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文艺大家|读书|专栏
热 词肯尼迪 曼德拉 珠算 核潜艇 红卫兵 国礼 毛泽东 林彪 姚文元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潜伏》男主角“余则成”原型吴石:代号“密使一号” 

于明山

2014年02月17日09:50    来源:新民晚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潜伏》让“余则成”家喻户晓,最贴切的原型当属吴石,他是中共打入国民党内部的最高级别的情报官。对当时的国共两党来说,“吴石案”是震惊最高层的特大事件,除有限的知情人外,双方都秘而不宣,直到1973年,国务院才公开追认吴石为“革命烈士”。

北京西山公园无名英雄纪念广场上的英雄塑像 于明山 摄

1950年6月11日,聂曦被押下刑车(资料图片)

1950年6月11日清晨,“吴石案”中4位“主犯”聂曦、陈宝仓(低首署名者)、朱谌之、吴石(从右至左)英勇就义 (资料图片)

 

2013年12月末,北京西山公园内建起一座无名英雄纪念广场,纪念上世纪50年代在台湾殉难的中共隐蔽战线烈士。这是官方第一次以纪念广场的形式公开纪念那段历史,公开为隐蔽战线烈士建纪念广场,这也是第一次。

“对党绝对忠诚,精干内行,甘当无名英雄。”一句普普通通的话,却是隐蔽战线工作者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的至高无上的誓言。他们是无私的人,为了革命远离名利,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他们是无言的人,胜利了不能宣扬,失败了无法解释。

隐蔽战线最大特点是“无名”,如今为什么要建造纪念广场?纪念的是一段怎样的历史?又是一群怎样的英雄?

记者近日走进纪念广场,缅怀那段曾经的峥嵘岁月。

千余“潜伏者”血洒台湾

从天安门广场一路向西向北,记者来到西山公园。无名英雄纪念广场因山势而建,占地约3000平方米,气势恢宏、庄严肃穆。

首先映入眼帘的铜版铭文,向世人揭开一段尘封已久的历史。“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大批无名英雄为国家统一、人民解放秘密赴台湾执行任务,牺牲于台湾。他们始终坚守隐蔽战线,直到用热血映红黎明前的天空,用大爱与信仰铸就不灭的灵魂。”

1949年前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按照中央关于解放台湾的决策部署,秘密派遣1500余名干部,乔装成难民、小贩、商人、逃军入台,配合解放军登岛作战。50年代初,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蔡孝乾被捕,这名经过长征考验的台湾地下党最高领导人一周后就叛变,供出台湾地下党所有名单,大批地下党员被捕,1100余人被国民党当局公审处死。

余下400人侥幸逃脱追杀,最后能回大陆的屈指可数,谢汉光是其中一位。抗战胜利后,谢汉光参加中共地下党,受中共华南分局派遣,到台湾从事地下工作。谢汉光被国民党列为“匪华东局潜台组织叛乱案”要犯,遭国民党当局通缉,改名换姓隐身山林,直到1988年两岸开放后,以探亲之名回到故乡。用了6年,中共地下党身份才得到确认,两年后与世长辞。谢汉光只是众多中共地下党员的代表:生存难、脱身险,回家路漫长;身份假、革命真,审查多少年?

纪念碑上英雄无名

广场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花岗岩墙壁上英雄的名字以阴文素镌,若隐若现,既暗合隐蔽战线的斗争特质,又彰显其淡泊名利的高尚品格。查国民、程飞远、刘天照、王玉麟……各方查找,反复确认,发现846位当年牺牲于台湾的烈士英名。墙壁有大片空白,留给那些尚未发现的烈士。不过因隐蔽战线的特殊性质,有些烈士或将永远隐姓埋名。

台湾地下党组织的历程也许是整个中共党史上最复杂的部分之一。有人以隐蔽身份告别父母妻儿,当初的返家诺言竟成一世诀别;有人长期隐姓埋名,直到牺牲后世人都无法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和身份;有人长期打入敌人内部,家人一度遭受不公正待遇……直到今天,众多资料还说法不一,一些人口中的英雄和烈士,在另一处却被指为叛徒。

广场建成后,68岁的杨兰来寻找父母的名字。养父临终前说出埋藏已久的秘密:她两岁时,亲生父母赴台执行任务,最终牺牲。沿墙壁找了几遍,却找不到父母的名字,但杨兰相信他们的名字一定在里面。

“民族危急,别亲离子而赴水火,易面事敌而求大同。风萧水寒,旌霜履血,或成或败,或囚或殁,人不知之,乃至陨后无名。

“呜呼!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来兮精魄,安兮英灵。长河为咽,青山为证;岂曰无声?河山即名!人有所忘,史有所轻。一统可期,民族将兴。肃之嘉石,沐手勒铭。噫我子孙,代代永旌。”

主碑铭以典雅文言文写就,微言大义,字字千钧。面对它,对“别亲离子而赴水火,易面事敌而求大同”的这群人肃然起敬;对“岂曰无声?河山即名”的历史定格肃然起敬;对立碑者“噫我子孙,代代永旌”的用心肃然起敬。

分享到:
(责编:雷蕾、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