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观点·评说

张宏杰:乾隆时代的中国人是“做稳了的奴隶”

文/陈辉

2012年09月26日10:49  来源:北京晨报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乾隆成功地建造了一个针扎不透、水泼不透的政治监狱,这个监狱塑造出来的国民固然驯服、听话、忍耐力极强,却无法挺起腰板,主动迎接世界大潮。乾隆时代的中国人是“做稳了的奴隶”,只许有胃肠,不许有头脑。

乾隆南巡(资料图)

 

 

《饥饿的盛世》,张宏杰 著

本文原载于2012年9月23日《北京晨报》,原标题为“细品乾隆”

 

因各种各样的戏说、讲坛,在许多人眼中,乾隆俨然是一个“好”皇帝,所谓的“康乾盛世”,更被神话为歌舞升平的乌托邦。

    然而,有多少人知道西北边陲发生的大屠杀呢?有多少人还记得残酷的文字狱呢?那是一个很多人想当奴才而不得的时代,在盛世的假面之下,大崩溃已拉开序幕。

    遍地的贪污腐败,甚至读书人也丧失了最后的尊严,以中国之大,独立人格、独立思想竟成了稀缺品,无怪乎龚自珍长叹,大清国连有才的强盗、小偷都找不到,这样“万马齐喑”的局面,还能维持多久?

    当马戛尔尼代表团铩羽而归时,英代表团成员巴罗写道:清朝人缺乏自尊心,因政府从来没把百姓当做成年人,而是当成儿童和奴隶,“人人都有可能变成奴隶……人的尊严的概念巧妙地消灭于无形。”就在乾隆自命不凡地以为天朝“无所不有”时,西方对东方文明曾有的敬意被彻底击碎,他们看到的是一个野蛮、封闭、愚蠢的政权。

    以专制时代的标准看,乾隆时期文治武功已达极致,可从现代政治文明的标准看,它却是旧时代最后的疯狂。那么,该怎样解读乾隆?从中将得到怎样的历史智慧?在新出版的《饥饿的盛世》一书中,有非常深入的思考,为此,《北京晨报》特专访了本书作者张宏杰先生。

 

    十年磨练始铸成

    北京晨报:乾隆这个题材费力不讨好,因为相关的著作太多,观点争论也很激烈,是何机缘,使您决定写这样一本书?

    张宏杰:我对历史一直感兴趣,上大学时两本书对我影响很大,一是《万历十五年》,一是戴逸先生的《乾隆帝及其时代》。在中学时,觉得皇帝就是昏庸、腐败,和正常人不一样,而戴先生的书让我看到乾隆更多的侧面,发现他是个很有人情味的人,与我的心理结构、个人状况完全可以打通,感到能理解他了,萌生了写一写乾隆的念头。这本书写了一年多,相关材料收集了10年左右,我写作速度很慢,但这本书写得很快。

    北京晨报:您笔下的乾隆,与以往文本的区别在哪里?

    张宏杰:首先是写出他性格复杂、矛盾的一面,乾隆有时仁慈,有时残忍;有时精明,有时愚昧。早年富于自知之明,把盛世推上顶峰;晚年却刚愎自用,亲手毁了这个盛世。其次是对康乾盛世的评价,我们有盛世梦,可事实上,盛世是靠不住的。乾隆盛世是一个饥饿的盛世,恐怖的盛世,只有生存权的盛世,是靠强化君主集权制度而实现的盛世。

 

(责任编辑:肖静、张淑燕)

相关新闻

【冯玉祥送“礼”】1928年的一天,当差的禀报冯玉祥的礼物到了,刘纪文一听顿时眉开眼笑,露出一副得意的神色。他知道,冯玉祥从来不给当官的送礼。[详细]

【段祺瑞:这一群土匪学生】1926年“三·一八”惨案后,北京警卫司令部代警卫司令李鸣钟与卫队旅上校参谋长楚溪春一时间惊慌失措,怕上级问责自己[详细]

热点文章排行

  1. 新刊(9月下)
    白鹿原家族秘史
    白鹿原地处关中平原。关中之名,始于战国时期,一般认为西有大散关,东有函谷关,南有武关,北有萧关,取意四关之中。四方的关隘,再加上陕北高原和秦岭两道天然屏障,特殊的地貌使它成为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详细]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