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文史专题|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大老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连载>>“四人帮”兴亡

王洪文重逢“小兄弟”

2014年08月06日17:37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上一篇:“旧居”·“圣地”·大事记

在上海“调查研究”的一百多天,朝朝夕夕,王洪文和“小兄弟”们“酒肉穿肠过”,喜相聚,庆高升。

鸟枪换炮。今日的“小兄弟”们,来来去去,轿车进,轿车出,个个都成了“领导干部”。

当年,在“安亭事件”“胜利”之际,王洪文已夸下海口:“我当上市长,你们也弄个‘长’当当!”如今,王洪文成了党的副主席,“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的“小兄弟”们怎不攀着高枝儿向上爬!

就在王洪文成为中共中央副主席之后,在四届人大召开之前,王洪文就叮嘱过王秀珍、金祖敏:“选拔一批工人出身的新干部。”

1973年10月,根据王洪文、张春桥的“指示”,上海市委工农兵干部学习班开办了。这个学习班,是为了向中央“输送”干部而准备的。

1974年3月,王秀珍去北京,王洪文叮嘱她:“上海要尽快物色20名年轻干部,分别担任全国总工会、团中央、全国妇联、公安部、商业部、建材部、邮电部、中组部、卫生部以及《人民日报》的领导工作。”

“小兄弟”们当然很起劲。王洪文说是要20名,而上海市委组织部在1974年4月底上报给王洪文的中央各部长备选名单上,开列着88名!

1974年10月,王洪文明确地告诉上海:“要准备把上海的中委都调出来!”

于是,一张由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拟订的名单,终于在1974年12月31日上报王洪文了。

在这张名单中,内定了“上海牌”的部长或副部长的人员:万桂红去中组部,杨佩莲去团中央,冯品德去全国海员工会,陈佩珍去商业部,秦宝芝去建材部,王东亭去邮电部,沈鸿、张秀清去文化部,吕广杰、姚福根去六机部,陈杏全去冶金部,张国富去水电部,汤凯臣去轻工部,周宏宝去人民日报社,朱栋去交通部,王桂珍去卫生部。

那个陈阿大,不仅成了中共九大代表、十大代表,而且成了四届人大代表,以至成为四届人大常委。不过,陈阿大讲究“实惠”,他伸手夺走了上海全市的房屋调配大权,当上“房总统”。

自从陈阿大当上“房总统”,“小兄弟”们要房子,那就方便多了。这位“房总统”不断地批条子,把上海一幢幢花园洋房,批给“小兄弟”们。那些花园洋房的原主,大都是资本家,也有的是“走资派”或者高级知识分子,反正都是“文革”的对象。赶走了他们,“小兄弟”们便成了花园洋房的新主人。

关于“房总统”本人,那就甭说了:他原住上海安福路的小房子,后来迁入瑞华公园,又调到新康花园,霸占了230多平方米的花园洋房。

他跟纺织局的某人打了个招呼,他的妻子便入党了,成为上海一家棉纺针织厂的革委会副主任、厂党委副书记。

王洪文也不忘拉那些摔了跟头的“小兄弟”一把。当年,他的“副司令”潘国平,能言善辩,冲杀在前,在上海的“知名度”曾远远超过王洪文。一度,人们只知“工总司”有个“潘司令”,不知有个“王司令”。

潘国平曾出尽风头:带头冲上北站列车;在安亭出面与张春桥谈判;在“上海人民公社”成立之际,担任百万群众参加的“庆祝大会”的执行主席……

用当年的习惯用语来形容,潘国平属于“昙花一现”的人物。他寻花问柳,蹂躏妇女;他成为打、砸、抢的先锋;在经济上,他也不干不净……

从1968年踏平“联司”之后,潘国平下台了。他被“下放”,回到原单位——上海玻璃机械厂劳动,从此在上海政治舞台上消失了。

“造反司令”成了中共中央副主席,“造反副司令”却重新成为普通工人,“反差”未免太大了!

倒是张春桥提醒了王洪文:“‘工总司’发起时的常委,现在还剩几个?连毛主席都下令查一查,‘长征老马还有几匹’?你要注意保护老造反。要不,人家会说你这个‘司令’下边,怎么尽是乌龟王八蛋。否定了他们,连你这光杆司令也迟早保不住!”

王洪文连声称是。他佩服张春桥看问题总是高人一筹。

1972年底,张春桥趁着回上海,突然在康平路小礼堂召见潘国平和几位“工总司”的老造反。

张春桥的几句话,使潘国平受宠若惊:“小潘,你知道吗,主席还一直记得你小潘呢,前不久还跟我提起你!我和洪文同志,对你总是抱着希望。”

张春桥夸奖几句潘国平之后,开始“指点”他:“小潘,你别想来想去就是个谭元元(潘国平千方百计追求的女友,后来成为他的妻子——引者注),你要想想国家大事,世界大事。你要向洪文同志学习。路线斗争一次又一次,还会不断地来的。第十次,第二十次,第三十次,都会来的。主席不是说过,七八年要来一次吗?你小潘年纪轻,起码还可以活50年,经历十次路线斗争,你要想得远一点,看得远一点。”

张春桥鼓励潘国平道:“你犯了错误,只要你把尾巴夹起来做人,那就行啦!谁不犯错误?就拿马老来说,他很有体会。他对我讲起过,在1965年以前,他是不大学习的。在1965年,全国开始掀起学习毛主席著作高潮,他看了一点书。但是,真正认真开始学习,是在他犯了错误以后。犯了错误,才懂得学习的重要性。”

张春桥还说:“你不要以为自己是初中文化水平,看不懂书。其实,初中水平不算低,我也只是个初中生!当然,初中水平也不算高。字是可以认识的嘛,不认识的还可以查查字典。洪文同志的文化水平跟你差不多,他很注意学习。”

在张春桥、王洪文的关心下,潘国平在1973年4月,结束了“下放劳动”,调到上海市总工会当起常委来了。

1974年1月17日下午4时半,姚文元趁回沪时在锦江饭店小礼堂接见上海市总工会的常委们。以下是当时的记录中涉及潘国平的部分:

姚文元:小潘同志最近还好吗?

潘国平:还好。

马天水:胖了一点。

潘国平:胖是胖了一点,腰不大好。

姚文元:你的学习怎么样?

潘国平:我学得不好。我是想学一点的。党的大事,国家的大事,总是关心的。最近,报上在批孔。我在加深对于文化大革命的必要性的认识。

姚文元:小潘,你要争气呀!你是老造反,你一定要争气!你有三十岁了吗?

潘国平:虚龄二十九。

姚文元:你以后还有几十年的路要走。你一定要沿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走!

潘国平:我记住了。

张春桥的接见,姚文元的接见,使潘国平又“抖擞”起来。不过,此人如同一个扶不起来的刘阿斗,居然又干起偷鸡摸狗的事。他并不把王洪文放在眼里,对这位“副主席”说了许多不逊之词:“王洪文算什么!在‘工总司’成立大会上,有人要揪他,他吓得发抖。在安亭,看到火车停下来了,别人都冲上了铁轨,他才上去!哼,他倒成了‘副主席’!”

这些话,很快就有“小兄弟”向王洪文报告。潘国平攻击“中央领导”,这还得了!

于是,当王洪文回上海“调查研究”时,对潘国平问题作了“指示”。

分享到:
(责编:杨箫含、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