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读书|专栏
热 词曼德拉 珠算 胡佛 开罗宣言 核潜艇 红卫兵 国礼 毛泽东 林彪
人民网>>文史>>历史秘闻

温家宝忆非典时期:夜不能寐 常常泪流满面

2013年11月06日08:56    来源:新华网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我们这么好的首都,因为疫情,弄得大家不能正常地工作和生活,心里感到非常难受。大家也知道我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但是当我一个人夜不能寐的时候,常常泪流满面,止不住啊,为什么呢?心里着急啊!

温家宝(资料图)

11月1日电《温家宝谈教育》一书10月31日由人民出版社、人民教育出版社联合出版发行,内容涵盖了温家宝自1995年9月至2013年3月的代表性教育论述。全书分为五大部分,即“强国必强教,强国先强教(代序)”、“关于教育工作的讲话”、“关于教育工作的通信”、“与大学师生的座谈”以及“附录:重视教育工作纪事”,内容包括讲话、报告、信函、谈话等66篇,新闻媒体报道文章17组,教育活动图片50余幅,总计50余万字。

书中收录了一篇2003年5月4日温家宝同志到清华大学看望广大青年学生并在图书馆与同学们一起座谈时的内容,新华网受权发布全文。

同舟共济,共渡难关

(2003年5月4日)

温家宝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想到同学们都在学校,不知道你们过得怎样?非常惦记你们,大家还好吧?有什么活动没有?(大家说在校园里有放风筝、踢足球、打羽毛球、练健美操等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温家宝:校园生活可以活跃一些。这是一段非常的日子,可能会在同学们的一生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我相信,大家不会忘记这段时间;我相信,国家经过这场磨难会更加强大,青年经过这场锻炼会更加成熟。

“五四”精神归根到底是民主与科学的爱国主义精神。依靠爱国主义精神,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依靠爱国主义精神,我们实行改革开放,基本实现了小康;现在同样要依靠爱国主义精神来战胜这场“非典”的袭击。我们青年人应该在这场灾难中经受住考验。不久前我到曼谷参加有关应对“非典”的“10+1”首脑会议〔1〕。这次特别会议原来没有请中国,但是后来他们感觉到没有中国参加,会议是不能成功的。所以,从他们发出邀请到我决定去只有几天的时间。我是“坚定”地去的。我觉得中国应当敢于面对现实,敢于面对世界。路上我就在想应对目前困难的办法,我概括了八个字,就是“坦诚、负责、信任、合作”。我和我们的代表团可以说不辱使命,我们就用这八个字取得了东盟十国领导人的理解,在双边会谈和“10+1”的会谈中,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导人责难中国,都是理解、同情、支持和合作的态度。

中国是一个有着13亿人的大国,上下五千年历尽磨难,没有被压倒,没有被摧垮,也没有散掉。世界四大文明古国〔2〕,就剩中国没有散掉。我们的文化和历史都延续了下来。我们的国家受的磨难最多,遭受的灾难最多。《左传》〔3〕中有“多难兴邦”之说,我又想到孟夫子〔4〕有一句话:“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由此,我又想到古人说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5〕。每克服一次困难,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都会前进一步。特别是我们这个国家,越是困难的时候凝聚力越强,越团结。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每克服一次困难,人民的聪明才智就得到一次极大的发挥,就会出现许多杰出的人物。

今天在座的同学中工科生较多。我想讲一点自然科学知识。从SARS病毒,我想到了生命科学发展的两大领域。物理学是向两个方向发展的,一个叫作宏观世界,一个叫作微观世界。宏观世界发展到宇宙中的暗物质,其实宇宙中还有反物质,反物质比暗物质还要难研究。从微观来看,我们原来知道有分子和原子,现在研究到夸克〔6〕。生命科学其实也在向两个方向发展。从微观来讲,就是我们现在要对付的SARS病毒,原来我们只知道有分子生物学〔7〕,现在还有量子生物学〔8〕。这是一个分支,就是我们经常看到的细胞研究,克隆技术〔9〕。其实,生命科学还有另外一个分支,就是环境。

生命有环境的理念,就是外界对于生命的影响。知识是一个浩瀚的海洋,当我们急需用的时候就感到不够。大家都希望在研究SARS病毒上取得三个突破:第一叫作SARS病毒的确诊,或者叫作阳性检测率,实事求是地讲,目前阳性检测率研究工作还没有完成,我国也就是48%—50%的检测率,泰国可以达到60%;第二叫作治疗,吃什么药可以治这个病,这是一大关口;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免疫。人类征服过的几种重大疾病也都经过一段艰苦攻关的过程。只有当盘尼西林〔10〕这种药物研制成功以后,肺病才是可治的病;只有当科学家发现牛痘〔11〕以后,人类才能消灭天花〔12〕。我想解决SARS的措施也可能是将来科学上的一个很重要的突破。现在基于人类对基因图谱〔13〕的掌握,这个时间应该会比较短。

我跟同学们讲这些,无外乎是想跟你们说,要学的东西太多,现在在大学里学的知识广阔一点儿,将来你们在工作中都能用上。我是主张学科面要宽一些,基础要打得牢一点儿。因为学科之间的交叉很多,而且这种趋势发展很快,谁也不知道当你应用的时候会成什么样。我刚才想起你们的校训,这两句话是来自《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我在南开中学学习的时候,大中〔14〕同志是我的老学长。南开中学也有一句校训———“允公允能”。这几个字我们可以理解为,学校培养的学生第一是要把“公”放在首位,也就是要把人民和祖国放在首位。“能”是能力,是服务祖国服务人民的能力。南开学校对学生要求很严格,从仪表到坐姿都有要求,一进走廊就有一面镜子。学生要讲究仪表,这是我们最早的一任校长张伯苓定下的。一个学校要形成好的学风,要有一个好的校风、好的传统,这是非常重要的。你们有什么问题要跟我说吗?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