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人民眼光|文化视野|品质生活|历史秘闻|人物春秋|图酷|悦读|国家人文历史
人民网>>文史>>人物春秋

秦始皇的死亡意识:他修了一个大大的墓

2013年11月11日16:31    来源:中国经营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他只是修墓,修一个大大的墓,让死亡跟他去征服。死亡向六国走去,他看得清清楚楚那死亡的脚步。六国纷纷倒下,倒在他死亡的脚下,六国中了儒毒,以“未知生,焉知死”而亡,而他则相反,以“未知死,焉知生”而王。

世上没有一个君王,对待死会像秦始皇那样。他在即位的第二年,就开始为自己准备坟墓。那时,他才14岁,凡事由太后和仲父作主。

王权在死亡的阴影中

仲父,就是那吕不韦,把他当作生意来做。自从投资子楚,买了秦庄襄王的原始股,吕不韦就跟着“奇货”飙升了,不仅成了仲父,还食邑河南洛阳十万户,可他不满足。他要在小王身上继续做“多”,下了更大的赌注。

没有人为这位小王着想,没有人问他忧伤。反正,他过惯了这样的日子,在赵国,父亲为人质,他从幼年到童年,便活在死的阴影里,跟母亲东躲西藏,不就是因为怕死?

来到秦国,一家人过了三年团聚日子,父王就死了。他惊魂未定,就登上了王位,当年,作为赵姬的母亲,能与他相依为命,而今,作为太后的母亲,却忘记了他的父亲,而另觅新人。

一个孤独的孩子,会如何心酸?从14岁到22岁,九年里,日复一日,他如何度日?有人为他造墓,他就天天关注坟墓。

当年,他还可以躲,而今,他无处躲。一切都必须面对,所有都要接受,因为他是王,要躲,也只有往“死”里躲。

他母亲在深宫里,又生了两子,是他弟弟,也是死敌。母亲不管他,可权力却在母亲那里,由那宝贝嫪毐代行之。

那宝贝,本是他母亲的性奴,却声称是他假父,眼看他成长起来,心里发怵。他亲政了,这一天早晚要来,两人有一个要进坟墓。他才22岁,可他的坟墓已经修了八年,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认为,就因为他的仲父、假父想把他埋葬,所以着急要为他修墓。

一个比孤儿还要孤独的孩子,会像狼一样成长,更何况他还是王,而且是号称“虎狼之国”的秦王,他只用鼻子,就能闻到死亡。童年的躲藏意识,少年的坟墓意识,都是死亡的信号。

死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人告诉他死是怎么回事,人为什么要死,人应该如何去死,例如,杀身成仁,舍生取义,还有顺其自然的死,这些何曾有人提起?他只知道死是恐惧,而他有的是勇气。童年时,他跟随母亲,一次又一次逃离死,少年时,如老僧入定般,数年如一日面对死。无论逃离死,还是面对死,他都有劲。

这么多年,他一直跟死较劲!他对死有特别感受力,一伸手就能摸到死亡气息,但凡角逐生死,知死者,胜之。

他知道死从哪里来,往何处去,让死见鬼去!他一出手,谁也不知道他怎样出手,连司马迁也不知道,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出手,不信,去读《秦始皇本纪》。

总之,母亲的宝贝嫪毐,终于被他的死亡意识带走了,接着,仲父也在他的死亡意识中看到了死亡的到来,他依然没出手。

从小就玩死亡游戏,长大跟死亡学习,后来,读了《韩非子》,就闻到一种浓郁的死亡气息,只有他悟出“君道同体”是可以超越生死的。

韩非也熟悉死亡游戏,那篇《说难》,说来说去,精细如抽丝,说的无非是一个“死”字,连司马迁都为之惋惜,问道:你是那么懂得死啊,可为什么还是难逃一死?

因为韩非了解他的心思,看穿了他的根底,就得死!对于韩非,他依然没有出手,不是还有李斯?那死之爪牙之死,依然不见他出手。

他只是修墓,修一个大大的墓,让死亡跟他去征服。死亡向六国走去,他看得清清楚楚那死亡的脚步。六国纷纷倒下,倒在他死亡的脚下,六国中了儒毒,以“未知生,焉知死”而亡,而他则相反,以“未知死,焉知生”而王。

兵法云“置之死地而后生”,他的脚下是死地,他就站在大墓上,败了,就到墓里去,墓里还有兵马俑,排好了阵型,朝向东方。

兵马俑啊,早已穿戴好披挂,他一声令下,就开拔。

常胜之军不可怕,死亡之军才可怕。历史证明,常胜易衰,多胜易败。打不完的胜仗,杀不完的敌人,常胜军就会生出衰纹。他将常胜军置之死地,变成死亡军,发令:消灭敌人!胜负只有一次,败了就得死,这就是死亡军的宗旨。非如此,不能以战去战,不能以杀去杀,不能统一天下,他要让死亡把战争带走。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