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文史专题|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大老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文艺大家

【逝者】吴天明:我这辈子只会拍电影

李云灵

2014年03月05日10:10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昨日中午,原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吴天明,曾提携张艺谋陈凯歌等第五代导演,昨日因心梗病逝,享年75岁。他的代表作《人生》、《老井》、《变脸》……勾勒出一个时代的记忆。

吴天明 1939年-2014年3月4日

昨日中午,中国第四代导演、原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吴天明因心肌梗塞在京离世,享年75岁。他的代表作《人生》、《老井》、《变脸》……勾勒出一个时代的记忆。吴天明不仅是一个优秀的导演,也是影坛伯乐,他识才爱才,陈凯歌、张艺谋、黄建新、顾长卫……都出自他的麾下。但吴天明谦虚地说:“别人总说我是第五代导演的什么‘教父’、‘恩师’,对张艺谋、陈凯歌等那些导演来说,当时我只是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支持了这些年轻人一把,仅此而已。他们后面取得的成就与我无关,反倒我现在沾了人家的光,顶着人家的光环,我应该感谢他们!”

从演员到导演

吴天明祖籍山东,1939年出生在陕西三原,10岁起就非常喜欢文艺表演。吴天明聊起他的“电影梦”时总是会从那段“脱鞋换票”的故事说起,“我高二时迷上了电影,那时看了前苏联导演杜甫仁科的影片《海之歌》,这部影片对我的影响很大,可以说引导了我的电影观。壮阔的伏尔加河、拦水坝,还有勇敢坚强的海的建设者,完全就是一部‘诗电影’。当时为了多看几遍,我把穿在脚上的棉鞋换了一块多钱,买了三张电影票和一张介绍信。后来买来电影剧本,把里面的台词背得滚瓜烂熟,也正是因为背诵《海之歌》中两页内心独白,帮助我后来考上了西影演员剧团训练班。我知道自己这么矮,相貌也一般,不可能做演员,当时是怕考不上电影学院导演系,就想怎么也要先挤进电影门然后再改学导演。记得当时爷爷说:‘祖宗造的孽,家里出了个戏子。’”

1960年吴天明考入西影演员培训班,在影片《巴山红浪》里扮演农村青年。1962年训练班结业后,他留在西影演员剧团当演员。1976年,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进修班。回西影厂后,当了助理导演和副导演三年。

1979年,于中国文艺界,是召开了第四次全国文代会因而也被许多人称为“文艺界春天真正到来”的年份;于吴天明,则是他的导演生涯起步的时日。那年,他与滕文骥联合导演了《生活的颤音》,次年又合作了《亲缘》。《生活的颤音》不仅获得了文化部1980年优秀影片奖,也使吴天明获得了优秀青年创作奖。1982年,吴天明独立执导拍摄了《没有航标的河流》,该片于1984年获文化部优秀影片二等奖,夏威夷第四届国际电影节东西方中心电影奖,这可以说是西影厂第一部在国际上获奖的影片,吴天明的名字从此在电影界震响。

诞生于1984年的《人生》根据路遥同名小说改编,该片连获殊荣: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影片奖、最佳女主角奖;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音乐奖。而在1986年拍摄的《老井》,不仅荣获了内地的金鸡、百花双大奖,还有香港电影协会和东京、意大利、夏威夷电影节的大奖。

吴天明大胆起用干摄影的张艺谋出演《老井》的男主角孙旺泉。吴天明曾说:“中国演员如果都下到张艺谋那样的工夫,中国电影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当年张艺谋还是摄像师,吴导让他做男主角,剧组的人都说:“一个敢让演,另一个敢答应,肯定有一个是神经病!”张艺谋毕竟没有学过表演,但他每天砸石头、背石板,下了无数苦功,后来他凭借出色的表演获第二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成为我国第一位获得A级国际电影节影帝的人。吴天明说:“当你从事一项事业,不去热爱它,不去下死工夫,是不可能获得成功的,我从张艺谋身上就学到很多。”

《人生》、《老井》是吴天明担任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后取得的成就。他当厂长时,非常关爱呵护人才,全力支持当时还在北影的陈凯歌拍摄了《黄土地》。吴天明曾回忆说:“拍《人生》外景的时候,张艺谋、陈凯歌、何群三人,拄着拐棍来了,说是给《黄土地》采景,没有钱了,我也不认识他们。但是三个人找过来说饿得不行,我就赶快给他们备饭,聊起来知道了他们缺钱,我让摄制组拿了两三千块钱给他们,又把剧组一辆吉普车调出去给他们用一个多星期。”

作为从摄影、演员开始电影艺术生涯的张艺谋如果不是幸运地遇到识才爱才的吴天明,为他一一解决生活的后顾之忧,他的今天很可能是另一种状态。当时张艺谋被分配到广西电影制片厂但没机会执导电影,吴天明在西影厂照样给张艺谋发一份工资,还把张艺谋当时的家人调到西影厂工作,分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张艺谋对吴天明至今深深感恩。昨日张艺谋听闻吴天明去世的消息,通过工作室表示:“惊悉吴天明导演去世,震惊难过,几个月前还跟他共同筹划一部影片,不料竟成永别!吴导一路走好,嫂子和女儿节哀保重!”

