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文史专题|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大老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文革”中肖劲光最不能释怀的不是挨批斗而是什么

郑汝可

2014年08月19日08:10    来源:长江日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文革”中,肖劲光最不能释怀的,不是被造反派批斗,而是家中一幅元代名画《芦雁图》被毁。

1957年8月4日,肖劲光(左)陪同周恩来总理检阅海军部队。

“小时候,我随爸爸来过武汉,住在汉口警备司令部。那时武汉刚解放,百废待兴。”开国大将肖劲光的女儿肖凯近日在北京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1949年,作为第12兵团司令员兼政委,肖劲光率第4野战军先遣部队进军武汉。武汉解放后,他担任武汉警备司令部司令员,与谭政等人一起,主持武汉的接管工作。

据党史专家、武汉革命博物馆原馆长赵晓琳推测,肖凯提到的“警备司令部”,应在汉口永清路20号原国民党军队办公楼中,解放战争时期,林彪的部队也曾在此驻扎。

进军

毛泽东点将先遣司令

1949年初,经过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国民党军队主力被消灭过半,人民解放军挥师南下。当时,武汉国民党守军是白崇禧的桂系部队,算是国民党正规军中保留最完整、最有战斗力的一支。

据肖劲光传记作者吴殿卿讲述,毛泽东素知人称“小诸葛”的白崇禧不好对付,称其“天低吴楚,眼空无物”,与其作战要斗力更要斗智,便向林彪提议,让肖劲光担任解放武汉先遣兵团的司令员。

“肖劲光接到命令,带两个军,约12万人,长途跋涉,奔赴武汉。”党史专家莫元钦介绍,先遣兵团的首要任务,是通过奔袭信阳,牵制白崇禧的兵力,掩护刘、邓大军过江。

4月上旬,肖劲光率部进入湖北境内,相继解放了花园、汉川、浠水等地。当时,南京国民党政府派出以张治中为首的代表团,正在北平与共产党代表团进行和谈。

肖劲光在回忆录中写道,当时,军委指示原地休整待命,暂不继续迫近汉口,兵团遂在湖北与河南交界的鸡公山处扎营。

解放

白崇禧“不战而逃”

“休整期间,我军一直在积极进行着解放武汉和渡江作战的准备。”吴殿卿讲到,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次日,毛泽东、朱德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23日南京解放。

此时的肖劲光接到命令,率领部队向汉口、长江北岸迅速推进。到4月底,国民党的长江防线已被彻底突破,肖劲光率领的四野先遣兵团,形成兵临城下、即将渡江的态势。

武汉解放的模式,在全国独一无二。“武汉的解放,既没有经过战争,也没有谈判。”莫元钦介绍,肖劲光率领的解放军118师到达黄陂滠口时,已做好强攻汉口的准备,而另一路解放军40军153师,在团风至武穴一线,也准备包抄武昌。

5月15日凌晨,国民党华中剿总副总司令兼第五“绥靖区”司令张轸率部5个师,约2万人,在武昌以南的贺胜桥、金口一带宣布起义,给国民党的守卫武汉计划以致命一击。眼见败局已定,当天下午,白崇禧弃城而逃。

肖劲光这样回忆这段历史:“我军随即向武汉市区急进,于当日(5月16日)开进汉口。17日,我军进入武昌、汉阳。武汉三镇宣告解放。”

进城

武汉市民夹道欢迎

“肖劲光的部队进武汉时,已经快下午6点了。”莫元钦说,从白崇禧部队逃离武汉,到肖劲光率领的先头部队进入市区,武汉三镇度过了10余小时的“真空期”。

当时,交通被破坏得非常严重,武汉地下党成立“自治联合会”,派汽车到黄陂岱家山一带迎接肖劲光部队。汽车开不动,学生们就步行,在一片树林里找到118师的师部,带着部队进了武汉。

“欢迎解放军进城的队伍,一直从三阳路走到了六渡桥。”莫元钦说,武汉地下党提前组织了大学、中学、市民在街道悬挂彩旗,迎接解放军,有的学生用红色床单作旗帜,上面用白字写着“天亮了”几个字。“最大的一面红旗,悬挂在武汉关。”

莫元钦说,当年的亲历者多次对他讲述,解放军进城时,武汉市民情绪高涨,夹道欢迎,人山人海。欢迎仪式从下午一直持续到半夜,连续几天都是如此。

接管

安定社会秩序

武汉解放后,中央军委任命谭政、肖劲光、陶铸等13人组成军事管制委员会,从物资、交通、军政、文化4个方面接管武汉,肖劲光担任武汉警备司令部司令员。军管会的办公地点,设在德明饭店(现江汉饭店)。

莫元钦介绍,这一接管“班子”,早在5月15日前,河南的中原局就已安排妥当。“可见中央的重视,武汉当时在全国解放的位置,举足轻重。”

“当时武汉有120万人口,是华中地区的经济、文化中心和军事要地。这样一座重要城市回到人民手中,无疑是一件有深远意义的大事。”肖劲光自传中回忆,“像武汉这样一个大城市,要想很快恢复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是一项十分复杂艰巨的任务。”

白崇禧在逃离武汉前,对城市进行了有计划的大破坏,城市的水电、交通、厂房等,都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

为了不影响市场秩序,肖劲光所在警备司令部规定,在5天内,除伙食单位买菜外,所有人员都不得购买东西,各部队的牲口全部牵出城外,以保持市容整洁。

针对武汉市区内的国民党残留警察武装等,警备司令部收缴了他们的武器,对人员进行妥善安置。5月23日,华中局和武汉市军管委的机关报《长江日报》创刊出版。

“这些措施,对于安定社会秩序,起到了良好作用。”莫元钦说,通过突击整顿、治理,武汉很快恢复了生产。

2个多月后,肖劲光率部离开武汉,向长沙进发。

1903年出生于湖南长沙赵洲港。1921年赴苏联学习。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回国,后参加北伐。1927年再赴苏联学习。1930年回国,4年后参加长征。解放战争期间,参加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渡江战役。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曾任海军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全国人大副委员长。1989年3月29日在北京病逝,享年86岁。

武汉足迹

1927年,在武汉认识朱仲芷,并结婚。

1927年7月,肖劲光所在国民第2军第6师驻扎宜昌。他几次往返于宜昌、武汉之间,向党组织请示汇报工作。在汉口停留期间,住在李富春家中。

李富春在汉口有两处住所,一处位于汉口辅义里,一处位于原俄租界三教街41号(现为鄱阳街139号)八七会址附近。

在那里,肖劲光遇到了朱仲芷(又名朱穆慈)。李富春和夫人蔡畅做媒,肖劲光开始追求朱仲芷。

肖劲光女儿肖凯说,母亲生前常谈起她与父亲在武汉结缘的故事。父亲当时谈吐不一般,讲起革命理论,头头是道。母亲刚从学校出来,非常尊敬他。“他们常去中山公园散步,两个人边走边谈论革命思想。”

肖凯说,当父亲提出要娶母亲时,外公朱剑凡只说了句:“穆慈是非常老实的人,你要善待她。”

同年,两人在武汉完婚。

1949年初,肖劲光率第4野战军先遣兵团进军武汉;5月16日,解放武汉,任武汉警备司令部司令员,着手整顿恢复武汉社会、生产秩序。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