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人物春秋

鲁迅与“四条汉子”:鄙视田汉,反感周扬【4】

2013年01月14日10:05  来源:党史博览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鲁迅直接给周扬写这封信,用意是很深的。其中虽然是批评芸生的诗,但很多话也是直接说给周扬听的。公允地说,刊物的主编并不能对所有文章负责,也就是说,作者的观点并不代表编者的观点,但作为“左联”刊物,周扬在选稿上还是有教训可吸取的。当然这时鲁迅对周扬的印象总的还是好的,但不久则渐渐变坏。原因是其间发生了一件令鲁迅特别不愉快的事。 

了解了这一背景,则不难理解鲁迅当时听到田汉对胡风的指责后所表现出的态度了。

当然,田汉也并非为了个人恩怨而怀疑胡风。他只是出于一个地下工作者的警惕性,并且为鲁迅担心。但是,田汉的话事实上是对胡风极不负责任的,而且造成的伤害也是很大的。幸好鲁迅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他始终保持着对胡风的信任。

眼见田汉与鲁迅话不投机,一旁的阳翰笙赶紧将话题转开,空气始有缓和。接着他们又谈了一些别的事情。临别时,鲁迅从口袋里掏出一张100元的支票交给周扬说:“前清时候花钱可以捐官、捐差使,现在我身体不好,什么事也帮不了忙,那么捐点钱,当个‘捐班作家’吧。”鲁迅的调侃令在场者不禁失笑。

“却见驶来了一辆汽车,从中跳出四条汉子……”

这次周扬、夏衍、田汉、阳翰笙与鲁迅的见面,虽说中间因田汉的插话而使气氛有些紧张外,基本上还比较正常,特别是最后的氛围还比较和谐。鲁迅甚至在严肃的“左”派理论家面前,仍以捐钱的方式表达了自身的风趣与幽默。

一年多后,随着鲁迅与“左联”领导人周扬、夏衍等人的裂隙加深,特别是在“左联”解散问题上以及关于“两个口号”的公开论争中,这种矛盾则进一步尖锐化、公开化。而又因为“左联”最后一任行政书记徐懋庸的一封公开信,最终导致鲁迅对“左联”领导人的不满和失望。这种不满和失望,他在答徐懋庸的公开信中充分地表露出来,其中特别提到了一年多前与周扬、夏衍、田汉、阳翰笙在内山书店的那次见面。

鲁迅显然是带着很大的反感来描述的:

“……去年的有一天,一位名人(即夏衍,作者注)约我谈话了,到达那里,却见驶来了一辆汽车,从中跳出四条汉子:田汉、周起应(即周扬,作者注),还有另外两个,一律洋服,态度轩昂,说是特来通知我:胡风乃是内奸,官方派来的。我问凭据,则说是得自转向以后的穆木天口中。转向者的言谈,到左联就奉为圣旨,这真使我口呆目瞪。再经几度问答以后,我的回答是:证据薄弱之极,我不相信,当时自然不欢而散……”

这便是影响深广特别是“文革”期间使用频率极高的“四条汉子”的典出所在。

这里不难读出鲁迅对4人的不满和嘲讽,而且是把他们作为“左联”的代表。

鲁迅与“四条汉子”同为左翼文艺阵线的领导者,为什么会有如此深的矛盾呢?原因是多方面的。在当时白色恐怖下,环境恶劣,联系不便,再加种种小道消息的传播和恶意谣言的挑拨,容易产生误会,而一旦产生误会又极不易消除。当时周扬等“左联”领导人都很年轻,缺乏一定的斗争经验,另外还有脱离实际的“左”的倾向,将“左联”变成党的组织,对鲁迅不够尊重。鲁迅看问题比他们深刻,他们反而不以为然,因而给鲁迅以“好唱高调、善搞宗派”的印象。另外,在历史转折过程中,左翼文艺阵线从反蒋的阶级斗争转向抗日的联合战线,大家都面临着种种复杂的矛盾,“左”的右的倾向交织存在,宗派主义、门户之见亦在所难免,故不可避免产生分歧。当然还有性格上的一些原因。

 

(责任编辑:董倩超、肖静)

相关新闻

【杜月笙为工人争工资】上海的法商水电公司克扣职工,月薪只给8至10元。1929年,法租界水电厂工人罢工,垃圾工、码头工也都响应。法国人不得不[详细]

【陈毅:现在看不见最幸福,看见了更揪心!】“文革”期间,陈毅等几位元帅在西山聚会,年高体弱、双目失明的刘伯承也来了。他激动地问大家[详细]

热点文章排行

  1. 新刊(1月上)
    镇国之宝
    何物能“镇国”?这一点官方没有说法。故宫博物院前院长郑欣淼曾表示,北京故宫馆藏珍品众多,连“镇馆之宝”都很难评出,更何况镇国之宝?如果把中国各大博物馆馆藏文物拿出来PK,按照文物门类每种选出十大国宝,再从中挑出一件作为“镇国之宝”,难度很高,争议也必定很大。[详细]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