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近现代史

美国前高官基辛格回忆:秘密访华48小时

2012年10月12日09:40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如果我们无功而返,尼克松当然会大丢面子,他还尚未把我这趟密访告诉其他的内阁成员。如果两年来与中国的外交来往中我们所作的分析是正确的话,若美国派团赴华一事遭挫,那么,促使毛泽东邀请我们访华的紧急情况就可能会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基辛格访华(资料图)

 

 

本文摘自《论中国》,作者:[美] 亨利·基辛格,出版社:中信出版社,版次:2012年1月第一版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尼克松任总统期间最富戏剧性的事件在当时却鲜为人知,因为尼克松认为访华若要成功,就必须严加保密。若公之于众,则需要在美国政府内部获得层层批准,走一道道复杂的程序,世界各国也都会坚持要求与我们商议,这样会影响我们去北京摸清中方的态度。透明固然重要,但为了建立更为和平的世界秩序,抓住历史机遇也是必要的。

我们一行人取道西贡、曼谷、新德里和拉瓦尔品第前往北京,对外宣称是代表总统出外调查。我们这一行人中,有一个去北京的核心小组,其余都是外围人士。核心小组成员除了我以外,还有我的助手温斯顿·洛德、约翰·霍尔德里奇和迪克·斯迈泽,以及特工人员杰克·雷迪和加里·麦克劳德。为了保证最后的辉煌盛举不受影响,我们故意把在沿途每个城市的逗留都安排得极其枯燥乏味,以免媒体紧追不舍。我们到了拉瓦尔品第后,我以生病为由假称需要休息,到喜马拉雅山脚下一个巴基斯坦的避暑山庄躲了48个小时。在华盛顿,只有总统和我的高级助理亚历山大·黑格上校(后来他晋升为上将)知道我们真正的目的地。

1971年7月9日美国代表团抵达北京以前,我们虽然对中方来函中话里有话的特点已经有所体会,但对北京实际的谈判方式还不了解,对中国人的待客之道更是一无所知。美国对共产党国家外交官的印象还停留在苏联领导人的形象,特别是安德烈·葛罗米柯,他往往把外交谈判变成一种官场上的毅力考验。他在谈判中的表现无懈可击,在实质问题上也绝不让步,但他的自律有时候让人感觉他太紧张了。

中方在接待我们这个秘密访问团时却全无紧张气氛,此后的会谈中也是如此。在此前的整个筹备阶段,中方发来的信息间隔忽长忽短,令我们困惑不解。我们当时以为这一定跟“文革”有关。可是现在,我们的东道主却那么泰然自若,落落大方,好像没有任何事情会打乱他们的方寸,也好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迎接美国总统的使节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责任编辑:张淑燕、肖静)

【傅雷打桥牌掀桌子】1931年,从巴黎留学归来刚到上海时,傅雷常与友人搓麻将、打桥牌消遣。原本纯粹的娱乐活动,傅雷却看得非常认真。[详细]

【彭德怀:我已经是政治上的僵尸了】1966年5月下旬,彭德怀视察完川东大足重型汽车厂工地后,突然接到西南三线建委的电话,让他马上返回成都[详细]

热点文章排行

  1. 新刊(10月上)
    1942新世界
    1942年,战争阴云笼罩世界。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年份,其实无论以何种意义考量,都是在混沌中孕育新秩序的一年。
     ……
    在最好的时代和最坏的时代,美国人都爱说一句话,这句话印在星条旗飘扬的《LIFE》杂志封面上:“United We Stand(团结让我们巍然屹立)。”这句话也许全世界都适用。[详细]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