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文艺大家|读书|专栏
热 词肯尼迪 曼德拉 珠算 核潜艇 红卫兵 国礼 毛泽东 林彪 姚文元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砥平里战斗的得与失【2】

王洪光

2014年01月26日15:04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砥平里在双方战略布局和战役布势上是一个举足轻重的战术要点,双方志在必得,殊死搏斗,战况激烈,是志愿军在较大规模作战中第一次对美军进攻失利,也是朝鲜战争中战场形势的一个转折点。

【“以我之短击敌之长”】

砥平里之所以是关乎战略战役成败的战术要点,是因为它位于美第9军和第10军两个重兵集团接合部的交通会合点,处在威胁我南汉江桥头阵地左侧的位置上。如果志愿军一举夺取砥平里,不但能威胁正在进攻我南汉江桥头阵地的美第9军右侧后,还能进一步向骊州等地区发展进攻,李奇微的战线就会全线崩溃,西线美军也将丧失进攻的支点,非大幅后撤不可。因此横城反击胜利后,为扩大战果,进一步阻止敌军战役攻势,“邓指”(即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兵团指挥部)决定机动兵力从两个方向对砥平里进攻。一个方向由第40军119师师长徐国夫统一指挥,在北线和东线发起主攻;另一方向由第39军指挥的西、南线负责助攻。

面对越来越恶化的局面,驻守砥平里的美第23团团长弗里曼上校为避免被围歼,反复提出要立即撤走,并得到其上级的同意,却遭到李奇微的坚决反对。李奇微认准了“砥平里是阻止中国军队前进的关键所在”。美国公开史料评论说:“砥平里的攻防是决定敌人二月攻势成败的关键”,指出:“如果砥平里陷落,第8集团军将全线陷入崩溃。”所以,李奇微坚决反对撤出砥平里,决心死守,他给第10军下达了作战命令。

砥平里是个坐落在小盆地中的村庄,小盆地四周都是小山包,是很好的防御地形。但沿山脊构建防线将有18千米长,守军兵力不足。因此弗里曼决定将兵力部署在砥平里和周边平原起伏地,形成环形防御。防御前沿挖了壕沟,埋设了防步兵地雷,阵地内配备了榴弹炮、迫击炮和坦克。前沿前两道铁刺网间设有梅花形拉雷群,内外安装有照明弹装置,并在便于接近的地段泼水结冰,制造了难以爬越的冰区。砥平里的环形防御经过10天的紧张构筑,已形成野战坚固阵地防御。

砥平里战斗于2月13日夜间打响,由于参战部队未到齐,参加首次攻击的只有三个团2300余人。炮兵第42团遭敌空袭,马匹受惊,未能参战,一开始我军就失去了炮火支援。

在砥平里北面,我第357团对美军试探性的进攻和对凤尾山美军阵地发起的攻击,都没有成功。午夜时分,第357团对美军阵地重新组织了进攻,遭到美军高射机枪和位于法国营地段的坦克火力打击,又一次失败。凌晨4时20分,该团向美军阵地发动第3次攻击,但美军凭借坚固工事和优势火力拼力顽抗,战斗一直持续到黎明,我军伤亡重大,进攻受挫。第356团对砥平里东南方向的进攻同样遭受挫折。

在砥平里南面,黄昏时分,我第343团从望美山西侧、马山东侧向所谓“砥平里”展开攻击,并很快攻下第一个山头,歼俘敌50余人。他们向师指挥部报告“已经打到砥平里了”。师指挥部命令该团迅速攻占砥平里。但第343团团长王扶之打开地图核对地形时发现,他们打下的不是砥平里,而是砥平里外围的马山村。王扶之赶紧向师指挥部报告,并立即命令部队迅速做好敌人向马山反击的准备。

在砥平里的西北方向,我第42军126师376团也犯了和第343团一样的错误。当按照判断的方位和计算的行进时间应该到达砥平里时,他们发现山谷中有一个小村子。夜色中,有开阔地、房舍、公路和铁路,一切都和地图上的砥平里标志一致,于是毫不迟疑地开始了强攻。我军占领该村后,经查证发现该村并非砥平里。

该晚我各部虽英勇作战,但分头攻击,兵力分散,未能占领一个敌人的主阵地,部队伤亡比预想要大得多。若按以往惯例,部队在天亮之前应迅速撤出战斗,隐蔽防空。但“邓指”判断失误,唯恐敌人趁机逃跑,前功尽弃,决定打破惯例,坚守既得阵地,以便晚上继续对敌发起攻击。

