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史>>观点·评说

张爱玲参加过土改吗?

2013年03月28日11:17  来源:东方早报

【字号 】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离沪前,张爱玲没有工作,夏衍欲安排张赴上海电影剧本创作所当编剧,曾委托龚探询张如何打算。此前夏衍如安排张爱玲参加土改,即便不委托龚,而龚居然毫不知情(同时魏绍昌却知情),似乎说不过去吧?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1952年7月,张爱玲持港大证明以复学名义只身离沪赴港,不久,应聘美驻港总领馆新闻处,从事翻译及创作。1954年,长篇小说《秧歌》《赤地之恋》由《今日世界》社次第刊载。尽管远在大洋彼岸的胡适、夏志清给予高评,但因其内容一反此前《十八春》《小艾》中对解放区的好感,转而“暴露‘铁幕’后面的黑暗”(柯灵语),由此在大陆被打入另册,至今也未能正式出版。

近年来,学界有识之士试图从学术中立角度探讨:“张版”土改小说真实与否的问题,其中涉及张爱玲是否亲身参加过土改。

1995年11月10日,萧关鸿在《南方周末》发文《寻找张爱玲》,借张爱玲姑父李开第之口,首次指出张爱玲受夏衍提名出席上海第一届文代会,并下乡参加土改。《上海书评》所刊陈子善《张爱玲与上海第一届文代会》(2010年12月5日),引台湾研究者高全之《张爱玲学》增订版殷允芃访张爱玲、萧关鸿访李开第一事,并补充魏绍昌的说法,力图将首届文代会与土改相联系,给“苏北土改说”作注。

正如陈教授指出的,“张爱玲土改说”争议不断。笔者也持疑议,特撰文详论。

张爱玲早年的编辑朋友柯灵曾作长文《遥寄张爱玲》,称其“平生足迹未履农村”。不过,诚如龙应台《一支淡淡的哀歌:评张爱玲的〈秧歌〉》指出,它是“一部极端视觉化的小说”,书中第十二章杀猪场景,一系列的洗猪、剔甲、拔毛描写,恍如电影近景镜头。这些细部刻画,教人很难相信作者未作近距离观察。1968年,张爱玲接受台湾媒体人殷允芃的访谈,也谈及“写《秧歌》前,她曾在乡下住了三、四个月。那时是冬天”。

2010年,张爱玲遗稿《异乡记》挖掘出版。其中第六章:

一个雪白滚壮的猪扑翻在桶边上,这时候真有点像个人。但是最可憎可怕的是后来,完全去了毛的猪脸,整个地露出来,竟是笑嘻嘻的,小眼睛眯成一线,极度愉快似的。(第50页)

比照《秧歌》第十二章杀猪剃毛:

他们让那猪扑翻在桶边上。这时候它脸朝下,身上雪白滚壮的,剩下头顶心与脑后的一摊黑毛,看上去真有点像个人,很有一种恐怖的意味。剃完了头,谭老大与谭大娘把那个尸身扳了过来,去了毛的猪脸在人前出现,竟是笑嘻嘻的,两只小眼弯弯的,眯成一丝,极度愉快似的。(《秧歌》,皇冠,1968,第135页)

两者何其相似!《异乡记》记录了1946年张爱玲往温州找寻胡兰成途中的所见所闻。这段下乡经历,多次写入《华丽缘》《秧歌》《赤地之恋》等的例证,详见余斌《张爱玲传》、宋以朗《异乡记》前言及书稿校订者止庵《〈异乡记〉杂谈》。则前述殷、张对话中冬天的农村经历,也许是在说此事。

(责任编辑:董倩超、肖静)

【钱穆提名“未名湖”】1930年,国学大师钱穆应邀进入燕京大学任教。一天,燕大监督司徒雷登在自己的家里设宴招待新同事。司徒雷登名为监督,实则[详细]

【温家宝点评日本电影《入殓师》】座谈会上,温家宝说,2007年以来两次出访日本,自己都会在百忙之中抽空看电影院,以了解日本文化。这次鸠山首相[详细]

热点文章排行

  1. 新刊(4月上)
    斯大林的最后8年

    ·铁幕拉开
    ·多疑讳医
    ·领袖之死
    ·苏共交班
    斯大林是个悲剧性人物,到晚年则成了孤家寡人。 斯大林是其笔名,意为“钢铁”,斯大林确实像钢铁一样, 既有坚强的意志,又冷冰冰的缺少温情[详细]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