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近现代史

揭秘:何事让江泽民一直后悔了几十年

2013年02月17日09:21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受到江的公开批评后,给车床“贴标签”的葛冬青便被免去了管理职务,贬去从事体力劳动。同时,他被迫经常进行自我批评并出席“批斗会”。江始终对自己在葛被免职一事中所起的作用感到于心不安。“几十年来,甚至直到今天,江都非常后悔自己对葛冬青的做法。”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本文摘自《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罗伯特·劳伦斯·库恩 著,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出版

 

1956年,毛泽东发动“鸣放”运动,恳请知识分子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他引用了一句中国古诗,宣布:“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通过争取知识分子,毛泽东希望能促进新形式的艺术和文化体制的产生,这是他一辈子的热望。周恩来总理也寻求对中央政府的建设性批评意见。“政府需要人民的批评,”周在1956年的一次讲话中说,“没有这种批评,政府将无法发挥其人民民主专政的职能。”后来发生的事是悲剧性的:自由昙花一现,然后变为“引蛇出洞”与压制反对派的一种手段。

一开始,狐疑满腹的知识分子认为毛泽东的呼吁是一种计谋,几乎无人发言。可是,当毛泽东开始批评那些没有提出“健康”意见的人的时候,许多人屈服于他们压抑已久的渴望,提出了他们认为对改进管理有益的诚恳意见。可是当提出的意见开始关系到民主和人权,建议党应该“开放”,当批评信件开始像雪片一样飞来(在1957年年中6个星期的时间里,上百万封信涌到了中央的权威机构),这位伟大舵手不无理由地把这些批评定性为对他的领导的明目张胆的进攻。毛给反对派戴上了“右派分子”的帽子,并决定把“反右运动”升级。

这些所谓的“右派分子”都被加上了莫须有的罪名。一开始,只有几千人被清洗,但“反右运动”愈演愈烈,不久被宣布为“右派分子”的人就超过了50万。一个“右派分子”可以期望的最佳结局就是降职去“劳动改造”。有些被殴打并囚禁,有些被迫害致残甚至致死。

北京借此机会考验大家对党的忠诚。作为动力处的党支部书记,江泽民收到了需要从他

手下清洗出去的“右派分子”指标。江觉得很多知识分子的观点和批评值得尊重,并且很有用。在身边的其他单位忙于清洗和惩罚的时候,江充满矛盾。

江向他的好朋友、刚刚入党的沈永言倾诉说:“肯定是什么地方出错了。我们中间怎么会有那么多‘右派’呢?他们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呢?所有这些党培养和教育出来的知识分子怎么会突然变成‘右派分子’呢?这不可能。我们应当尽可能多挽救几个人。”

开始时,由于江的犹豫消极,他的下属中没有一个人被清除。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比动力处稍微大一点的基建处,有11人被划成“右派”。随着时间的推移,江对这一官方运动的缺乏热情表现得更为明显,对他自己也更具危险。几个本来就嫉妒江的成就的狂热分子开始提出疑问,与他向沈永言提出的问题恰恰相反。一些人在私下说:“动力处有那么多知识分子,怎么会没有‘右派’呢?”

最终,江迫于压力确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有着类似宗教的思想。但江还要勉为其难地再找一个。那时在动力实验室里有两种不同的车床。一种是苏联制造的,刚运来不久;另一种是在1949年以前从美国进口的。正是这两套设备的差异使江找到了第二名“右派”——一个名叫葛冬青的中层干部,其过错就是他认为苏联车床比美国车床噪音大。

(责任编辑:肖静、董倩超)

相关新闻

【尼克松力促宋家三姐妹相聚未果】1949年之后,宋家三姐妹天各一方,几十年不得相见。大姐宋霭龄在美定居,二姐宋庆龄留在大陆,小妹宋美龄随蒋[详细]

【林肯:我是穷棒子,不会发福变大肚】1860年,美国竞选总统,林肯发表了这样的竞选演说词:“有人打电话问我有多少银子,我告诉他们我是一个穷棒子[详细]

热点文章排行

  1. 新刊(2月上)
    特工之王
    戴笠PK李克农

    洋特工007在银幕上引得万千痴狂,“土特工”大家也不陌生:不少国产谍战片,剧情通常是国共两党情报工作者斗智斗勇,共产党这边叫“地下工作者”,国民党则统称“特务”。其实无论叫特务还是特工,都不是贬义词。这只是一份工作,有些神秘,有些危险,还有些不合常理,但这些特工们在历史上,留下了无法抹去的印迹。 戴笠和李克农,军统和特科——国共两方暗战的核心,他们都做了什么?谁是真正的“特工之王”?[详细]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