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人民眼光|文化视野|品质生活|历史秘闻|人物春秋|图酷|悦读|国家人文历史
人民网>>文史>>人物春秋

秦始皇的死亡意识:他修了一个大大的墓【2】

2013年11月11日16:31    来源:中国经营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他只是修墓,修一个大大的墓,让死亡跟他去征服。死亡向六国走去,他看得清清楚楚那死亡的脚步。六国纷纷倒下,倒在他死亡的脚下,六国中了儒毒,以“未知生,焉知死”而亡,而他则相反,以“未知死,焉知生”而王。

帝王风水变成死王风水

他离开死地,到东方去,那里有神仙,超越生死。

他把自己交给方士,从此看不到死,看不到死,就以为无死。可死并没有放过他,他在博浪沙,遭遇伏击,却侥幸不死,更以神仙自诩。

等他看清了方士的把戏,方士已飘然而去,他找不到方士,就拿儒生出气,坑了几百个儒生,就像踩死一堆蚂蚁,他根本没当作回事。

他的使者夜过华阴,山高月冷,无边寂静,忽闻一声:明年祖龙死!真是吓掉了魂。回来赶紧报告皇帝,始皇问卜,得一卦,曰:往东去。

东行前,天降陨石,陨石上,刻有“始皇死而地分”。他派人追查,查不出来,就处死了好多会写字的人,以泄其愤、然后就一直往东走,走到陆海交接的尽头,叫成山头,就在今日山东荣成,当年,他第一次来这里,看海上日出,曾叹曰:“天尽头”。

李斯提笔,在他身边,也写下六个字:“天尽头,秦东门。”这六字颇有谶味,仿佛就是对陨石上那六字的注释。

果然,他病倒了,死亡在“天尽头”招手,要带他走。可他并不认为自己病了,更不觉得自己会死,他以为这是服食仙药后的反应。这样的仙药,现在看来就是毒品,那吸毒的感觉,便是游仙。方士用仙药控制了他,使他吸食成瘾,嗜幻如真,离了死地,顿入仙境。

他近来常害怕,他怕仙药断了,因为方士跑了。没了仙药,怎么游仙?不游仙,怎能成为仙人?成不了仙人,就得死!如不免一死,就回死地去。

自从方士跑了,他就停了填海工程,而去扩建“山陵”。什么叫“山陵”?《三秦记》里说,天子坟冢,在秦朝,叫做“长山”,在汉朝,叫做“陵”,将这两种称谓合起来,就叫做“山陵”。

他的“长山”依山而建,有一座皇城在下面。皇城,以皇帝为中心,分内外城,有宫殿,城池。还作了地市,让生人和死人做交易,公平不能欺。地下城里,有无数的楼阁、亭台,还造了江河湖海,连日月星辰,他都做了安排,当然,他不会忘了梦寐以求的瀛洲、蓬莱……

据《三秦记》载,他在咸阳的寝宫兰池宫,引渭水环绕,并筑土为山,以水为东海,以山为蓬莱,还刻石为鲸鱼,其长二百丈。

他造陵,也模仿蓬莱仙境,骊山东北,原来有一条河,由南向北流,入渭水,他在骊山脚下,挖深池,积土筑坝,拦断河流,取土造“长山”,使河流改道,从东北折向西北,环陵绕行,《水经注》曰“鱼池水”。

“长山”东侧,还有温泉水,来自骊山神女。传说,他在骊山,与神女相遇,惑于神女美色,而猥亵之,被神女唾弃,其身溃烂,不得已,求神女化解之,神女曰:试以温泉洗浴。果然,温泉一洗,神清气爽,美如初矣。

有两条水,一条是鱼池水,一条是温泉水,一自东北向西北,一自西南向东南,滔滔不绝,环绕“长山”,左右分流,各自循环。

骊山,为秦岭支脉,其临潼一带,山脉对称,从渭河北岸望去,似一巨大屏风立于陵后,登陵南望,山脉如弧,拥陵入山,与山浑然。

赫赫皇陵,何以选位于此?其依山带水自不待言,又有“其阴生金,其阳多美玉”一说,更有近年来,见卫星所摄之图,从骊山到华山一线如龙,而陵位,恰好就在龙眼上,筑陵于此,乃“点睛”之神来一笔。

“风水”二字,要看怎么说,自其统一六国言之,不妨称其为风水宝地,自其二世而亡言之,则“宝地”两字,从何谈起?

大地上,自然流淌的一条河,被他一声令下,就变成了为他守陵的鱼池,此河从南向北流,乃地势使之然,可他非要让河流改了道。

强扭的瓜不甜,强扭的风水呢?多半要变成祸水。

作者为学者伉俪,合著《文化的江山——重读中国史》《通往立宪之路——告别晚清的近代史》。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