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近现代史

陈伯达面对起诉书哭泣:毛主席还在就好了

2012年09月26日09:34  来源:党史博采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1980年冬季,一个姗姗来迟的被告走上法庭,他是江青反革命集团中最后一个出场的陈伯达。在陈述了对起诉书中一系列细节上的辩解后,他目光飘忽地说:“如果毛主席还在,说一句话就好了。我不轻易流泪,今天我哭了,现在没有办法了。”

晚年陈伯达(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南海人物春秋》,顾保孜 著,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文化大革命”结束了。那种少数人无法无天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中国要恢复法律的尊严。古人云: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如果把陈伯达只列入党内审查,很多高级干部不同意,许多群众也不能答应。

1980年冬季,一个姗姗来迟的被告走上法庭,他是江青反革命集团中最后一个出场的。出场的前一天,他问监管员:“明天是不是该审我了?”“你怎么知道的?”监管员知道通知他的时候还未到,有些惊异地望着他。“是我计算的,前面四个我估计已审完了,该轮到我了。”这一天是1980年11月27日。问话的是头脑仍然很清醒的陈伯达。

众所周知,起诉书中没有按1971年12月11日,经毛泽东批准中共中央下发的《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斗争》等材料去认定陈伯达的罪行,包括1971年批发中央专案组《关于国民党###分子、托派、叛徒、特务、修正主义分子陈伯达的反革命历史罪行的审查报告》。这是中央“两案”领导小组和“两案”审判指导委员会在组织进行“两案”审判准备工作的一条根本原则,属于党内路线错误的问题,列入党内审查的范畴,不作犯罪事实起诉。

在起草起诉书中,经中共中央、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两案”领导小组决定,对陈伯达在庐山的一系列活动不提出起诉,实事求是地遵照法律原则,只追究陈伯达触及法律的事实。

经侦查,认定前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以推翻人民民主专政为目的,积极参与林、江反革命集团,是反革命集团主犯。

起诉书送到后,陈伯达监号里传出哭泣声。

冬日里的寒风卷着一个老头儿的哭声在狱中空旷的空间里翻滚,很可悲。

 

 

(责任编辑:张淑燕、肖静)

相关新闻

【冯玉祥送“礼”】1928年的一天,当差的禀报冯玉祥的礼物到了,刘纪文一听顿时眉开眼笑,露出一副得意的神色。他知道,冯玉祥从来不给当官的送礼。[详细]

【张奚若和金岳霖的智慧吵架】张奚若和金岳霖是好朋友,但有的时候也吵架,有一次话不投机,争论起来了。金岳霖说:“你真是充满傲慢与偏见。”[详细]

热点文章排行

  1. 新刊(9月下)
    白鹿原家族秘史
    白鹿原地处关中平原。关中之名,始于战国时期,一般认为西有大散关,东有函谷关,南有武关,北有萧关,取意四关之中。四方的关隘,再加上陕北高原和秦岭两道天然屏障,特殊的地貌使它成为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详细]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