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人民眼光|文化视野|品质生活|历史秘闻|人物春秋|图酷|悦读|国家人文历史
热 词冀宝斋 颐和园 红卫兵 圆明园兽首 乾隆盛世 汝窑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陈伯达
人民网>>文史>>历史秘闻

神秘的“西陵人”:一出生便享受正处级待遇

高欣

2013年08月21日10:45    来源:法治周末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我比你优秀。”是这些守陵的八旗子弟们骨子里透出的贵族优越感。至今,守陵人的后代们,还是会自称“西陵人”。他们一出生便报户口,即刻享受七品待遇。七品,相当于现在的正处级。

清西陵绘图(资料图)

 

从十八世纪中叶开始,永宁山下驻扎了一个约一万人的清政府机构,其职责是看护清帝的陵寝。1911年民国成立后,这些清王朝的守陵人都干什么去了?靠什么为生?他们的后代今天又在干着什么?

公元2011年4月16日,河北省保定市易县城西永宁山下。

天气温和而晴朗,偶尔听得见一阵鸟叫。

清西陵,安静地坐落于此。这片清王朝继关外三陵和清东陵之后的最后一座帝王陵寝建筑群,始建于1730年(雍正八年),停建于1915年(民国四年)。这里,共埋葬着清王朝的4位皇帝、9位皇后、57位妃嫔、2位王爷、2位公主、6位阿哥,共计80人。

时逢周末,游人不断,却并不爆满。

一位中年男子也在参观的游客当中。他穿着普通,中等身材,天庭宽阔,肤色略黑,表情不时透露出几分思考者的严肃。偶尔,他会从兜里拿出数码相机,对着建筑认真地拍照。

让人觉得此人有所不同的,是他颇具旧时官员的气质、似乎只要略微拿起架势就能上台演个武生的走姿,和猛一抬眼时那双眼睛射出的带着股精气神儿的英气。

这位中年男子名叫李文通,1964年生于清西陵,现任易县作家协会主席。于他而言,来清西陵,不是为参观,更多的是缅怀先人。

在埋葬雍正皇帝的泰陵前面的开阔地,一位操着地道老北京腔儿的老大爷正站在支着大阳伞的冷饮摊旁,大声吆喝着。也许是招揽生意的缘由,他的脸上堆满了热情,但他始终直直挺着腰板儿,跟游客聊天时,眼睛里射出的,亦是那带着股精气神儿的英气。

此二位,并不相识,即使他们都生于斯、长于斯;但他们,有着共同的身份:守陵人的后代。

“总想干大事”

李文通为自己是清西陵守陵人的后代感到自豪。这种自豪是很有些底气的。

守陵人,就是清西陵始建以来,从北京和东北陆续派调而来、专门负责看守陵寝的人,几乎全部为八旗子弟,相当一部分为皇帝的近亲,以朝廷俸禄为生。

历史上,清政府给予守陵人优厚的待遇和清闲的工作,守陵人可以按照品级高低按月俸饷,有着特殊的政治地位。

“我比你优秀。”是这些守陵的八旗子弟们骨子里透出的贵族优越感。至今,守陵人的后代们,还是会自称“西陵人”。

李文通亦不例外。但他真正体会到这一点,还是在他参加工作后。

上世纪80年代,李文通开始了在西陵地区的基层工作。他当过宣传报道员、广播站站长、镇政府办公室主任,还考过县委的秘书……多年积累下来的基层工作经验,让他发现,在西陵的工作最好推广和执行,“西陵人不小气,识大体”。

这让李文通对自己成长的环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李文通生于清西陵的慕陵礼部(现为华北村),满族镶黄旗。慕陵是道光皇帝的陵墓,礼部主要负责祭祀,镶黄旗的旗主是雍正皇帝。

小时候,李文通在长辈的教导下练习请安,练习怎么请安才好看。“一排小男孩儿挨个儿请安,是很有观赏性的。”

二十刚出头,李文通就想去当兵。当时,正值对越自卫反击战,这激起了他骨子里“总想干大事”的冲动。想法就一个:“我要保家卫国。”

他这样对父亲说:“我要是没牺牲,我就是英雄;我要是牺牲了,还能给家里挣800元抚恤金。”当年的800元,绝非小数目。

在当时的李文通看来,“干大事”,就是非生即死。

然而,由于他的文采在当地已颇有名气,在当兵走的前一刻,李文通被当地的政府部门“扣留了”。从此,他开始与文字、与基层的老乡们打交道。

保家卫国未遂的李文通发现,原来很多同为满族八旗的西陵人也和自己一样,“总想干大事”,再加上当时老人们多,总是有讲不完的过去的趣闻轶事。李文通很感兴趣,便总在工作之余听西陵的老人们讲那过去的事情。回家后,把听到的这些或真实、或演绎的故事记下来。

慢慢地,手头的资料多了,他萌发出写作的念头。于是,他开始写村史、写西陵的奇人怪人、写崇陵被盗、写剧本、写小说……

上个月,由李文通创作的30集电视连续剧《最后的贵族》的剧本在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北京市民族事务委员会联合主办的“少数民族题材优秀影视剧本”遴选中脱颖而出,成功入围。

《最后的贵族》是国内首部描写清末民初清西陵守陵人生活的电视连续剧。“1911年中华民国建立,这些守陵人正式‘下岗’,他们必须面对生活的剧变。”这是李文通想要表现的。