在吴天明的带领下,西影厂迅速崛起,相继出品《红高粱》(导演张艺谋)、《黑炮事件》(导演黄建新)、《盗马贼》(导演田壮壮)、《野山》(导演颜学恕)、《疯狂的代价》(导演周晓文)、《棋王》(导演滕文骥)等一系列杰作,扶持人才,推出作品,市场火爆,海外拿奖,中国影坛出现了“西部电影”神话,“第五代”导演的崛起正是从西安电影制片厂开始的。吴天明也曾骄傲地表示,“西影厂的发行量全国倒数第一,两年以后就成了正数第一了。”不过,吴天明曾经在采访中爆料,当厂长可不是一件风光的事情,相反,那个时候他常常需要接受“调查”。1987年就有三个调查组进过厂,调查完声称吴天明“功大于过”。吴天明曾不止一次到宣传部抗议,1990年代初,他辞去厂长职务去了美国。

电影人的社会责任

1989年-1994年,侨居洛杉矶的吴天明,遭遇了人生路上的一次困顿和转折。拿他自己的话来说,“转瞬间,中国电影界的风云人物,沦落成异乡飘零客……朋友帮忙开了间录像带店养家糊口,苦苦挣扎……”这段异乡生活,让他对社会人生、对自己有了更清醒的认识。1994年,吴天明回国执导了《变脸》,该片获得1995年华表奖最佳对外合拍片奖、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影片在美国、日本等地上映都赚了上千万美元票房,但是这部影片在中国的命运却很惨淡,吴天明曾无奈表示:“有个电影公司花130万元买下来,却只放了一两场,因为电影院说没人看。”

拍完《变脸》之后,吴天明接连执导了《首席执行官》和《非常爱情》两部电影,还曾去乌克兰拍了20集的电视剧《牛虻》,结果《牛虻》没过审,因为有关部门说这是宗教题材,不能通过。吴天明为此删掉了很多台词,但还是通不过,“后来我就不知道应该拍什么了,我找不到我想拍的剧本,说假话的东西我也拍不了。像田华、陶玉玲这些老演员,我都活不下去了,还怎么能救他们?”

2005年底,中国电影百年盛会在北京举行。吴天明获得中国电影导演协会所颁的“终身成就奖”。他拿到“终身成就奖”的10万元奖金后,捐给了正在修路的“老井”村。

2011年9月,73岁的吴天明应邀主演了张杨执导的电影《飞越老人院》。吴天明在发布会上乐呵呵地表示:“老了老了,演演电影,好玩,也算在电影梦里过把瘾。”他还指出:“这部电影关怀老年人,每个导演都应该关心你的时代和社会,只可惜关注现实的导演越来越少。”昨日正在西藏拍戏的导演张杨接到电话备感意外:“两年前拍《飞越老人院》时,吴天明老师在现场是最活跃的一个,他对电影一直有梦想,去年他还自己导了一部电影。”

2012年5月底,吴天明再执导筒,拍摄《百鸟朝凤》,这部电影讲述的是吹唢呐人的故事,表现艺人对艺术的信念和坚守。

吴天明不是一位高产导演,但他的每一部电影都蕴含着悲天悯人的情怀和深刻的思想内涵,看时令人感动,看后让人深思。他说:“我始终认为,导演跟作家一样,不是比你的作品有多花哨,而是比你对社会和人生的理解,比你用良知去表现人生的理想。”但他又补充一句说:“我拍的电影基本都不赚钱。”

面对当下影视圈的种种乱象,吴天明有十分清醒的人生哲学和独善其身的做人原则,他在今年1月还出席了“剧本创作与时代精神”座谈会,在会上怒斥中国电影已经到了娱乐至死的地步:“中国的编剧导演应该好好想想,我们要把观众带到什么地方去?”看得出吴天明对中国电影的满腔热爱。面对中国电影的问题,他言辞犀利却客观公正,“现在有些电影人只顾挣钱,放弃社会责任,我们需要更深刻地挖掘民族精神。”吴天明毫不客气,“我问张艺谋,《三枪拍案惊奇》你想告诉人什么?!”

吴天明始终坚守对电影的爱,“评委啊,嘉宾啊,一概谢绝。没意义,举那手没用。”他更愿意出作品,“我这辈子只会做这一件事(拍电影),别的我弄不了。”

记者获悉,前日吴天明还曾致电《变脸》的编剧魏明伦讨论剧本。昨日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长李少红表示,昨日早上8点左右吴天明感觉不舒服,给助理和女儿电话,但由于上班高峰时间交通拥堵,不论是救护车或人都堵在路上,无法及时赶到,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李少红表示,吴天明的追悼会将按照吴导家人的心愿,由西影和导演协会共同举办。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