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人民眼光|文化视野|品质生活|历史秘闻|人物春秋|图酷|悦读|国家人文历史
人民网>>文史>>人物春秋

“八百壮士”命归何处?“文革”中有人遭迫害致死

龚知栋

2013年09月17日10:17    来源:光明日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面对数万日寇在飞机大炮坦克掩护下的疯狂进攻,谢晋元带领的这支孤军始终斗志昂扬,奋勇杀敌。他们在四行仓库与敌激战4天4夜,击退敌人数十次进攻,毙敌200余名,日军始终不能前进一步。

被英军缴械安置在废弃军营

1937年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至10月26日,上海大部陷落敌手。为掩护大部队突围,时任国军中校团长的谢晋元率一个营的官兵(共411人,为迷惑敌人,谢晋元曾对外宣称有800人),留守上海闸北狙击敌人。面对数万日寇在飞机大炮坦克掩护下的疯狂进攻,谢晋元带领的这支孤军始终斗志昂扬,奋勇杀敌。他们在四行仓库与敌激战4天4夜,击退敌人数十次进攻,毙敌200余名,日军始终不能前进一步。这就是当时那段广为流传的“八百壮士”孤军抗敌的悲壮历史。

至10月30日,大部队突围成功。掩护任务完成后,谢晋元接到国军统帅部命令撤退到上海公共租界。没有想到的是,孤军一进入租界,日军就向租界当局施压。结果这只孤军被英军缴械,被安置在胶州路的一座废弃军营(史称“孤军营”)内,由白俄雇佣兵看守。名义上虽不是战俘,实际上和战俘一样失去了所有自由。可叹这样一支英勇善战的威武之师,此时就像一只被拔了牙的老虎困在铁笼子里。

开办小作坊支援抗战

被看押期间,谢晋元教育战士们要不失军人精神,加紧操练随时准备重返战场杀敌。在上海各界力量的帮助下,孤军建起了宿舍、厨房、礼堂、球场等生活设施,并且还开办了制皂、织袜、毛巾等小作坊。所得收入除补贴生活外,全部用于支援抗战。

1938年8月11日晨,为纪念“八·一三”抗战一周年,“孤军营”全体将士破例升起了国旗。此举遭到租界当局和万国商团外籍军队的干涉和围攻。为保卫国旗,战士们赤手空拳与敌肉搏,4人牺牲,100余人受伤。当日下午孤军被送往外滩中央银行大楼幽禁。为反抗租界当局的暴行,谢晋元发动绝食斗争,最终在上海爱国同胞的积极声援下,租界当局被迫做出让步,将他们送回孤军营,奉还国旗,抚恤死难壮士,并公开道歉。

日伪策划暗杀了谢晋元

1940年3月,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伪政权。日伪企图劝降谢晋元,遂指使汪伪政权的“二号人物”陈公博亲赴“孤军营”劝降,并以伪陆军总司令这样的高官要职相诱。结果谢当面将委任状撕毁,陈公博也被骂得狗血淋头而逃。

后来,陈公博并不死心,又多次“好言相劝”,谢终不为所动。见谢晋元如此“不识时务”,日伪又策划了对谢晋元的暗杀行动。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28日,日军突然攻入“孤军营”,将手无寸铁的孤军340余人全部俘获。日军原打算将其改编为伪军,遭到毅然拒绝后,又企图将他们杀害。不过慑于这支军队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日军最终未敢动手,后将他们分散押解到浙江诸暨、杭州、南京孝陵卫、南洋的新几内亚等地做苦工。孤军的一部分人在日军非人的苦工奴役中相继死去,但活下来的人一直没有停止斗争。例如,被遣往浙江诸暨的一支孤军夺取日军的枪械后,加入了当地抗日游击队;1945年日本战败,被押到新几内亚的36名孤军军官将负责看押的日军小队抓了俘虏。

抗战胜利后,孤军幸存者从各地陆续返回上海,总计100余人。他们请回谢晋元的遗孀凌维诚,沿老团长的陵墓四周搭棚居住,誓为老团长守灵。后来内战爆发,他们不愿卷入内战,遂解散各谋职业,大部分隐姓埋名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生活十分艰苦。上海解放后,陈毅市长曾亲自为这些孤军壮士安排工作。但他们在后来的“四清运动”和“文革”动荡中都受到了冲击,有一些人遭迫害致死。“文革”结束后,余下的人都在政府的照顾和善待中颐养天年,寿终正寝。

2010年12月17日,孤军壮士之一的杨养正老人以96岁高龄在重庆辞世。如今,谢晋元的四百壮士中仅有92岁的杨根奎老人一人尚存人世。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王嘉伟)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