昔日的神秘小社会

从在清西陵落脚的那一刻起,优越感就在每位守陵人的血液中流淌开来。清西陵在大清版图上,是一片特殊而神秘的地域,这使得守陵人也成为有别于周边汉人的一个特殊群体。

清西陵开建后,为了保护上吉之壤,清政府在陵寝的东南西三面修建了42华里长的风水墙,墙外每隔3里共栽设了587根红桩,合计193.3华里;红桩外每隔40步立白桩,白桩外10里再立青桩。界桩间用黄丝绳连接,桩上悬挂禁牌。青桩外再开20里官山,立界石,上刻“禁地官山界石”,严禁百姓过往。

因此,对于世世代代耕种于此的汉人来说,官山以内是何种洞天,他们一无所知。

若是揭开曾经那官山内的神秘面纱,你会惊讶地发现,那居然是一个如此完备而精密的小社会。

清政府在西陵设立了东西王府、内务府衙门、承办事务衙门、关防衙门、礼部衙门、工部衙门、兵部衙门,不仅有上至贝勒一级的王爷,还从关外、东陵等地迁移来大批满人负责陵寝的日常维修和祭祀。

虽然统称为守陵人,但内部分工极细。糖匠、面匠、酱匠、粉匠、酒匠、网户、牛羊工、养鹰的、养鸟的……一个“工种”一干就是一辈子。

守陵人的身份可以说是“带着皇族血液的公务员”,他们来西陵时,清政府会给每户分一处小院,一般住户是三分三为基准,三分三是指小院的宽度乘以长度的面积,“一亩三分地”的说法便来源于此。

这里有学校,满文汉文双语教学,还教授音乐、舞蹈和骑射等等。

学校里的学生都是守陵人的子女。他们可不一般,一出生便报户口,即刻享受七品待遇。七品,相当于现在的正处级。

即使是守陵人养的狗,也极有尊严。它们个个有户口、有口粮、有补贴。

祭祀时间以外,守陵人的生活极为悠闲。他们大多不会种地,闲来逗逗鸟、斗斗智谋,极其讲究吃,讲究“礼数”。

1911年,中华民国成立,这些守陵人也随之正式“下岗”。他们当中,有些人离开了,有些人留了下来,被迫开始了“自改规制”、和当地汉族文化融合的艰难历程。

但任凭什么,似乎都磨不掉这些“下岗守陵人”骨子里的勇敢和责任感。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打到了清西陵附近。守陵人们聚在一起商量:“如何保住西陵?”

一位守陵老头儿突然站了起来说:“我去找日本人谈谈!”

就这样,在那个听闻“鬼子来了”就逃之犹恐不及的恐怖年代,一位年老的守陵人,迎着日本人明晃晃的刺刀,就去“谈谈”了。

老头儿丢给了鬼子一通大道理,竟然因此保住了清西陵不受烧杀抢掠。

吃过俸禄的“活化石”

经历了近半个多世纪的动荡,当初官山内的神秘守陵人逐渐被当地的汉人同化,满汉得以通婚,他们的后代也逐渐与当地居民无异。

近些年来,随着西陵老人们的辞世,清西陵守陵人的奇闻轶事不再像过去那样风靡。

在清西陵的凤凰台村(满族村),还有一位名叫李卓明的93岁老人,人们都称他是清西陵的“活化石”。

老人出生于1921年,守陵人的后代,精神矍铄,耳聪目明,老伴儿前些年去世了,只剩下他一人住在老院子里。这处老院子,位于村里真武庙右手边的小胡同最里面,是解放后他和老伴儿一起亲手盖起来的。

每日,老人都会倒背着手,手里拿着一个垫子,在村里散散步。累了,就在路边把垫子一铺,坐下休息;饿了,就轮流到两个儿子家吃饭;听到曾孙在背后喊自己一声“老祖儿”,他就开心地咧嘴笑起来,露出并未掉光的牙齿。

之所以称老人是“活化石”,是因为,他是村里唯一一个会写也会读满文的老人。

在老人的回忆中,自己是吃过一个月俸禄的,“12个大子儿,就是铜钱”。那是在他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但由于当时时局动荡,第二个月,俸禄便没有了。

李卓明老人不仅懂满文、汉文,还在北京新华外语学校(即如今的北京市第二外国语学院)学过英语,后由于抗日战争爆发,被迫回西陵改学日语;再往后,老人还略通了俄语。时代的洗礼在老人身上可见一斑。

退休前的大部分时间,老人一直在西陵中学教书,教外语、语文和书法。现在,附近十几个满族村,很多人都是他的学生。

直到如今,不时有从祖国各地赶回来专程探望他的学生。每每谈到这里,老人的脸上就洋溢着幸福。

“活化石”有很多趣事。有一次,他在路边休息时,有游客开着车过来问路。老人一见那年轻游客只是摇下车窗,探出头来,心生不悦,便立马装起了哑巴,连连摆手,示意“不知道”;不一会儿,又一位开着车的游客经过,那位游客下车走到他身边,鞠了一躬,向他问路,老人心里很开心,但无奈装哑巴要装到底,只得一边摆手一边指出了方向。

老人喜欢书法,每日必临墨池。屋子里,摆满了老人的作品。总有人来找老人求墨宝,老人从未拒绝,这多少让他的儿孙有些担心,“毕竟老爷子那么大岁数了”。

可在自我介绍时,老人总是说:“我还小,也就90多岁。”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王嘉伟)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