白昼是美军的天下。天亮后,美军飞机铺天盖地而来,轮番对志愿军所有阵地进行前所未有的猛烈射击和轰炸;敌人的炮兵也反复向我军阵地实施轰击,火力之强令阵地上的我军官兵抬不起头来。恶战一个白天,付出了很大的伤亡代价,志愿军终于守住了马山阵地和砥平里周边一些进攻出发阵地。

14日傍晚,我参战部队都已到位,完全包围了这个面积不到2平方千米的环形阵地。战斗于当晚12时打响。敌拼死抵抗,经惨烈白刃战和肉搏战,我军连续攻下了砥平里东北无名高地的3个小山头。美军每5分钟就密集发射一批照明弹,夜航飞机也不断支援,投掷带降落伞的照明弹,可以很长时间悬挂在空中照亮整个战场。至午夜时分,虽然美军的环形防线终于被打开了一个较大缺口,但我军攻势依然难有进展,对敌火力无法压制,坦克无法摧毁,障碍无法突破,双方的战斗呈胶着状态。

2月13日当我军开始攻击砥平里时,李奇微命令美第2师38团立即北上增援,但没走多远就在注岩里附近遭我军的顽强阻击无法前进。李奇微又派美骑兵第1师5团立即由骊州南侧梨浦里北上增援。团长马塞尔·柯罗姆贝茨上校一改夜间不机动、不作战的习惯,14日下午17时,在距离砥平里以南11千米的地方集结完毕并立即出发。坦克在前后掩护,中间是步兵、炮兵、工兵和车队,增援的队伍足足有3千米长。部队前进了大约1千米,路上的一座桥梁被我军炸毁。增援美军用1个晚上才把桥修好。15日晨,美军继续出发,但刚过了桥,又遭我军顽强阻击。为尽快到达砥平里,美增援部队甩开车队、炮兵和地面作战的步兵,组织坦克分队向砥平里硬冲。15日下午15时45分,由23辆坦克搭载着160名步兵不顾死活向砥平里冲去。同时,美第1、2营继续在公路两侧边前进边掩护,炮兵疯狂压制我阻击火力,空军轰炸机向公路两侧高地进行饱和轰炸。

当美军坦克进入接近砥平里的曲水里村时,再次遭我第345团1营坚决拦截,重又被迫停止前进。我阻击部队以步兵火力和手榴弹从村庄两侧的高地向美军坦克分队进行猛烈攻击,甚至直接从公路两侧的房顶跳到坦克上与美军搏斗,把炸药包放在坦克上引爆。经激战,在损失了数辆坦克和几十名官兵后,美军通过曲水里村继续前进。之后,美军坦克分队进至距砥平里约2千米一个隘口时,再次遭猛烈阻击。这是一段在山腰上凿开的极其狭窄的豁口,全长140米,两侧的悬崖断壁高达15米,路宽勉强能通过一辆坦克。我阻击部队利用地形展开了顽强阻击,战士们在山隘两侧以炸药包、手榴弹和步兵武器英勇阻击敌坦克的冲击,在击毁敌人4辆坦克和一些步兵后,终因火力弱和兵力少被敌突破。17时左右,十几辆美军坦克和二三十名步兵终于冲进砥平里,尽管增援的力量有限,但极大振奋了守敌的士气。

15日白天,在敌空军和炮兵、坦克火力的杀伤下,我军伤亡进一步增大,战局却难有新的进展。此时,“邓指”给第40军打电话,责成军长温玉成统一指挥对砥平里的攻击,并要求“16日务必拿下砥平里”。温玉成分析战场态势后认为,砥平里战斗是一场没有协同的乱仗,是“以我之短击敌之长”的战斗,难以打胜,必须立即退出。随即温玉成给邓华打电话,明确建议撤出战斗。邓华立即向彭德怀报告了温玉成的建议,彭德怀表示同意,于15日下午17时30分决定部队撤出战斗。(《四十军在朝鲜》,辽宁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砥平里战斗以志愿军失利告终。撤出战斗的建议并不是如某些著述中所说“是基层指挥员提出来的”,连亲自指挥战斗的第119师师长徐国夫都认为战场形势尚好,还要继续打下去,哪有基层指挥员会主动要求撤出战斗呢?而法国营营长战后也承认:“当攻守双方都处于危险中,胜者也就比对手多五分钟的虚张声势。”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