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近现代史

毛泽东早年便对邓小平寄予厚望:希望你为党争气

何立波 宋凤英

2013年03月08日09:07  来源:党史博览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邓小平对于毛泽东是很钦佩的,也是较早使用“毛泽东思想”科学概念的各根据地领导人之一。同时,毛泽东也对邓小平寄予厚望。1943年11月,毛泽东在一次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动情地谈起了当年的“邓毛谢古”:“反邓毛谢古,是指鸡骂狗,毛谢古死了三个人,希望邓要为党争气。”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八七会议”上两人初次相识。毛泽东后来对邓小平说“我只见过你一面,你是毛派的头子”则另有所指

1927年,由于国民党右派的叛变,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6月,在西安中山军事学校政治处任处长、中共组织书记兼政治教官的邓小平等共产党员,被冯玉祥“礼送出境”。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毛泽东作为中央候补委员,邓小平作为党中央的政治秘书,都参加了这次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他们第一次相见了。因为是处于秘密状态下开的会,邓小平还仅是一个秘书,他们之间不可能有太多的交流。会上,毛泽东发了言,强调:“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邓小平没有发言。

德国作家乌利·弗兰茨在《邓小平传》中指出:“1927年8月7日,对邓来说,是一个终生难忘的日子。在汉口这个火炉般的夏日里,他第一次结识了未来的朋友毛泽东。”“八七会议”的历史,留给邓小平一段解不开的情节。1980年5月20日,邓小平为“八七会议会址”题写了牌匾;同年7月15日,邓小平又参观了“八七会议会址”纪念馆。他很清楚地记得当年开会的情景:“李维汉是秘书长,会议代表有二十几个人,我是中央秘书。陈独秀原先要搞正规大中央、搞八大秘书。我就算是一个。以后没有到齐。我是政治秘书,还有刘伯坚没有到任……”望着会议参与者的画像,邓小平感慨地说:“当时都是年轻人。毛泽东34岁,瞿秋白29岁,李维汉31岁,任弼时23岁,我23岁,陆定一那时比我小两岁……”

1927年10月初,邓小平随中共中央迁到上海。12月,被任命为中共中央秘书长。毛泽东则在“八七会议”后赴湖南组织秋收起义。1984年,邓小平在回忆这段历史时说:“我1927年从苏联回国,年底就当上了中共中央秘书长。23岁,谈不上能力,但也可以干下去。”

1929年夏,25岁的邓小平被党中央派到执掌广西政权的李明瑞和俞作柏部工作,为建立党掌握的武装力量作准备。邓小平对在井冈山发展得如火如荼的毛泽东和朱德率领的工农红军十分钦佩,提出百色、龙州起义后发展的方向是:“左、右江取得联系以推进向湘粤发展,以造成与朱、毛、彭、黄会合的前途”,“造成与朱毛会合的前途。”由邓小平任政委兼前委书记的红七军,明确提出了“扩大红军割据,迅速与朱毛会合”的口号。

1931年2月,邓小平赴上海向党中央汇报工作。当时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已在党中央取得了统治地位。邓小平在红七军的工作被认为是执行了“立三的盲动冒险主义与富农路线”。8月,邓小平被派到中央苏区,不久担任中共瑞金县委书记。澳大利亚作家大卫·古德曼在所著《邓小平政治评传》中说:“这使他第一次有机会和毛泽东进行密切交往。寻乌县在毛著名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形成发展过程中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毛通过一系列到农村的调查发展了这个战略,其中有一次就是以寻乌为调查基地的。虽然没有当时邓对毛的农民政策观点的任何记录,但邓的实事求是的观点通过江西南部和右江苏维埃内发生的事件对比,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责任编辑:董倩超、肖静)

相关新闻

【陈景润跳楼“讲究角度”】陈景润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到了批斗,造反派宣称:“让哥德巴赫猜想见鬼去吧……住着工人盖的房子,有着解放军保护[详细]

【张作霖:说我要复辟,那是报纸放屁】张作霖起自草莽,说粗话习以为常,但他对自己重用并有所依赖的杨宇霆、王永江等人却从不粗蛮。有一次,张作霖[详细]

热点文章排行

  1. 新刊(3月上)
    王牌军战史

    2013年1月15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在一则报道中,首次使用了39集团军番号。当晚,后续消息发布:“我军陆军集团军番号今起解密。”这些番号起用于国共内战后期。到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时,解放军已出现61个步兵军的番号。建国以来历次精简整编,到2003年,我军集团军的数量保留为18个。这18支部队善于打恶仗、硬仗、险仗,也经历了数不清的胜仗,造就了无数耀眼的将星和英雄,他们都是人民解放军的王牌军。[详细]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