方文明靠拢。明治维新,是改革派对保守派发起的冲锋,是民主与专制的巅峰对决[详细]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